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徐州战役之魏军反击

    沛县,县衙大厅。

    深夜,县衙附近却是灯火通明,甲士林立,亮晃晃的利刃却是寒光不断。

    “将军……有结果了。”一戎装的荀悦来到张辽一边,低声汇报:“据我们探子回报——湖陆被攻陷,李通战死!”

    而且……此时正有一支军队朝我沛县而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张辽眸子寒光一闪:“通知下去,沛县县令略有抵抗便可放开城门。”

    “遵命。”

    …………

    “魏将军,前方便是沛县了。”魏延猛然一拉马缰,胯下骏马便也因此而停下前进的脚步。魏延目光如鹰隼一般望着那座朦胧的城池。

    “出发,片刻后——本将要看到我大汉旗帜在其上飞扬。”

    “喏。”

    周冲兴致冲冲的应声而去,一股股汉军亢奋的往前而冲。

    不时,周冲便是带着前锋至沛县城门前,而此时沛县上,魏军沛县县令却是惊恐望着耀武扬威的汉军,声音哆哆嗦嗦的说:“尔……尔等,何故犯我大魏疆域耶?”

    “哈哈哈——”

    顿时,周冲如同听到了好听的笑话一般,冷笑望着那个县令:“老不死的,识相的给老子开城门投降,重归我大汉怀抱,不然——其后的后果,你应该懂得?”

    “哼,老夫虽不才,但却也晓得忠臣不事二主。”沛县县令此刻也似想起什么,敛起心头惧意,冷声道:“众将士……随本县令抵御这些虎狼之士,咱们后方便是张辽将军部队,咱们只需坚持一二,张辽将军那里察觉后,便会出军援救,到了那时,升官发财。只在一念间。”

    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能做到县令的位子上,却是有一,单单这一激昂得说辞,便是让人可以燃起心头的那股血勇。

    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年间,除了权利,名声,便是功勋了!

    所谓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虽然这个县令未曾许诺,但这些老百姓和将士们却是能猜想道,咱们为大魏做了这么多贡献。

    陛下他们岂不会奖赏??

    赏金不怎么现实,但怎么也得一人几千钱吧?

    在这个想法下的魏军百姓和士卒陡然爆发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分的战力,一支支箭矢如风如火喷涌而出。

    无穷箭雨陡然编制了层层天网一般……shè向了汉军。

    周冲陡然吃了一惊,但周冲也是经百战,陡一瞬间便是猛然枪怒吼:“举盾,全军防御。”

    “弓箭手避刀盾手其后,给本将放箭,左军,右军一屯随本将杀!”

    周冲不愧是百战将军,一瞬之后便是用最简洁的方式来反击……数百汉军顿时跟随周冲发动了进攻,朝着沛县杀去……

    “砰——咚咚——”大颗的巨石往下而抛,激起了阵阵尘烟。

    周冲与数百汉军也是冒着石头暴雨和无穷箭网的威胁下,突出重围越发靠近了沛县城墙。

    “快,过河。”

    周冲手中一晃,迸发道道枪影,将shè来的数根羽箭顿时折断,周冲瞪着虎目,怒吼着,在周冲的催促下,数百汉军片刻后都是过了护城河,数百汉军分成两股,一股朝城墙上爬去。一股则手持简陋的攻城器械,朝城门奔去。

    沛县城楼上,沛县县令看着周冲轻而易举的冲过“重重困难”突进城墙之下,顿时大惊:“快……快,不可让他们上来。”

    “丢石,抛木。哎呀,快扔。”县令连不跌的沉脸朝着左右怒吼不断。

    嗖嗖,咻咻——

    这批县兵和百姓组成的“军队”的素质,说真的,还真不咋地。

    丢下的箭矢根本毫无准星而言,有的飞到一半却是劲道已失,无力掉落,也就巨石威胁大点——给周冲的数百汉军带来了数十的伤亡。

    不过——这点伤亡,却是可是不计。

    因为……周冲他们,已然快爬上沛县城楼,要将此老不死的灭了,从而夺取了这座县城。

    陡然,一颗巨大的滚木擂下。

    “喝。”

    楼梯上的汉军将士俱都躲避不及,随后从高处坠落,有的当场死亡,血模糊,有的却是落下护城河,生死不知。周冲见了,眸子赤红怒吼。“随某来。”

    随后周冲便是气势汹汹领着左右数人登上楼梯,人若猿猴般迅速的闪动上攀。

    短短十数个呼吸间,周冲便是攀爬至了一半距离,虽然沛县有数丈高,可经过这些年的烽烟战争,随后曹魏又未曾多加修缮,故而沛县城墙也慢慢的矮小了下来,整个高,不过三米。

    “死开!”

    周冲见城楼上魏军有人用枪矛要将自己这楼梯推开,周冲陡然心头一颤,随后如同怒熊般咆哮了起来。右脚也是猛然一瞪楼梯,形陡然上升。

    最终……周冲登上,同此时刻,周冲的铁枪也是化作无数寒光飞逝左右,将城垛敌军杀死一片。

    “喝哈——”

    周冲怒而杀之,手中铁枪不断重叠,一阵阵的枪影让人眼花缭乱。

    老不死的,死来。

    周冲望见了远处那个县令,想起之前种种,若不是这个家伙,自己可能早就不废一兵一卒就可以踏入这座城池了。

    人作飞步,猛然至县令数步前,手中铁枪也是猛然刺出,然而不久,周冲却是浑猛然一抖,一股寒至心头的危机直冲了脊背。

    “咻——”

    一支铁箭豁然和周冲的铁枪接触,巨大的劲道陡然将周冲的大枪到了一旁,周冲也是连退数步不止。

    好可怕的力道。

    周冲眸子狠狠一缩,然而接下还不算完,因为周冲望见了,不远处——一道魁梧的影伫立,手中正拿着一把巨弓。

    而自己与他之间,正有数根铁箭再次飞速疾驰。

    瞬间,疾驰而来的箭矢便是狠狠透过了周冲的腹,尖锐的箭头更是滴答滴答掉着鲜艳的血液。

    周冲低着头颅看了看自己腹之间的数只羽箭,眸子之中有着不敢置信和惊恐……周冲望着冷面的张辽,喉咙微动,似是想说些什么。

    可挣扎了片刻,却也无一声发出。

    张辽望也不望,似做了一件平常小事般,淡漠平静的走来,走至县令面前冷静的吩咐道:“去,下命令……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荀悦,你为人机jǐng,就由你去走一趟?”

    张辽转脸看着荀悦。荀悦也是刚从厮杀中走出,听闻张辽的话语,顿时一抹脸庞上温的血液。一排白牙璀璨露出:“将军,请放心。”

    说罢,荀悦便是大步流星的离去,随之而来,一股残兵败将,便是从另一处城门而去,而在城门外久攻不下城门的汉军还不知他们的统帅周冲已死。

    正仍自咬牙怒攻,轰然间,城门陡然大开,汉军将士先是一愣,随即便是暴喜:“兄弟们,杀啊。周将军已经拿下沛县了。”

    张辽站在城楼,冷眼望着冲进的汉军将士,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杀机:“传我将令——杀无赦。”

    “遵命。”

    无论是,魏军还是汉军,都是打出了真火。

    这一刻,谁也不会讲出,投降不杀的话语,忒是张辽,杀子之仇,败军之耻,更让张辽为之疯狂。

    俘虏?想都别想。

    等数百汉军蜂拥挤入城门,还未等他们踏出甬道口,轰然间,千斤重的铁闸门猛然落下,数名未来的急躲闪的汉军将士当场被突如其来的巨力压成了一片血水,鲜血……更是染遍了这片大地!

    “咋么回事?”

    “cāo他老娘的,这是咋的了?”

    “糟糕,俺们中计了。”

    一个汉军小校沉着脸怒吼:“快——突出洞口,不然咱们就成了瓮中之鳖了。”

    哼哼,这时候才知道跑么?晚了。张辽冷笑几下:“来人,给我放火。”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拜谢!

    。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