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徐州战役之逢生

    三言两语,本是悲观的魏延部将士却陡然斗志激昂起来,团结一致……更有着一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豪迈气势。

    魏延更是大笑:“好,尔等都是我魏延的好兄弟,此战之后……本将尚存,定当上奏陛下,为尔等请功。”

    哈哈哈,那多谢将军了。一众汉军将士也是朗笑。

    “众兄弟——随我杀。”魏延收敛了脸庞笑意,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脸骇人的凶狞,手中战刀寒光闪闪,更有着一股血芒流转,让人看之不由心头发怵。

    魏延残部如一阵飓风剧烈卷过,经过之处……无不是鬼哭狼嚎,那么甬道口的魏军将士根本挡不住已然心存死志的魏延残部。

    城头上的张辽也是紧蹙浓眉,“不愧是汉国五虎将,倒有点本事……不过,这又如何?”说罢,张辽便是朝着左右整装待发的数百骑士喝道:“狼骑,随某来。”

    这些骑士,正是自张辽出道以来就一直追随他旁得并州狼骑。

    虽说狼骑换了一批又一批,其中张辽昔rì的战友能有两三个就算万幸,不过……这些并州狼骑却没有因老人去而减少战力。

    反而……这些狼骑的凶猛,在曹魏都是赫赫有名。

    虽然前段rì子凌县一战,张辽的狼骑损伤大半,不过这些rì子很快便是补齐了编制。老人带新人,战力依然不可小觑。

    八百狼骑随着他们的统帅猛然席卷而下,轰隆的震动豁然惊动了正在猛烈厮杀的魏延,魏延轻叱一声,数道劲风猛然将面前的十数个魏军将士一刀而断。

    其凶悍让人惊恐。不过当魏延看到了震动来源之后,魏延却是陡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远……一杆大旗迎风而飘,黑底白边,上面正飘着一个偌大的“张”字。

    为首之者面容宛如紫玉,浓眉大眼的,英武之气澎湃而出,但此时却是脸面寒霜,虎目充沛着浓烈的杀气。却是破坏了那份韵味,但平添了几分狰狞,手中宝刀更是亮光直魏延眸子。

    “张辽。”此人份呼之而出。魏延也是大吃一惊,张辽何以至此

    莫不成公瑾那?不可能……魏延也是非常人,强硬的压下心头絮乱的心绪,眸子恢复了常rì的冷静,望着飞驰而来的张辽与其八百狼骑。眸子深出不由掠过一抹苦涩。

    这可是八百狼骑啊。难道说——我魏文长今rì要葬此处?

    不……陛下常说,我命由我不由天。我魏延征战一生,经大战小战不知几何。今rì岂能起如此畏惧之心?

    魏延面sè也是涌起一丝疯狂。“兄弟们,咱们已经退无可退,敌人主将就在前方,尔等可有胆与我与其一战?”

    “吼吼吼,将军,我等yù往。”“杀他个狗rì的。”

    别说,魏延及时出声却是将这些部下惊恐的心理稍微压下,八百骑士啊,一同奔跑的气势如同震天裂地一般。

    人未至,那股浓烈得杀气还有厚重如山的气势已然席卷而来,将他们压着心沉甸甸的。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但正如魏延所言,他们已经退无可退。只能向前杀出一条生路,。

    “喝!”

    “吼。”

    不时,魏延和张辽便是瞬息碰面,两人都是心怀赫赫杀意。虎目圆睁如裂开。两把百炼钢刀更是刮起阵阵罡风,偶尔可听那霹雳的震隆声。

    张辽嫡子战亡,要魏延祭奠,其出手也是雷霆万钧,如若惊雷破世。

    魏延残部被张辽设计围歼,若想突围……则必须解决了前方这头猛虎——张辽。魏延深知,不解决了张辽,要想突围,无异于走蜀道,难于上青天。

    魏延想活命。

    而张辽则是想用魏延之命要祭奠自己逝去的长子。、心头激愤之下,刀势何止万钧?其二者张辽、魏延也是想尽快结束了这场战乱。杀死对方将领,无疑是最快,最稳定的做法。

    瞬息。两道劲风几乎是同时而至。两把钢刀接触得那刻。似是卷起了道剧烈的火芒。

    “哐。”

    “砰。”

    兵器所产生的音波陡然四shè,让周围不少将士两耳轰鸣,面露痛苦之sè。而张辽,魏延两位战斗的主角,也是被双方的劲力所震,二者连人带马速退开来。

    蹬蹬……

    魏延退了五六步这才止住后退的冲劲,同时魏延也是闷哼一声,随后虎躯微抖,这才让张辽传来的劲道抵消开去。不过仍是如此,……魏延右臂,却是酸麻一片。魏延同时心头惊疑万分,张辽。似乎未尽全力?

    然而魏延不知的是,张辽对魏延,也是惊讶无比,虽然张辽只退了四步半,可此时张辽右臂也是略略颤抖,并不轻松。

    魏延眸子凝重,死盯着张辽,张辽也是虎目微睁,缕缕寒光乍现。

    两人如此对视片刻,张辽深吸了口气,他明白,之前的交锋……却是魏延吃亏了。自己领着八百狼骑从上奔来,气势上就给魏延残部无尽压力,自己更是积蓄了十二分的力量贯彻。

    本来张辽还略有看轻魏延,以为魏延武勇并不厉害,可今一见,张辽却是收起了那样的轻视。这样的暴击,魏延能承受下来,并且只受了一点小伤,这足以让张辽郑重对待。

    “张文远,你的确很强。”

    “人传魏文长厉害,某本不信,今rì一看,却是名不虚传。”

    忽然,魏延,张辽同时出口。英雄之间,虽是敌人,却也难免惺惺相惜。

    不过……张辽冷冷道:“你很厉害,不过今rì注定要陨落于此。”

    “嘿,想杀我,你怕是还不够资格!”魏延不甘示弱。

    口舌之利。张辽嗤笑,随后刀走龙蛇,剧烈的罡风再次猛烈席卷魏延。

    “砰砰砰……”

    魏延与张辽再次交锋数十回合,再一次错马而过时,张辽猛然冷笑:“魏文长,你死期不远矣。”

    “嗯。”

    魏延闻言心头一沉,错马之际,魏延抽空扭头看去,却见自己麾下残部已然十不存一,剩下的也是被张辽jīng锐狼骑所围困宰杀,已然离死期不远!

    喝……

    一道巨吼传来,魏延豁然回神,但劲风已近,魏延只好催刀一挡,下刻却只听“咔嚓”一声碎响,魏延如受重击,形也是被张辽雷霆一击劈得脱离马背,呈一道弧形飞跃远处。

    片刻后,只听一声重响,魏延庞大躯猛然跌落,魏延当即连连吐了数口鲜血不止。

    “卑鄙——”

    张辽略策马迎上跌地不起的魏延,此时的魏延鲜血遍染战袍,甲胄也是伤痕累累,头上的黑甲兜鍪也是早已不知所踪,长长的黑发飘散下来,加上脸颊上的血污,如同地狱下的恶鬼一般!

    “魏文长……你是条汉子,你可有遗言?”

    魏延闻言一笑:“成王败寇,今rì某不如你,无话可言,一死而已。”

    汉国如此之多的jīng兵良将,我……曹魏,真有胜算吗?张辽望着闭眸视死如归的魏延,心头陡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哎。张辽暗叹一口气,随后目光如电看向魏延,手中战刀陡然砍向魏延脖颈。

    而在此同时,一阵铁蹄声传来,同时一道破风声响起。“铮……”

    张辽一怔,随即虎目猛然砍向前方一处。随后眸子陡然紧缩。“甘兴霸。”

    “哈哈——张文远,想不到是爷爷我把?”甘宁豁然一勒胯下骏马,看着张辽豪爽一笑:“不错,就是老子我。”

    “张文远,当rì你我可还未分出胜负呢。”甘宁说罢,又对魏延喝道:“魏延……你小子孬了?还不滚过来,想死嘛你。”

    魏延此时也是回过神来,看着甘宁心头一震,随后忍着腹剧痛,挣扎着起来,随后再甘宁随从兵卒的搀扶下,走入了甘宁军阵内。

    张辽看着昔rì甘宁这个对手,心头本就不痛快,又见魏延那个到手的鸭子却是不翼而飞,心头陡然大怒。

    “甘宁,尔敢?”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