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一统天下(一)

    中兴四年,十月三(日rì)。

    在这一天,整个天下都为之变幻,蓝田战局那短暂的激烈,惨烈的鏖战,也终以一则消息,秦国忍痛失败收场。

    魏国西线大军在统帅夏侯渊的指挥下,尾随大肆追击,秦国损兵折将。终而大胜!

    什么消息?竟另秦皇马超方寸大失,竟愿兵败也要撤退。

    有人或许已经心如明镜,此然乃是庞统,姜维,刘禅,刘裕等的杰作。

    不错,他们几个控制了秦国大半疆域,也将不服管教的军中将校,全部铁血镇压并斩杀,毫不留(情qíng)!

    长安城。此刻皇宫内,虽还是皇宫,却不经意间,换了主人。

    金碧辉煌的大(殿diàn)之内,一群人正在商议着事(情qíng)。

    “参见太子(殿diàn)下。”

    刘禅领着一众军中将校和庞统一众归汉文武朝主位的刘裕躬(身shēn)敬道。

    “皇叔,你这是干什么?”主位上的刘裕倏然站起,一脸的不渝,看着刘禅道:“皇叔,侄儿出行前,父皇便是叮嘱,凡事多与皇叔商议!”

    你这如此,岂不是折煞小侄?

    还有诸位,刘裕负手之后,笑吟吟看着众人,轻声道:“尔等可都是我大汉功臣,论辈分,你们可是我叔伯,论军绩,你们更是傲然本太子之上!”

    所以,些许虚礼,便不要了。!说着,又话锋一转,轻声道:“咱们既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那么本太子也不啰嗦了,诸位,探子回报,马超领前线大军正往长安而来。并颁发法令各地秦国驻军与长安靠拢,要一举合围我们。”

    本太子的意思,马超兵锋正盛,又兼在长安诸地威望未去,本太子打算撤出长安,效仿晋文公之计,退避三舍,以避其锋芒,诸位对此任何看呀?

    刘裕话语一落,当即一人便是站出道:“太子,万万不可。马超顾兵败赶回,一为长安有其亲友,更是他立国信赖的根基所在,旧部更是家眷云集,他不得不夺回,二是长安战略意义重大,不可丢失,长安若在他手,秦国便仍在,长安若失,秦国便以成沙漏之国,迟早尘归尘,土归土!马超虽强,可却不是非不可战胜!老臣请太子三思!”

    “唔?德容说得对,太子,马超虽势大,然长安不可拱手于人!”

    嗯?刘裕凝眸望去,却是秦国两大重臣,张既、胡遵。刘裕笑道:“那么依两位老大人的意思,本太子要顽抗死守?”

    “呃……那个!”

    张既、胡遵乃是内政好手,处理一国政务那是井井有条,乃是州郡大才,可若是要他们去讨论军(情qíng)、战略,战术,那么却是两眼捉瞎一抹黑了。

    刘裕一笑,随后目光在刘禅,庞统,姜维等(身shēn)上徘徊。最终定格在了庞统(身shēn)上:“庞大人,不知你们如何看待此事?”

    “唔。”庞统挑眉,随后似有所问道:“太子,统想问一句,你的(胸xiōng)膛,能容下多大?”

    刘裕剑眉一横,嘴唇微抿道:“父皇屡教导我说要(胸xiōng)怀天下……区区马超,本太子似乎有点不得意!”

    “噢?那统明白了。”

    ※※※※※

    通往长安的一条官道上,此刻尘土飞扬,人声鼎沸,铁蹄声轰鸣而又嘈杂,其状况非常乱。

    这是一支军队,或者说,是一支庞大的铁骑部队,其上一杆马字军旗,黄底红字,鲜艳而又耀眼,这是唯独一杆如此的旗帜,全天下也只有这么一杆,因为,它属于,马超!

    一头纯白毫无杂毛的高头大马上,一人(身shēn)披银甲,头戴金色虎头盔,腰佩明月二十四玉,霎时威武。

    此不是他人,正是马超!

    马超眸子此刻冰冷无比,如若万年冰山!(身shēn)上更是泛着一股森寒的煞气,生人勿进的气质。让人悚然。

    这一刻,秦军将士们在再次体会到了,马超的恐怖!

    虽然马超这些年养尊处优,体型也渐渐变化,发福了,不过这都不影响马超的威名,他……曾经可是站到了天下最巅峰的位置之一!

    虎虽老,但余威犹在!

    “父皇,你真要亲自上阵?”一旁,马超长子,马秋轻声出口道。

    马超横了一眼自个儿子,心头略有安慰,这时他心头庆幸自己将这个期望最高的儿子也带出来了,不然——自己真该疯狂了。

    “还不出手,世人真当我是软柿子?想捏就捏嘛?”马超冷声道:“这一次,老子要将那些叛逆,全部铲除,省的(日rì)后你上位有其后患!”

    “呃……”

    马秋听了,无言以对,只有沉默。因为他实在没有什么心(情qíng)去和他老子一般做白(日rì)梦。

    整整行军三天。

    不好的消息传来,不是各地驻军按兵不动,便是忠心马氏一族的将校横死,明眼人都是明白,马家没落也成现实!

    马超的脸色随着那些消息的传开,也渐渐变得更加(阴yīn)沉、暴躁。

    期间更有刘裕,刘禅,庞统一众人的刻意传播,才不过十来天的功夫,在汉国强大(情qíng)报组织“暗影”的((操cāo)cāo)控下,秦国已然成为过去的事,却是骤然在天下传开,这如若便如一深海炸弹,猛然传开了出来!

    (阴yīn)般,位处霸水之畔,上接渭水。如若急速行军,于秦国首都长安不过一天功夫。

    秦**帐,马超冷眼看着周边将校,冷喝道:“现在我们有多少兵马?”

    马超话语一出,其内多少森冷煞气,让帐内秦国将校浑(身shēn)打着冷颤,不敢应话,最终还是马超长子,马秋硬着头皮道:“父皇,咱们出征时有十五万大军,经蓝田一役,只有十万左右回来了,这半月征召,我们大军只有十三万左右!”

    “十三万?”马超眸子一冷,随后杀气十足道:“很好,老子偌大一国,却只有三万应答兵马?”

    还有那些羌人蛮夷,此刻也竟然响应反老子?真当我老了不中用?这一切老子要把他们全都灭了,省的心烦。

    “报——陛下,后方有魏军行军痕迹。”

    一名斥候慌张走进,忙单膝跪下对马超惶恐道。

    马超眸子杀光一闪,沉凝了一下,随后豁然起(身shēn),在一(身shēn)叮咚响动声,那森冷,杀气弥漫的话语也随之而出:“太子,去,集合兵马,先灭了那些魏国贼子!”

    ※※※※※※※※

    司隶,熊耳山。

    此刻山上却是弥漫着一股特别的味道,那是,军人出征时,特有的安静所传出的血气。

    周不疑和法正站在高峰,左右乃是吾彦、陈通等军中悍将。

    “是该行动了,孝直先生,成败在此一举,你我开始吧?”周不疑将手中书信看完后,长舒口气,随后将书信递过旁侧的法正,轻声道。

    法正也是忙着定眸看完,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微微点着头。

    “既如此——”

    周不疑豁然转(身shēn),看着吾彦等一众悍将,轻喝道:“传我将令,全军集合,一路听我指挥,秘密进入洛阳,一路与孝直先生左右,尔等,清楚了吗?”

    “明白!”

    安静的熊耳山,猛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吼声,直震云霄。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