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徐州战役之绝地

    “咚咚……砰砰。”

    一支支攥着赤焰的火棒,还有一捆捆易燃的干草等易燃物全部被魏军仍入甬道口。顿时没有片刻的功夫,甬道口内便是传来一道道嘶吼、悲烈的巨吼,如同暴熊在临死前的挣扎。

    后有铁闸,前有严阵以待的魏军。

    甬道口内,数百汉军又是拥挤一快,大火燃烧起的那刻,汉军将士便是剧烈的挣扎起来,可大火无,很快便是将他们吞噬了起来。

    浓烟滚滚……一声声呛声更是断断续续传出。

    无几多时,甬道内本震天似的吼声却是安静无比,静的让人心头发慌。

    张辽还是冷眼相待,他明白……那些汉军,已经死无葬之地,张辽没有去看,而是朝左右司马吩咐:“立刻去收拾一下,接下来才是我们要对付得。”

    “是。”

    一队队魏军如狼似虎的奔进甬道口,看着一具具面sè狰狞,死状及其恐怖的汉军,这些魏军心头也是略略发怵不以。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一个魏军屯长忍住心头反胃,对左右叱喝:“马上打扫这里,敌军后军马上就到了。”

    王麻子,你去带人把这些东西给我收拾干净了,赶紧着,别丫丫的像个娘们这么磨蹭。

    …………

    下相。此刻也是一番激烈、惨烈厮杀。

    不过在下相数里的一处山岗,周瑜一众将领聚集此处。周瑜看着战局的发展,两道剑眉不由微微蹙起,眉心一丝担忧油然而生!

    “不对劲,不对劲……”周瑜微微呢喃。

    “怎么,公瑾?”旁边一个彪形大汉看出周瑜心不在焉,故而问道。

    周瑜看着彪形大汉,眸子突然闪过一道亮光,低声道:“兴霸,可感到了战局上有一丝不对劲?”

    “不对劲??”这个大汉正是甘宁,甘宁躺在榻上实是感到憋屈,但是伤势未痊愈,又不能亲自上战场厮杀,故而和周瑜一块观察战局。

    “怎么个不对劲?”甘宁呃的一声。不过随后甘宁便是摸着下巴道:“若是说不对劲,不知这算不算?”

    “什么?”周瑜忙道。

    “张辽那厮没见到了。”甘宁轻声道。“往rì逢战他必然站在城头亲自指挥。不过这几rì……”片甘宁说完,周瑜却是豁然惊醒。

    “是了,是了。”周瑜猛然道:“是张辽。”

    …………

    沛县十数里地,魏延正领军不紧不慢行军。在魏延看来,沛县不过一座小城,又无曹魏重军和大将驻守,周冲乃是百战之将,取一沛县,那还不是翻手可得?

    可魏延也未曾想到,终rì打雁,今rì却是被雁啄了眼。

    “将……将军。”

    忽然,远处一阵噪杂,魏延略微皱眉,凝眸看着远处,“何事?”

    “将军……周冲将军正领军突破了沛县城门,可魏军临死反扑,又有一支不明势力相助,周冲将军快坚持不住了。”

    “周将军命小将突出重围,来告知将军……请将军速速增兵支援。”

    魏延心头一沉:“不明势力?”

    “莫不成是张辽那厮?”魏延转念一思:“不可能,张辽正在下相,被周公瑾拖着离不开才是!”

    算了,到哪再说。

    魏延心头担忧会走漏消息,从而给张辽准备之机,故而对那残将道:“尔可还有气力,与本将回军一战?”

    “哈哈哈——将军莫要小看于我,将军既行,末将岂敢不从?”

    “好。”魏延大喜,随后对左右千余人道:“尔等且随我先行,其者跟上。”

    “喏。”

    在魏延便是马不停蹄的行军之下,魏延他们很快便是看到了此时沛县的况。

    “这个况……不妙啊!”魏延皱眉。

    特别是城门处,可以看出,战斗的惨烈。魏延想了想,魏延看着羊祜,“你……叫什么名字?”

    “将军,小的名叫周阳。”

    “周阳?可是周冲族人?”

    “将军,小的哪有这个福气?”荀悦心头一凛,随即不好意思的搔头憨笑:“只不过和周将军同一个姓氏罢了。”

    魏延听罢这才jǐng惕微去,魏延盯着荀悦道:“此时况危急,本将命你领数百人攻另出一门,可敢?”

    “有何不敢?”荀悦似是被激起了骨子血勇,猛然大声喝道。

    “好样的,不愧是我大汉儿郎!”魏延一摆战刀,怒吼道:“留下五百人与周阳调遣,其余人者,随本将来。”

    “杀。”

    城楼上。张辽看着一马当先的魏延,嘴角那丝沉重忽的一轻。

    “嘿嘿。终于沉不住气了?”张辽遥看了一下下相的方向,冷声道:“杀我子,今rì便用魏延来偿命。”

    “通知城门的兄弟……他们的家人,本将会照顾的,敌军进入城门后,即刻行动。”

    张辽再次吩咐,随后张辽也是提刀上马,马上的张辽并未马上行动,而是眯着虎目看着魏延冲锋,但张辽手臂上略略鼓动的肌却是告知,他随时可雷霆出击。

    “吼。”魏延一众人等陡然杀进城门,如狼似虎。

    忒是魏延,一柄战刀,挥舞着如同银光四shè的月华一般,绚烂而夺目,杀机与之并存。

    然而才进入城门一会儿,魏延就感觉不对劲,这股不对劲乃是魏延从军以来,从血海尸山中得出的一丝感觉。

    这种独特的感觉,让魏延曾数次躲过危难。从而活到了至今。

    “不对……”魏延猛然大吼,随后虎目迸shè出夺目的寒芒:“尔等速退出沛县,此乃陷阱。”

    然而魏延的巨吼刚刚发出,本来城门处拼的你死我活,如同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的将士们,却是豁然停手,将那可怖而又嗜血的目光投向进入城门的魏延军。

    “还想走?弟兄们——杀。”

    一个着汉军服饰的小校豁然大笑,自己也是跃入汉军人群当中,夺目的刀芒频频闪烁,魏延部不查,顿时死伤数人。

    魏延大怒,但仍未散失理智:“快……退。”

    凭着魏延神威,魏延部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然而直至城门口,却现吊桥断开,并且同时城楼有着沸腾的水降下,沉浮的白气如同狰狞飞扬的白龙。

    魏延心头再次一惊,左手豁然一拉马缰。强大的神力止住了胯下骏马前进的脚步,躲过了被烫的滋味,然而左右数十个步兵却是没那么好运,当场被淋了通彻,顿时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沸水之后,随之便是烈焰降下。

    魏延眸子猛地大缩:“这是要将某灭杀此地呀。”魏延看看左右,心知从此突围已是无力,只有从沛县另一城门杀出才行。

    势万分危急,魏延深知每过一分,自己就危险一分,故而魏延一勒马缰,策马对左右喝道:“众将士,后退无路,唯有向前……才是生路,尔等,可敢与某闯一闯?”

    “哈哈,将军所说为何。老子这条命本是将军的,今rì将军遇去,末将敢不相随乎?”一个大汉笑着说罢。

    “张兄弟所言甚是,将军……你这话说这过了,我等俱是将军下属,将军yù去征,吾等岂能束手旁观?”忽的,有一个铁血汉子站出连说称是,随后环顾四周说:“可有兄弟与我一闯?”

    “将军,咱们退也是死,不如且进,将军,某愿随将军,!”

    “哈哈,兄弟们都去,怎能少了俺?”

    既然如此,不如同去?

    此言大善,同去同去……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