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局势分析,分兵!

    “再厉害在这数十万战场发挥也是有限。”刘轩沉吟了一下,倏然道:“可有西线最新的战报?”

    “禀报陛下,大统领他们已经将关中,洛阳全部内线调动起来,据咱们卧底回探,关中、洛阳的形势并不好。”

    刘轩暗自皱眉,“不好?怎么说。”

    “马超其心不明,夏侯渊连连调兵遣将,陈到将军被其追的很紧,若不是咱们内探缕缕及时将消息给陈到将军,恐怕此时陈到将军已是被夏侯渊剿灭。”

    刘轩再次蹙眉,沉声道:“夏侯渊亲自动(身shēn)剿灭叔至了?”

    “呃……是的。”那名暗影死士低声道:“据大统领(情qíng)报说,夏侯渊的旗帜每战必现。”

    “那么就是说……”刘轩眸子豁然一变,剑眉微挑,“你们只看见,夏侯渊的将旗,根本就没见到夏侯渊本人?是不是这个意思?”

    “呃,陛下,属下……”

    “行了,这不怪你!”刘轩微微摇头:“传我的命令,通知邓芝,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听出夏侯渊的下落,还有,务必注意夏侯渊麾下众将的去向。”

    “并……让邓芝打听一下,安乐侯,太子的下落,还有元直!这么久了,他们也应该出现了……”

    “遵命。”

    屏风后,声音不生不息的的消失,刘轩随之也是沉思了起来,在半响后,刘轩还是向外喊道:“来人,去给朕请法军师来一趟。”

    “是,陛下。”

    侍卫脚步远去,刘轩半阖星眸暗想:“夏侯渊不见,那么他会去哪?”

    “亦或是,他与马超达成了何种盟约?”

    从始至终,刘轩便是不相信马超,因为这厮,却甚是反目无常。而且yīn险之极,比如陈到之事,本来陈到便是用来牺牲的,也没什么,可这厮一点准备也不给陈到,还不通知一声,提前下手,一下手便是雷霆万钧!

    若不是陈到领兵有方,又有麾下众将死保,陈到早就死无葬(身shēn)之地了。

    是不是错了?刘轩暗问自己,为了一个天下,自己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可是,刘轩更加明白,自己若是就此停下,那就不只是失去这些简单了。如今……已经是停不下了~!!

    “陛下,法军师求见。”

    刘轩听见外边的侍卫轻喊,不由得深吸了几口气,随后稳定了心神,恢复了平常一般得轻松,风轻云淡的气度。

    “进来吧。”

    话音落下,帐帘卷起,法正慢悠悠走进,看见刘轩行了一礼后便是轻声道:“不知陛下叫臣来是所谓何事?”

    “孝直,暗影回探,西面战线不妙啊。”刘轩轻声说来,对法正将暗影死士所报的(情qíng)报一一说与法正听,随后又将自己的见解一一说出。

    语罢,刘轩忙的喝了几大口香茗,随后优哉游哉看了一眼沉思中的法正,也不打扰,刘轩左右无事,便是闭目养神起来。

    时间如流水般流过,也不知过了多久,刘轩耳畔传来了法正清朗的声音,刘轩豁然睁开双眸盯着正滔滔不绝的法正。

    “陛下,你说的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臣,认为,夏侯渊不会只玩一招“围魏救赵”那么简单。”

    刘轩听罢登时来了兴趣,刘轩眸子一眯,“那孝直你认为除了这个,那个夏侯渊玩别的把戏?”

    “例如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法正眸子豁然掠过一抹jīng光,本皱着的眉头先是一松,随后又是紧皱起来。

    “陛下,灭夏侯渊,就在此时。”突然间,法正拳掌相击,神(情qíng)颇为的兴奋。

    “唔?孝直,何出此言?”刘轩一挑剑眉,对法正说的灭夏侯渊之语很是意外而又惊疑,毕竟……夏侯渊这厮自曹cāo在世起,便是坐镇司隶,至今仍为曹魏挡住了秦国的兵锋,可以如此说,夏侯渊一人,撑起了曹魏半边天地。

    如果没有夏侯渊在西边的运筹帷幄,让曹魏西境平静,曹睿是没有可能如此猖狂领兵增援南阳。

    其根源,还是夏侯渊(身shēn)上。

    “孝直啊,夏侯渊那个家伙可是曹魏的西边屏障,是个不好对付的硬茬啊。”

    刘轩若有所指,法正怎么听不出?当即法正面孔一正,低声道:“陛下,臣已有对策……不过此计风险极大……”

    “你有几分把握?”刘轩摆手道:“自古而来……打战何来的没风险?”

    没风险的战,那才令人恐惧。

    “不到三分。”

    刘轩紧蹙眉头:“且说汝之计谋。”法正默默点点头,他也明白这是次赌博……

    输赢尚在其次,天下大局之胜败才是关键。

    若是大汉因此栽了,那么势必会遭受魏、秦二国的夹击。至此大汉元气大伤,无力北伐……甚至可能永远只能偏安一方。

    今rì之大好局面,乃是大汉十年励jīng图治的结果。这次错过了,下次呢?十年?二十年?或说……更久?

    就算时间能抚平大汉创伤,到了那个时候,自己这些人必然也等不起了。。静静听完了法正的计策,刘轩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显然,刘轩也在挣扎,难以决断。

    有的时候,别看最高决策人正面风光,但背面的苦,悲更甚。

    “孝直……”

    突然,刘轩开口,法正从深思中惊醒。

    “陛下……臣在。”刘轩看着法正,语气非常平淡而又轻松,似乎再说一件“小事”。

    孙子兵法说,兵者,国之大事。关乎一国生死存亡,兴盛衰落。不周全,不可妄动。

    但今rì……朕就随孝直你赌一把。

    胜了,皆大欢喜。

    败了,大不了,我们在休养十年……在图天下。

    法正听了刘轩的话却是涩然一笑。真的如此吗?不过转即法正便是收敛起烦躁的心绪,对刘轩道:“陛下对正如此信任,寄与厚望,正定当绞尽脑汁,也也要劈开魏国半边天,夏侯渊之首级奉与陛下。”

    那朕便等着孝直你的好消息?看着法正退去的背影,刘轩再次深深的沉默了下来。

    许久后,刘轩才微叹:“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不过现已至此……也只能破而后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黑夜来临,魏军也已退入城中,不过汉军却也不敢掉以轻心。

    一队队汉军士卒严密巡逻。

    在西面营门,一个单挑瘦弱的青衣文士,旁边站立一人魁梧大汉,正是白天与曹能大战至而两败俱伤的吾彦。

    “军师,已经准备好了。”吾彦一脸不(情qíng)愿的模样。

    “吾彦将军,要你随我去,是不是觉得委屈了。?”法正轻笑:“吾彦将军……正明白,要你护卫我,还不如让你杀个痛快?是否?”

    吾彦哼哼道:“陛下有命,末将不敢不从。”

    “哈哈……”法正大笑,随后法正收敛笑容,正sè道:“吾彦将军,本军师问你,你能为了陛下,做出牺牲否?”

    当然。

    “纵使粉(身shēn)碎骨?”

    “在所不惜。”吾彦随后便是瞪大虎目,凝声道。

    “好,吾将军果然不愧是陛下心腹(爱ài)将。”法正道:“吾将军,我们此行,必有一场惨烈战争,腥风血雨……”

    “你……做好准备了吗?”

    ………………

    司隶地域,牛头山。

    此时正值深夜,晚风吹拂,带着清凉吹散了白天的炎(热rè)。

    而在牛头山上,却安静的可怕。牛头山,位于洛阳城以西的三百里处。

    牛头山不大不小,但它有一个优点,那便是牛头山上的植被非常茂盛。

    一至初chūn,牛头山便是如一片绿海。

    这是一个藏兵的好地方。

    这种兵家要地,被誉为魏国撑起半边天的“夏侯渊”当然也看得出。

    再马超告知夏侯渊,陈到这支兵马的时候,夏侯渊便是看出了马超那何家伙打得什么算盘。

    为了剿灭陈到,夏侯渊废足了功夫,有了马超内应,夏侯渊雷霆万钧便将陈到轻松击溃。

    陈到败了,剩余的……也不过是残兵败将,不足为虑。

    但处于旁侧的马超却是如一头饿狼。

    尔马超不动,夏侯渊也不敢轻动。这也成功的给陈到造成了逃亡的时间。这也为后来……夏侯渊的失败与无奈,留下了一个惨痛的伏笔。。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