81 抓人抵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鬼粒子 书名:艳隋
    此时的他上依旧穿着十天前从洛阳城外回来时穿的那衣服,已经是脏污不堪,洛阳城街道上那些乞丐都比他要干净。

    他手里提着一包鼓囊囊的包袱,里面装着一百两真金白银。

    他才刚刚回到洛阳城,连家都没回,就让随行的柱子在洛阳城南停了车,自己一个人朝张氏豆腐摊的方向走来。

    如今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喝上一碗张氏豆腐摊的美味豆浆,然后躺在河堤上吹着晚风,好好是睡上一觉。

    当他来到张氏豆腐摊时,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他使劲擦了擦眼睛,没错,这确实是张氏以前摆摊的地方。

    那颗经常有一个老头坐在树下的摇椅上抽水烟的大榕树,还有不远的河堤上他经常小憩的石堤。

    只是张氏豆腐摊却变了个样,让他以为自己的眼睛看错了。

    此时的张氏豆腐摊一片狼藉。

    地上到处都是断脚的桌椅,横七竖八地散落一地,豆腐摊的灶头也被人砸得稀巴烂,地上到处都是锅碗瓢盆的碎片。

    以前人满为患的客人如今不见踪影。

    此此景,毫无疑问,张氏豆腐摊是被一群人用最粗暴的方式给砸了。

    甄命苦迟疑了一下,便转朝家里狂奔而去……

    ……

    冲进张氏家的院子时,赫然印入甄命苦眼帘的,是门框上挂着的一颗血淋淋的驴头。

    正是张氏的那头小毛驴。

    此时已经只剩下一颗驴头,院子中一滩恐怖的血迹,已经干涸,成灰褐sè,从血迹喷shè的痕迹看来,当时的人是用一把利器,刀或是斧头什么的,突然一举斩下驴头,驴血喷了四五米远,宋老头屋子那雪白墙壁上的血迹表明当时的景该是多么骇人。

    墙上还用驴血写着八个血淋淋的大字——“欠债还钱,没钱抓人”。

    除此之外,院子里唯一值些钱的石磨已经被人搬走,宋老头住的房子和张氏所在的偏屋已经被人搜刮得一干二净,所有值钱的家具都被人拆去抬走了,连屋顶的瓦片都被掀了,房子基本上只剩下了土疙瘩。

    甄命苦冲进张氏的房间,里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人撕成碎布条的张氏衣物。

    甄命苦的脸sè变得非常难看,他仔细地看了四周一眼,眼睛最后盯着地上那张4寸大小的画片,已经被人踩得几乎看不清上面的图案。

    他走上前,弯腰捡起,确定是他给杨侗的哪一张用手机的打印功能打印出来的相片。

    他眉头皱了起来,又在房间里仔细查看了一番,除了张氏的一些私人物品,并无所获。

    转出了院子大门,刚走几步,就听见有人在他后喊:“甄哥儿,甄哥儿,是你吗?”

    甄命苦转过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发现不远处的街角一颗大树后,有一个老太婆正探着一个头,脸上带着惊喜,朝甄命苦招着手。

    她的边,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

    甄命苦一眼认出了这两人,正是当初他在红杏别院的后门领取粥水时认识的婆孙两人,也是因为这两人得罪了肥龙的老乡,算是有一面之缘。

    小女孩见到甄命苦,欢喜雀跃地大声喊着大哥哥。

    甄命苦走到两人边,笑着伸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小雀儿,好久不见了,又长高了啊。”

    老太婆一脸紧张地望了望四周,见四周并没有其他人,这才小声说:“甄哥儿,借一步说话,小雀儿,你在这看着,有人来了你就喊nǎinǎi。”

    女孩应了声,自己一个人在树下玩起来。

    甄命苦跟着这老太婆来到街边隐蔽的一角,老太婆开口问:“甄哥儿,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住在这附近。”

    “你认识我侄女吗?”

    甄命苦一愣:“侄女?”

    “你刚刚不是从她屋子里出来吗?”

    “张老板娘是您的侄女?”甄命苦一脸惊讶。

    那老太婆点着头:“这关系说起来其实隔得远的,我和小雀儿来洛阳,就是为了来投靠她,最近两个月才找到她,你认识我侄女儿吗?”

    甄命苦点了点头:“算是认识。”

    “那可太好了,你快帮我找找她吧,她出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我这几天不在洛阳城,我记得十天前张老板娘还好好的,今天到她豆腐摊喝碗豆浆,就发现变成这样子了。”

    老太婆闻言眼眶红了起来,语带哽咽:“老天爷真是作孽啊,多好的一个姑娘,孝顺温柔又体贴的好心人,若不是她,我们婆孙两人早就饿死在街头了,自己吃穿不好,还要看顾我们婆孙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被却摊上这么一个坏心眼的公公,现在却被弄得连家都没了,人也不知道被拐卖到什么地方去了,老天爷这也太造孽了,为什么不把那些坏人都给雷劈死!把他们打下十八层地狱去……”

    老太婆一边说一边插眼泪,说到后来已是泣不成声。

    “林婆你先别哭,这都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老太婆这才渐渐止住了哭声,说:“三天前,我到她的豆腐摊钱拿生活费,刚到豆腐摊,就看到一伙凶神恶煞的地痞流氓拿着斧头棍棒到豆腐摊前,把桌椅灶头什么都一通乱砸,锅碗瓢盆都被砸了个稀巴烂,我那侄女被他们连人带车一起抓走了,说是什么要拿人抵债,我一路远远地跟着他们,到了我孙侄女家的时候,他们和我那孙侄女都不见了,我偷偷走进院子里一看,吓得我这老太婆没昏过去了,院子里血喷了满地都是,门口还挂着一颗血淋淋的驴头,所有的东西都被搬走了,连房上的瓦都被掀掉……”

    甄命苦急忙问:“她公公呢?”

    “一直都没看见他公公,我一个老婆子,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抓走我侄女。”

    “报官了没有?”“报了,我和小雀儿在这里守了两天了,也不见衙门的人来调查,现在的官老爷,没有银子疏通,哪会白白给你办事呢?”

    ——————————————————————————————————专心码字,埋头上传,不看悲惨数据,今天不小心看到草根看书啊兄弟投个评价票,感谢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艳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