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一统天下(三)

    中兴四年,十一月初,南阳,宛城。

    曾经这是一座非常雄伟,巍峨的重城。可如今却是断瓦残垣的一派景象,那高大,沉重的北大门,刘轩静静伫立不动,一双眸子游弋于周边的事物,那一具具已然不完整的尸体,那一滩滩乌黑凝固的血迹,还有那一束束硝烟,更有那悲哀,惨嚎的**和痛苦的嘶吼,在他耳畔传((荡dàng)dàng)。

    中兴汉室,乃是他,甚至是他那个便宜父亲的一生梦想,更是自己麾下所有汉室部将们的终极目标,可,现在——一向充满斗志和自信的他,忽然有了一种疲惫的感觉,在位十几年,刘轩从未感觉过这种滋味。许久,刘轩才自嘲一笑:“看来自己与历史上那些千古一帝,明君们相差甚远啊——”

    目光深邃望着周边,刘轩有了一种撒手不管的冲动,忽然,尘土飞扬,十数骑骤然奔来:“陛下,曹睿逃往洛阳,还请陛下决断?”

    刘轩似恍若未闻,仍静静站立不动。

    “陛下?”

    来者正是邓艾等人,更有从徐州支援而来破局的魏延等悍将。看着刘轩的脸庞,邓艾心头一惊,忙上前几步再次轻声呼唤。

    “唔?呃,是士载啊。是何事?”

    邓艾无奈,只得再次出声禀报于刘轩,刘轩听罢便是横眉,随后轻声道:“有道穷寇莫追,可如今(情qíng)形不同,我军大胜,其士气正盛,正可用于此刻,更兼魏国灭亡已是定局,此刻不追,更待何事?”

    “传我命令,三军稍休整半(日rì),随后全部开往虎牢关,先破虎牢,随后直扑洛阳,洛阳一破,我们便再挥军扫平马超。到那时,在休整不迟!”

    “是,陛下。”邓艾,魏延,向宠等人均是应声而退。

    随着将校们一一离开,刘轩再次回顾周边,倏然后望着那蔚蓝的天际,轻声道:“父亲,汉室中兴,快了!你在天上——看着孩儿吧。”

    ※※※※※※

    魏国北疆,邺城。

    此刻大堂之内,却是刀光剑影,一片肃杀气氛。

    一副戎装的王濬看着地图,眉头越皱越深,眉宇间有着一股浓郁的(阴yīn)沉,对张燕,秦朗道:“二位将军,据探子回报,南阳之战已经落幕,我军大败……就连陛下差点惨遭毒手。如若不是夏侯大帅及时反应,从司州调出兵马驰援陛下,陛下恐早已落入刘轩贼子之手矣!”

    “唔?”

    张燕无奈摊手:“监军大人,你如此说有何用?那曹彰和陆逊虎视眈眈,咱们本就遭到大败,兵马不齐,如若调出一支兵马,少了去了无用,多了咱们必有危险,到时只恐(情qíng)况更为糟糕!!!”

    “是啊,监军大人,张将军所言在理。”秦朗也是出言附和。

    王濬听了北疆两位大将的言语后,再次皱眉,他不是不知道北疆如今(情qíng)形,可现在的(情qíng)况,北疆若是不掉一支兵马去洛阳护驾,若是刘轩乘胜追击,王濬怕陛下那儿根本就抵挡不住,司隶现在……根本就没有多少兵力可言了啊。可让人揪心的是,大魏两支大军都被拖住,不可调动、

    思虑了许久,王濬才咬牙道:“不管如何,都必须保全陛下周全!”说着,王濬看着张燕,秦朗,神色郑重,双手抱拳道:“二位将军,濬能否拜托二位将军一事?”

    “呃?监军大人请说。”

    王濬目光流转一丝光辉道:“我打算带一万兵马去支援陛下,北疆这里……就由二位将军代领防御,不知二位将军,意下如何?”

    “呃?”张燕和秦朗面面相觑。随后还是秦朗道:“既然监军大人如此信任我等,我等定不负监军大人重托。”

    “唔——好。”王濬还是相信张燕和秦朗二人的能力的,都乃是难得良才,不过迟疑了一二还是道:“二位将军,濬有一语,必须与之二位将军说明。”

    “监军大人请吩咐。”

    王濬轻声道:“濬来此也有段(日rì)子,也与敌将陆逊交过几次手,从濬肤浅认识,这陆逊非寻常之辈,并擅奇,正之计,不过此人更擅之“正兵”引(诱yòu)随后才与之“奇计”相辅,让人防不胜防,二位将军谨记莫要追击,谨守防线即可!”

    还有——提防司马懿、鲁肃二人。此二人绝不简单!二位将军万勿小心。

    “将军放心,吾等晓得!”

    恩,那我就放心了!王濬看二人神色,心知二人听进去了,这才心头大松了一口气,可王濬却不晓得,他这么一走,彻底将大魏送入了地狱,他千算万算,却未曾料到自个阵营两条毒蛇行动如此之快!

    夜,北疆的夜晚上却是非常寒冷的。一股冷风袭来,直可让人连连打着哆嗦。

    “仲达,王濬那小子走了……还不行动吗你?”鲁肃搓了搓手,忙在往前火苒前凑了凑,这北疆的气候,鲁肃实在有点不适应,这不,瞧鲁肃这憔悴的脸色可知一二。

    司马懿喝了一口小酒,嘴角翘起一丝冷笑:“是该行动了,还不动作,咱们怕是最后也该共赴黄泉了。”

    说着,司马懿往鲁肃(身shēn)前一凑,二人便是窃窃私语的谋划了起来,声音(阴yīn)柔却显得无比(阴yīn)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际第一缕晨霞破开黑暗,司马懿和鲁肃也走了出来,看着那金色阳光,忽然道:“真是个好天气!”

    “是啊,今天这个(日rì)子,是为他们量(身shēn)定做的啊!”司马懿忽然说了一句无头无脑的话,不过语气却是(阴yīn)测测而又暗藏杀机。

    邺城之外百里一处山谷,燕汉盟军军营!

    此刻的陆逊却拿着手中的一封书信暗自皱眉。

    “伯言,叫我等来何事?”

    呼啦啦一阵呼响,丁奉,孙绍,曹彰,毋丘俭,田豫还有一众燕国悍将们全都鱼贯而入。

    陆逊右手一抖手中的书信,道:“你们都看看,再发表下自个意见吧。”

    “唔?”众人疑惑,随后从陆逊手中接过书信忙的游览了起来!

    片刻时光之后,曹彰瞪眼道:“投降?这会不会是敌方的诈?”

    “嗯,燕王所言有理,伯言你不得不防。”田豫也略皱眉头轻声道。

    孙绍接话道:“将军,某认为,这其中肯定是因为中原战局变化,故而才有今(日rì)此出……只是是否使诈,末将不敢妄自猜测!”

    “唔,绍儿与本将想到一块去了。”陆逊点头,随后道:“诸位,从此处来看,这不是那年轻小将王濬的作风,更像司马懿,鲁肃的杰作。如若这样,那么就好办了!”

    “呃?那么依伯言你的意思,咱们出兵?”

    陆逊却忽然嘴角裂出一丝笑意,冷漠而又冰冷;“出兵?为何出兵?”

    “他们玩他们的,我们看戏即可,这样吧,咱们既然演戏,那么就演的((逼bī)bī)真的,各军各部各营迅速集结,于夜晚往邺城((逼bī)bī)近!”

    “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