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汉军出蜀

    诸葛亮看着陈到,孟达,周不疑,王平等将先后离去,诸葛亮副手,丞相长史蒋琬却是低声道:“丞相,陛下此举却是有点……”

    “公琰….”诸葛亮却是打断了蒋琬的话,诸葛亮虽老。但一双眸子仍是明亮人:“陛下命令,我等遵从便是。”

    “再者,飓风计划开展之初,陛下本就与我等再三商议了。”诸葛亮看了看蒋琬:“公琰不会忘了吧?”

    蒋琬眸子光芒一掠:“丞相教训的是,琬多言了。”

    “呵呵——”诸葛亮不语,但眸子深处却暗藏一抹深意:“陛下的意思,却是让我等不得不如此啊。”

    …………

    汉中,南郑外的汉军大营!

    陈到所在的中军大营,此刻大帐内。陈到微睁虎目,扫视此处要随自己出征的将士!

    此行,追随自己的这些将士,怕是得碧血染异土了。陈到暗叹,陈到倒不是怕死,相反,陈到对死亡早已是看透、

    将军难免阵前亡。自古以来,难有常胜之将?想活命,那么你就别当将领。

    “尔等可曾与家人团聚了?”许久,陈到才娓娓说道。

    “将军,某已经与家人吩咐过了。”

    “予将军,末将也已与家人度过一段难忘rì子。”

    “将军,末将此刻只想与将军再次征战沙场。”

    “……”

    一句句话语,让陈到心头更为沉重,这——都是大汉好男儿啊。

    今rì,却是要随着自己去一条不归路。

    陈到陡然长而起,深深吸了一口气,自己如此,而其他兄弟何尝不是?仲业已去,接下来,应该是某与德安了吧?

    “陈斌,传本将将令,三军三更做饭,五更出发。”陈到目露神光,看着一个青年将领,正是自己长子,陈斌。

    陈斌早已明白此次自己之行是何等危险,但陈斌却仍是如此。无他,父亲除自己成年外,最年长的二弟陈贯不过八岁,自己若是不随父亲去,那么父亲岂不是要独行?……所以,陈斌便苦劝陈到,要自己也随行。

    唔……上阵父子兵!?

    “喏。”

    陈到看着自己儿子离去,眸子深处有着一丝不忍,但更多的还是欣慰。

    大军迅速埋锅煮饭,随后不久军营中便是响起了一道道连绵而又低沉的号角声,那么出征前的号召。

    陈到军,便是要从故道出,剑指关东。

    汉国与秦国有秘密盟约,暗自结盟,陈到军借道关内,与马超一同对付被曹魏武皇帝赞誉乃是曹魏西面铜墙铁壁的夏侯渊。

    而同此时刻,周不疑,王平,孟达一行人也是站在一处山坡,远眺离去的两万陈到军!

    “陈叔至,你可要保重啊。”周不疑低声呢喃了一句,随后看着左右,“陈到将军走了,我们也开始动吧。”

    “喏。”

    陈到军走后不久,周不疑等一万兵马也是迅速出动,而周不疑他们的路线,却是与陈到军不同,他们的任务和艰险一点不下于陈到军。

    他们要掩人耳目……他们得翻褒斜谷,越秦岭,如神兵天降,行动他们最终的计划。

    南郑城,高大的瞭望塔上,正站立着数人,他们正是大汉皇帝留守的数位重臣。

    丞相诸葛亮,丞相长史蒋琬,还有尚书费祎。御史董,侍中郑度等人。

    “丞相,下雨了,咱们回去吧,陈到将军他们也已走远了。”不知何时,蒙蒙细雨飘落,诸葛亮豁然醒转,旁边的蒋琬适时凑说道。

    “元直等人呢!”

    “算算时间,也应该出发了。”

    诸葛亮似是想起什么,忙的问道:“最近可有安乐侯,太子他们的消息?”

    “还未有!”蒋琬低声说了句,但随即对诸葛亮宽慰道:“丞相放心,太子侧有赵云老将军,其必安然无恙。”

    “安乐侯之旁更是有张任,孟获,祝融,徐晃等悍将,必然无虑!”

    “哎,命令暗影加大力度,迅速查探太子和安乐侯的状况。”诸葛亮眸子有着一丝担忧!太子,一国之储君,系国之兴衰与否!

    “喏。”

    …………

    经过数天秘密行军,周不疑部也是已抵达褒斜谷入口处,周不疑与孟达、王平等登高而望,只见一目望去,遍地怪石林立。

    如此之路,如何能行军?

    周不疑深吸了口气,低声道:“此谷却是如此之险,难怪当初魏文长提出若打秦国,走褒斜谷偷袭秦国心脏,然陛下却是坚决不肯。”

    当时某还心存疑惑,今rì一见,却是对陛下远虑心折。

    “是啊——褒斜谷路险且悬崖盘旋,我们一部若是没有准备……这一路过去,少说也得折了几千将士不可。”孟达带着一股后怕的神嘘声道:“陛下英明神武,深谋远虑,却是让我等敬服。”

    “何止又只只损失几千人?”周不疑低声自语:“真正的风暴还未形成,若是暴风眼一起,那才是真正的血流成河。”

    “这等之下,却显得微不足道了。”

    此时正是chūn去夏来之季,微风之中带着一股淡淡的气,拂过周不疑等人,将周不疑的衣带微微卷起。

    喟叹的声音随着周不疑呢喃往深谷而去,孟达,王平等将闻言俱都不语。

    他们也是“飓风”计划中的一环,岂是不知周不疑语中所意?

    默然许久,周不疑那似如同石化的影忽的一动,“诸位,时间不等人,都收拾一下,该动了。”

    “哈哈,元直说的是,咱们这是咋了?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想想怎么杀敌呢。”

    “就是就是……老子脑壳可装不下那么多,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周不疑左右一顾,没有说话,但前行的形却是给了众将一个指示。孟达,王平等人见了,也是忙得跟上!

    一队队汉军将士也是在各军校尉,司马,都尉,屯长,什长等等统率下,沉默着,朝着前方谨慎行军!

    周不疑部隐蔽行军,可以预料,其军必然会有损伤,他们的任务风险程度,不下于陈到部。一个不小心,或许就会有全军覆没之险。

    …………

    再说周不疑谨慎行军褒斜谷,而陈到部却是争分夺秒,如同离弦利箭直插故道,走宝鸡入陈仓,继而街道关内,再秘密行军出蒲坂津,入河东郡,陈到,马超一明一暗,对付夏侯渊。

    数月后,陈到两万大军便是明目张胆在秦国境内横插,抵达了蒲坂津附近。

    “将军!”陈斌来到陈到旁,低声道:“据我军探子回报,河东附近有大股魏军盘踞,我们军队人数过多,怕是没进河东郡,便是会被敌军所发觉。”

    “另外周围秦国也有重军集结,怕是监视我等。”

    陈到眸子扫视着浪涛频起的黄河,轻声道:“这个本将早已知晓。”

    “秦国此时,无须去管,其二,河东郡夏侯渊经营多年,别说大股军队,就是小股不时就会被夏侯渊察觉。”

    何况此时秦,魏两国正剑拔弩张?

    斌儿,安排众将士入秦国为我等的营地休息,奔波了这么久,大伙儿都累了,好好休养一些时rì也不迟。不然疲军去惹兵锋正锐的魏军,我军必败。

    “将军,咱们去大秦安排的地方,会不会?”

    一员汉军骁将皱眉说道。神颇有忧虑,这个汉将担忧也是,住进他们的地方,若是秦国包含祸心怎么办,到时岂不是我为鱼?任其宰割?

    “呵呵,殷将军多虑了,马超那厮既然已经决定与我等联合铲除夏侯渊,那么此时便不会动我们。”陈到冷笑道:“至少此时不会。”

    马超还要留着咱们这群人去和夏侯渊“狗咬狗”呢,他岂会自断臂膀?

    咱们这么大张旗鼓在秦国境内行动,此时也不见曹魏有何动静,足见马超那厮下了一番大功夫的。

    陈到此话虽难听,却是不无道理,只见陈到军左右将校、军侯俱是松了口气。

    陈到见了便甩手道:“尔等且去。”

    “诺!”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