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南阳战役之总攻前奏

    “噗嗤……”

    “哗……”

    吾彦当口便是连连吐出数口鲜血,脸sè惨白,但一双虎目却是赤红无比,显得很是狰狞。

    曹能也不好受,一张俊脸此时苍白无比,嘴角还残留着一丝惊艳血迹,曹能武艺高强,但比之吾彦却也只有那么多,可以说两人相差不远,两人猛烈地巨击产生的重重劲力顺着两人兵刃透入两人腹间。

    二人正在比拼,一时未来得及消除,剧烈的劲道已然散开,那些劲力如同奔流的江河,脱缰的野马一般。在二人五脏六腑乱涌。

    吾彦、曹能二人只感觉自己腹如同排山倒海一般闹腾,五脏六腑似都移位。

    经此一击,二人都是受创,没有再战之力。此时,两军阵中都传来一阵鸣金声。

    “叮咚咚……”

    “你叫曹能是吧。下次再碰面,老子定取你项上人头……”

    “哈哈,就怕你不敢来……”曹能一脸轻蔑,口中一边喷血,一边仍是神sè自若的狂笑。

    “哼……”吾彦面露不甘勒马退下,曹能也是策马缓缓退入魏军军阵内。

    汉军军阵,刘轩看着曹能的影,不由啧啧轻叹:“想不到魏军之中除了当年追随曹孟德的那些骁将外,还有此等悍将。”

    “孝直,你可知魏军出战吾彦那将是谁?”

    法正皱着眉头,轻声道:“禀陛下,在微臣的记忆中,纵观魏国诸多将领子嗣,似乎都未符合此人形象。”

    这个时候,吾彦也是被邓艾一手扶着走入军阵,看见刘轩,吾彦挣脱邓艾手臂,单膝跪地,沉声道:“陛下,末将无能,没有将敌将人头带回,坠我军威,还请陛下处罚。”

    “哼,吾彦,今rì你可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否?”

    刘轩冷声道:“你若再还是那么狂妄自大,一副天老大你老二的模样,将来你必会死无葬之地,今rì之败,就当是你一个教训。”

    不过败了便是败了,我大汉立国,诸葛丞相以法治国,赏罚分明,有功则赏,有过则罚。

    传阵旨意,吾彦出战不利,堕我大汉君威,降职三级,贬为折冲将军,其免薪一年,杖责三十,战后自去领伐,念在此刻还是与魏国争锋,吾彦你暂代统领龙骑军,待战事过后,朕自有处断。

    “吾彦,你对朕之处罚,可有异议?”刘轩一双星眸冷冷看着吾彦。

    吾彦低头应道:“谢陛下不杀之恩。”

    “哼,自去后营找医工修疗一下。”

    “喏。”吾彦对刘轩恭敬行了一礼后,便是龙行虎步往后营疗伤去了。

    不时,一人走进往刘轩耳畔轻轻说了句,只见刘轩yīn沉的脸sè才略微好看了些!

    ……

    “陛下,这……”

    “孝直,无须多言。”刘轩轻叹:“众多年轻将领中,朕最放心不下便是这个家伙,吾彦之父乃是先帝近卫,且应为护卫先帝血战而亡,又是三叔弟子,从公从私,朕都不会害他。”

    但他那个xìng子,着实让我担忧啊。

    “这也是为何朕不敢让他独领一军的原因……”刘轩摇头:“好了,不说这个。”

    “士载,各项准备工作可准备好了?”

    邓艾一脸冷峻,眉宇间满是浓烈的杀气,但那双眸子确如一潭深水,波澜不惊。“陛下,各军,各营经过这段时间休整,各项攻城器械已经从后方运来,补充至各部,现在只需陛下一声令下,南阳大营十数万汉军,即可向对面魏军发动总攻。”

    “陛下,末将以为,是时候发动总攻了。”

    “总攻?”

    刘轩看了看法正,说实话,刘轩也是打算发动总攻了,这样对峙下去,对大汉来说并不是好事,十几万人马,就这样摆在这,每天耗费的粮草辎重便是让刘轩头疼不已,虽说早已实行就地屯田自给自养,可这也熬不住十几万张嘴啊,按照刘轩的预想,在徐庶,魏延的适当压力下,自己不动则已,一动必须给予魏军致命一击。

    打蛇打七寸,一下便要打死,这个道理刘轩懂得。

    法正见着刘轩眼神,垂目沉吟了起来,许久后,法正才看着邓艾:“邓将军,你有几层把握击溃南阳之敌?”

    “三成。”邓艾很干脆的道。

    法正眸子一眯,“邓将军不会想来个玉石俱焚吧。邓将军应该明白,咱们西边,还卧着一头随时准备噬人的雄狮。”

    “末将当然不敢忘,末将敢说对南阳魏军发动总攻,其因有三。请陛下和军师检验。”

    “哦?”

    “一,魏国陌路已成定局,此是天下有识之士便可知之。陛下帝胄之后,承汉室正统,雄才伟略,yù如秦皇汉武,一统华夏。此已战大义。现虽天下三分,但汉室四百年底蕴,让天下之人无不依附,陛下北伐,收复中原,此乃天下百姓之大愿也。”

    “今周大都督在徐州,防御青州魏军,稳定我东面战线,元直先生在兖州,坐镇许都,有文长将军相助,想必不要多久,便可稳定大局,给予曹睿更大压力。等那个时候,曹睿定然会不得不行动。不管如何,咱们都是得了先手……”

    “第二,咱们还有奇兵,这便是我们的后手。”

    “第三……秦魏二国,陛下,末将以为,是可以启动那些卧底了。”

    刘轩不语,法正缓缓说道:“士载你说的却是不错,不过士载你想过没有,若是失败,我大汉将因此而造成重大的代价……”

    “所以,此次,我大汉决不许失败,也不可失败。”邓艾一脸冷厉,望着刘轩,法正,声音决然道:“陛下,军师,我大汉蛰伏十年,为了统一大业,十年来,死了多少人,又葬送了多少朝廷栋梁、柱石?”

    “且不说昔rì,就说今夕。”

    “文将军……步阐,张承,徐楷,陈通,孟光,朱畏等等等。那个不是为了我大汉统一天下大计而牺牲?”

    既然牺牲了这么多,何不咬牙近?陛下您雄才伟略,堪比秦皇汉武,法军师你足智多谋,你们不会不知道我们每天耗费多少粮草辎重。

    如此下去,别说打战,就怕我大汉支撑都成问题了。

    与其元气大伤,且不如壮士断腕,勇往直前,末将相信,我大汉将士没有孬种,遇强则强。

    昔rì汉武帝二十八将之一的陈汤豪迈扬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今rì我邓艾也在陛下出言:“敢于与我大汉争锋者,邓艾必弑之。”

    末将愿为陛下征服天下一枚卒子。虽死,犹荣。邓艾说罢,便是单膝跪地。眸子发光定定看着刘轩。

    法正听完了,便是趁邓艾不注意,偷偷与刘轩打了一个眼sè。

    刘轩也是静静与邓艾对视,对法正的眼sè不见丝毫,忽然,刘轩对邓艾说道:“士载,你跟随朕有多久了?”

    “十几年了吧。太久了,末将记不清了。”

    “是啊,太久了,记不清了。”刘轩轻声道:“士载你是朕的将,也是朕的心腹,朕许多事,都与你商量。”

    今rì一事,士载你的言语,朕思量,怕是全营将士的心声吧?

    东线大的火闹,西线也是战火悄起,只有我们南面按兵不动。刘轩轻声道:“是该动了,总也要将士们释放释放心中的怨气吧?”

    “士载,你代朕传命吧,今夜准备,明rì清晨,全线……与魏军发起总攻。”

    “呃……陛下,不告知元直他们配合吗?”

    刘轩摆手道:“此刻元直哪里也腾不出手,咱们这里打起来,他们必定不久便会知道,趁这个时间,也好给元直他们一点缓冲吧!”

    “好了,你们都去准备吧。”

    “是。”

    看着法正和邓艾退去,刘轩也是沉思了起来。

    “咚……”

    一声敲响,让刘轩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刘轩眼神一凝,冷声道:“调查出了么?”

    “禀陛下,今rì与吾彦将军一战的魏将,乃是曹睿之弟,曹能。”

    “曹能?”刘轩皱眉,在历史中,有曹能这号人物么?

    刘轩苦思冥想了许久,最终还是无奈摇头,历史到底湮灭了多少人?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