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上将阵亡!

    马家从草莽起家,从马家先辈如马伏波将军……至你秦太武皇帝马腾,又至秦皇马超,甚至你一帮族兄、族弟、族侄们。好歹都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

    可看看你马铁?

    你(身shēn)为马家嫡系血脉,(身shēn)怀皇室尊严,你如此摇首摆尾,你不羞愧吗?

    曹休一脸鄙夷,字字诛心,将马铁说的羞愧难当,一脸通红。

    “噗嗤——”

    马铁喷出一口鲜血,目光殷虹看着曹休,声音嘶吼道:“曹休,曹子烈,你有本事——和我决一死战?”

    “为什么?”曹休冷笑:“给我一个让我和你动手的理由。”

    呃?

    马铁懵了一下,随后想了想,似乎确实,曹休此刻胜状在握,何必犯险?自己左右不过十数人,自己外面那些大军,怕也是凶多吉少。

    我是秦国罪人——我对不起那些兄弟,是我毁了他们的(性xìng)命,若不是我,他们还一个个生龙活虎,我丢了大兄颜面,我败了马家威名,我——我有何脸面再回去?

    马铁闭上了眼睛,一股强烈的罪恶感涌上,两滴液体顺着脸颊流下。那是——血泪。

    再次睁开双眸时,眸子之中已然通红一片,不知是血,还是愤怒所致。

    “曹子烈,一命偿一命……你放过(身shēn)边这些亲卫,如何?”马铁此刻非常冷静,语气低沉道:“只要你放过他们,我不会反抗。如若不然……我就算死,也要崩你几口牙齿。”

    曹休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可以,只要你不反抗,一切好谈。”

    “你答应了?”

    “再说我便不答应了。。”

    马铁冷笑一声,随后对左右道:“你们若是有幸回到长安,你们若是还念旧(情qíng),便与我大兄说一声,我马铁,死不足惜。”

    “将军——不可啊。”

    “将军,我等愿追随将军左右。”

    “荒诞……愚蠢。”马铁厉声叱喝,随后脸容泛起一丝苦涩笑意和温暖:“活着比死了好,若你们还活着……你们便脱了这(身shēn)军装吧,别干了,回家带孩子,抱老婆(热rè)炕上——其实,(挺tǐng)好的。”

    曹休大手一挥,一偏门缓缓打开,在马铁注视下,这些残存的亲卫,含泪离去,步履沉重又充满着无奈与悲哀。

    “马铁,自己了断,还是我动手?”

    马铁(身shēn)躯一颤,许久才缓缓道:“我自己来。”

    在这最后一刻,马铁回忆起了昔(日rì)往事,原来……最美好的,就在眼前,自己未曾珍惜罢了。

    ※※※※※※

    昔(日rì),年幼的马铁在武威看着自己爹爹叱咤风云,有一个(爱ài)自己,保护自己的哥哥,自己的武艺更是哥哥马超所教。那个时候,马铁很开心,很无虑。

    不久,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大兄,马超,马孟起,也披起战铠,在战场厮杀了起来。为的,只有自己一家人的生存。

    而,随着韩遂灭自己一家,将自己母亲、姊妹们,无(情qíng)宰杀和(淫yín)辱时……马铁懵了,也怒了。

    但自己无能为力,他那个时候只记得,母亲的话在自己耳畔缭绕,小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除了你爹爹和大兄的声音,你不许出来,不管多久,知道没有?

    母亲慈祥的面容,那嘶哑的声音,犹在耳边,从那时起,马铁便是疯狂的练武,只为有一(日rì)……终可手刃仇人!

    最后,仇人死了,父亲也去了,自己几个兄弟也接连战死,大哥登上了皇帝宝座,自己也荣登车骑将军,这可是多大的一份荣耀?呵呵。

    还有,自己那个妻子,端正贤惠,可恨自己昔(日rì)未曾好好(爱ài)护和珍惜她。我死了……她会不会为我流泪?

    还有那个小虎崽子,他今后长得像我否?恩,就算我去了,大哥应该也会照顾他娘俩的,不渝担忧被他人欺辱——但愿,但愿……

    心绪急转……

    马铁猛然提剑横脖颈,锋利的剑刃幽光闪闪,刹那便是有着血丝流淌,马铁虎目圆睁,仰天怒吼:“天亡我马铁,奈何——钟会,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唰。

    剑光一闪,鲜血横飘,如若灿烂鲜花,刺目而夺艳。

    汉中平四年,六月三(日rì)(以汉国的年号为主!),在秦魏边境,秦国上将马车骑,含恨陨落于魏国重镇,弘农城。这是秦魏交战以来,再一次出现的上将牺牲。

    而且还是秦国皇室血亲。当朝秦皇马超之弟!

    自马铁死后,秦国、魏国更是发生一系列的措施,战争。可以说,马铁的死,让盛极一时的秦国最终走向灭亡,同时,马铁的死,让天下重归于一,加快了步伐。

    曹休看着马铁死而不倒,双眸张而不闭。显然是死不瞑目,怨气冲天。瞥了一眼道:“申将军,接下来的事(情qíng)……你明白吧?”

    “明白!”申耿面色沉凝,语气低沉道:“末将定不负将军重托。额,末将先代胞弟谢过将军求恩之恩!”

    “不是我。”曹休摆手:“是夏侯将军,你应该谢他。”说着,曹休凛然神色杀气遍布:“申将军,这次夏侯将军念你为我曹魏有功这才开恩,若有下次……哼哼,你知道后果。”

    “知道。末将定会谨记。”

    “恩,那就好,来人,整军出城。!”

    ………………

    此刻,弘农城不远五十里处,一股大军正隐蔽行驶,旗帜飘扬,正是一个斗大马字。此正是马超派遣的马岱援军。

    “将军——前方来报,弘农城正发生惨烈厮杀。似乎车骑将军正大举攻城。”马岱大手如作蒲扇眺望远处,倏然,尘土飞扬一骑奔来,凝眸望去正是自个军内斥候。

    马岱眉头皱着更紧了。“攻城?可否观察到,局势如何?”

    “禀将军,车骑将军和敌军正殊死搏斗,两军都(挺tǐng)惨烈的。不过——城楼和城门有我军战旗,我军似占上风,不过敌军也再拼死反扑,……”

    马岱眉头一松,随后想了想,便是道:“尔等去后方领大军直奔弘农,正面支援马车骑。本将领兵去往别处城门,与你等内外夹击。”

    “诺。”

    弘农城,申耿望着城下,城内疯狂砍杀的将士,眸子森冷而又淡漠。

    生死,在你手中,想活?很简单,杀死对方。随后有秦兵来,你们作敢死队,本将自领大军支援,放心,你们死了,你们的家人,由朝廷照顾,并追封尔等烈名,你们若还幸存,朝廷自有奖赏和封赏,让你等流传千古。这便是申耿原话。

    不错,这些兵卒,俱都是囚犯,应该说,死囚。

    为了家人,为了那一丝自由、生命!他们再拼,猛然相争!

    不久,远处尘土飘飘,申耿一旁的一军司马凑耳道:“将军,看,秦军来了!”

    “恩,照原计划进行,对了——曹将军他们出发了嘛?”

    “已从南城门出发,此刻已然进入伏击地点,支援来的秦军,必然死无葬生之地!!!”

    申耿听了,默然不语,目光投向东方,目光之中,有着一丝焦虑。“陛下——希望您能迅速解决了曹睿小儿,臣,申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助陛下统一天下!”

    另一处,弘农城一处草滩,方圆十里都是高高的芦苇,其内有一块洼地,足可藏入万人之多。

    此地乃是经黄河,过弘农必经之地。曹休目光透过芦苇外,冷然望着一切动向!刹那,一阵马蹄响彻,曹休神(情qíng)一震,眸子闪过一道红光,看了看左右,低声道:“传下去,无我将令,不可动手。”

    “曹将军有令——无他将令,不可动手!”

    “曹将军说了,谁先抢在他前面,他就和谁急。”

    “嘿,你们这些个二愣子,听清楚了,曹将军不冲,俺们都不可冲——”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