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一统天下(二)

    昏黄的土地上,此刻却是黄烟飞扬。

    “将军——前面便是(阴yīn)般了。”魏军一名牙门将策马至夏侯霸(身shēn)前道。

    夏侯霸听了微一点头,随后右手搭棚式朝远处而观,忽道:“敌军可有动静?”

    “那个——不曾。”

    那个牙门将刚说出,随后远处迅速奔来一骑,夏侯霸左右将校凝眸望去,乃是魏军派出的斥候。

    “将军……秦军有行动,我们侦探到秦军在调动兵马,其目的像是往我们这来。!”

    夏侯霸眸子一眯,随后道:“这是要先解决后患?正好,一举收拾了他们!省的关键时刻来搞鬼!”

    “他们定是会以铁骑当先,嗯——我们硬抗伤亡太大,传令下去,依托有利山岗地形与之对抗,还有,给后方大帅(情qíng)报,就说马超要先对付我等,请速决断。”

    “喏!”

    “嗯?”

    半个时辰后,马超皱着眉头看着周边地形。之后对一旁的将校道:“此地何名?”

    “陛下,此地乃是平沙谷。”

    “平沙谷?”马超眉头越来越深,暗道:“魏军引(诱yòu)我来,所为之何?”

    “哼,缩头乌龟,无胆鼠辈,。”马超忽然沉喝道:“本皇至此,尔等就惧怕不见么?”

    “哈——马超贼子,莫说大话。”

    忽然,一声暴喝同样从远处彪来,在谷内传((荡dàng)dàng),余音不止。

    我道是谁,原来是夏侯渊那老头的小崽子,哼哼,小畜生,你连吾儿都敌不过,能战胜我乎?就是你父亲,也只是一贪生怕死之辈尔!

    夏侯霸听了眸子闪过一团浓郁的怒火,不过限于之前父亲的严令,却是冷笑回应:“所以这就是这么多年来,你一直被我父亲所压制在西疆不得动弹的原因。”

    “冲锋陷阵,有吾等即可,吾父乃大魏柱石,无愧千金之躯,岂可受刀兵之灾?”

    “伶牙俐齿,有本事下来一战?”马超被夏侯霸说的怒气难当,老脸青红,随后愤而道。

    夏侯霸嗤笑一声:“老贼,你有本事上来一战?我夏侯霸绝对奉陪!”

    “你——”马超望了望周边那平沙谷上的密叠魏军军阵,却只能善罢甘休。

    “传我命令,大军开出平沙谷,超夏侯渊大军而去。”忽然,马超冷声吩咐。“陛下,这里若是撤了,那夏侯霸如若下来与那夏侯渊前后夹击,那么我等即会有溃败之机呀。”一员秦军沙场老将皱眉道。

    “(爱ài)卿勿忧!”马超(阴yīn)笑:“此地本皇早有打算,你先照我吩咐去吧。其余的就只看戏了。”

    “这……喏!”

    谷上,夏侯霸望着一队队秦军离去,浓眉微蹙,随后松开,对一旁传令兵道:“去,传令上谷大帅,马超已经离去,!其目的不明,望其警戒小心!”

    上谷,夏侯渊端移青橙宝座,俯视下方那密密麻麻的秦军士卒,眸子之间处处冷笑和鄙夷。“还是那么老一(套tào),无趣!”

    “马家世出将才,却无帅才,可惜,可叹!”

    “好在马家是如此,若出一头脑灵活的,现在就该咱们头疼了!”一员魏军军官轻笑。

    另一人也是轻笑应答:“是啊,还有马家之人似乎都有狂妄自大的(情qíng)绪,刚愎自用!(爱ài)搞一言堂,听不进劝告呀。”

    “这也说来奇怪,这么的一家,也既然能成就一国之君?也算是光宗耀祖,显赫一时了。”

    夏侯渊听着麾下部将们叙说,似也感受到战局在自己的计算下发展,也是微笑出声:“你们都错了,马家能够建国,是偶然,也是必然!”

    “你们想,昔(日rì)马腾未死,庞统,钟繇安在,这两人可却是秦国两大擎天之柱啊,可谓为秦国撑起了整片天。”

    “马腾去世后,最大昏招便是那个遗语,以父之礼待庞统,钟繇。马腾此举或是对秦国有利无害,可他忘记了,他儿子马超却并未有如此打算,钟繇为人温和,圆滑,能处理好马超与自个的关系,可庞统却不行,屡次顶撞马超,这便为今后的朝堂之恨搭上了勾。”

    庞统被马超用“莫须有”的名义闲置于家,秦国顿损一擎天,随后钟繇病重,秦国那片宫(殿diàn),已然不稳了,随着秦国年轻一代的崛起,姜维锋芒太盛,其(身shēn)份又很敏感,又和马氏宗族,马铁不和。呵呵——

    随着之前我们斩杀的秦国马铁,马岱,庞德等秦国上将,秦国精英已经损失了大半。

    昔(日rì)强大的秦国,如今仅靠我们司隶大军,即可对付,甚至如今还能乘胜追击,!尔等说,这事(情qíng)发展,是不是往往伴随着很戏剧的呢?

    “哈,大帅,按我说,这都是大帅英明的结果!在大帅您的指挥下,我们那是战战胜利,凯旋而进啊。如若不是大帅,恐怕咱们大魏也早已经濒临……”

    “是啊是啊,大帅,那明皇帝事后怎么也得给大帅裂土封王吧?额?”

    裂土封王!

    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和军中男儿为之奋斗的目标!!!

    谁不想光宗耀祖?就连此刻的夏侯渊,目光之中,也带着一丝期盼和犹豫。

    这些年,夏侯渊坐镇司州,二十几万的魏国大军俨然成了他的私军,有一半以上的士卒有那么一个认识:“只认大帅夏侯渊,不识魏国明皇帝曹睿!”

    这是多么一个可怕的事(情qíng)?

    大权在握,重兵为我所用,夏侯渊自之前,遵堂兄弟曹((操cāo)cāo)的遗托守护好魏国,慢慢转化了一丝变化,他不想永远成一个魏国之人,凭什么他曹家人就可以成皇帝?我夏侯氏不行?老子有兵有权,他妈的我要做西北皇!!!

    夏侯渊心头心绪急转,最后还是微微定神,暗道这一战之后,自己似乎要有一点打算了,毕竟——这天下,到底最后是谁称尊,还说不定,不过夏侯渊听说过曾经汉国皇帝刘轩一句话,夏侯渊深以为然。

    枪杆子里出政权,谁有兵权,你他娘的就是爷,手中有重军,你说话才有底气,才不怕别人搞你!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