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徐州战役之战果

    ( )一队队汉军顶盔贯甲而过,一股肃杀的气质油然而生。这边大战即开,而远处陆抗那边却也是在紧锣密鼓的行动着。陆抗望着远处海西,嘴角勾勒一丝冷笑。

    “海西。我要定了。”

    “将军,集合完毕。”一个校尉走至陆抗面前,陆抗望了望周围渺渺才不到一千将士。**

    “弟兄们——咱们现在要执行一个很危险的任务,这个任务若是成功——那么咱们则成了摘取徐州战果第一人。”

    一步快,步步快。

    陆抗高声道:“前方步协将军正在浴血奋战,咱们却在后方坐看成与败。这……是否太……”

    “弟兄们,现在本将只问一句,想不想升官进财?”

    “想。”

    寂静的夜晚,骤然响彻一阵轰鸣。

    那就行了。想的话,跟本将走。陆抗一声招呼,随后一千余人无一例外的跟在了陆抗后往船下而去。

    浩大的舟舰上——空余一缕清风。

    …………

    魏军大营,此时却已然杀声四起,火焰浇灌四方。赤sè的火焰闪现着两方将士眸子前,汉军如同猛虎下山,饿狼寻食。

    势不可挡!

    许多还在梦乡中的魏军将士不声不响却是被汉军一头剁了脑袋,尸首异处。

    不明不白啊。

    羊祜将帐!

    “怎么回事?”一袭轻衫的羊祜猛然翻帐而出,刚刚熄灯准备睡觉的他还才踏上g榻却耳畔忽的轰起一阵杀戮声。

    突如其来的喊杀登时让羊祜惊醒了过来。顾不得多想便是随手拿起轻甲,手中奋起一杆铁枪出帐查看个清楚。出帐而来却是一股滚烫的焰扑来。

    羊祜下意识的退了几步。随后才定睛看向四周。这一看,简直让羊祜吐了一口心血。

    这还是两军对阵,两军厮杀吗?这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啊。

    遍地的魏军将士尸体。还有一些魏军士卒在苦苦支撑。但显然支撑不了多久了。

    “好狠的毒计啊。”此刻羊祜还想不出什么?麻痹,这是要麻痹自己,羊祜狠狠咬了一口嘴唇。一丝甜腥味让羊祜更加恼恨,心头那一个痛彻啊。汉军之前的伤亡,之前的代价——恐怕就是为了此刻吧?

    饶是jīng明,谨慎如羊祜也着了汉军此道。

    忽然间,羊祜脸sè猛然一白。因为羊祜忽的想到了一种可怕的猜测。自己这里是如此?那么徐州别的战线呢?

    要知道——汉军为了此战,可是从江东再次调了大批的山越兵卒来,沿着曹魏徐州防线全面进攻的啊!

    “叔子。”一声巨吼传来,羊祜定了定神看去,却是上***文鸯策马奔行,手中双鞭挥舞如风,杀的汉军鬼哭狼嚎,如入无人之境。

    可是终究双手不敌四拳。文鸯杀敌一千的时候,自损八百。上猛然徒增了数处伤痕,其中还有两三道深可见骨。

    但文鸯却一声不吭,眸子疯狂,嘴角一缕狞笑让人心寒。这是一个狠角sè!

    “文将军,事不可违,咱们速退,咱们且先去海西,稍作歇息再整兵再战!”羊祜猛然大喊。随后也奋起发威,连杀几个汉军夺来一马,随后与文鸯并肩杀出。

    留出了两道血腥的影。

    被火焰烧的乌黑的营寨一角,转出一人,正是步协,此刻的步协目光疯狂,上多处伤痕,可对于刚刚失去弟弟的他,却是没有理会。

    肌肤之痛,能比心殇吗?

    杀戮再继续,而魏军在文鸯和羊祜的带领下,也是活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残余的魏军将士却是被汉军扑杀殆尽。

    不知过了多久……羊祜终是在一片绿荫之地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叔子,咱们这次损失惨重啊。”文鸯和文虎联袂而来,两人不约而同的上都是片片伤痕,脸庞血sè也是苍白无力。

    文虎沉重道:“咱们约六千大军现在不足五百多人了。并且占了绝大多数重伤致残,根本没有再战之力。”

    羊祜此刻却是没心思来理会伤亡了,此刻的他,心思早已然不在这儿……思虑良久,羊祜才郑重的朝伤势略轻的文虎说道:“文将军,你的伤略轻,祜这有一大事相托。请将军无论如何都要做到。”

    “额?”

    文鸯一皱剑眉,横了一眼羊祜,轻喝道:“叔子,老子武艺比阿虎强多了,派老子去就是了。”

    “不行……你生xìng冲动,容易坏事,而且你伤势不轻……不能再奔波了。”羊祜三言两语便是否定了文鸯出马的节奏。

    此刻文虎也是应道:“是啊,大兄,让小弟去吧。”

    “文虎,你且凑耳过来,祜与你详说。”文虎疑惑的侧耳过去,羊祜轻声轻语一一说出。语罢,羊祜才肃容道:“可记清了?”

    文虎脸庞惊骇,过了片刻才压下惊恐的心,郑重的点头:“叔子,我明白了。”

    “嗯——文虎你且去吧,记住,一定要带到张辽将军那里。不然……这将是我曹魏之祸。”羊祜望着远去越来越小的背影,喃喃自语的说。

    希望……这一切,还不太算晚。

    看着文虎风驰电掣往淮yīn,淮浦,凌县方向而去的影,随后果断的朝文鸯轻说道:“咱们回朐县。”

    文鸯一怔,不回海西?“海西回不去了。”羊祜轻叹一声。咱们且去朐县,随后再联合曲阳,沭阳两县县兵在制定方案吧。

    该死的,这个局势。对我曹魏是越来越不利了呢。

    ……

    转眼时间又是过了数天,不过这数天来,不管是汉军,还是魏军,都过的不是很安生。

    短短数天,徐州一线的汉军全面反攻,以大伤亡的代价麻痹魏军,其后以猛将jīng兵夜袭之……魏军损失惨重。

    接连有噩运传来,不是大将死,便是全军接近覆灭。此等血淋淋的事实让魏军一众很是咬牙切齿和惊恐。

    下邳,内城太守府,张辽正沉着一张脸闭眸思考。这数天来……变局实在是太大太大,让张辽有一种泰山将倾的感觉。

    汉军自残式的猛攻,随后闪电式的夜袭。给曹魏带来了巨大损伤!

    广陵郡全境丢失。不关是广陵……徐州沿海地域——可以说是都落入了汉军手中。

    只有朐县羊祜、文鸯合力与朐县,曲阳,沭阳两县县兵死守才未失,可渐渐随着汉军大军的稳固,张辽为了羊祜这支魏军有生力量,不得不下令其夜奔司吾。以防下邳以东的汉军搞突然袭击。

    将领方面更是惨重的令人发指……曹氏宗族大将曹真战死,陈真战死,陈泰战死,文虎战死,张虎阵亡……许多魏军将校更是在梦乡中便是死去。

    现在……局势已非张辽可以掌控。

    但面对甘宁所率的汉军——张辽又不得不咬牙坚下去。

    “大帅?”一声低声将张辽呼叫了回来。张辽豁然惊醒,忙得凝眸看向来人,这一看……却是让张辽浑一抖。

    “虎儿?”

    张虎一血污,然站在大厅望着张辽,轻声道:“父亲——孩儿无用,没曾守好广陵,故孩儿只有以死殉国。如此……才不会坠我张家名声,堕吾父英名。”

    “虎儿……”

    “父亲……若有机会。为我报仇!!!”张虎忽的厉声暴吼,张辽陡然一颤……随后再凝眸看去,却原是一场梦。

    张辽虎目之中略有氤氲。嘴唇轻蠕:“虎儿,你放心……为父定不会让杀汝之人自在。”

    “甘宁。”一声饱含杀气的话猛然在厅内传。!

    许久,张辽的声音再次响彻,“来人……传本将将令,众将聚厅议事。”

    …………

    凌县。汉军执行了周瑜的“毒计”后,果然成功麻痹了魏军,一举攻破了徐州防线。将徐州沿海地域占据!

    虽然成功占领了这些地方,可汉军的损失也是惨重的。

    单说士卒便是足足损失了近三万余人。山越,五溪蛮子组成的敢死军计四万余人也是死伤近大半。

    此次征战徐州,主要战力来自于江东,扬州二地。将领方面更是损伤一大片。徐盛长子,徐楷阵亡,丁奉次子丁镇战死,诸葛瑾长子诸葛恪昏迷不醒。步骘次子,步阐战死,江东四大世族。张,陆,顾,朱四家子嗣共计三十余人,竟达半数阵亡。更有昔rì虎狼营的陈通、孟光、杨威等一群悍将相继殉国。

    可以说,大汉东征军,一半的指挥官,死伤殆尽。这个损失不可谓不重,不过为了打破僵局……不付出代价,是不可能的。

    就单说东征军代主帅甘宁都差点被张辽一刀分尸了。仍是如此也被张辽一刀从小腹处直到口破开了一刀大口子,甘宁也差点将张辽右臂废掉!

    两人都受重伤,可谓是两败俱伤吧。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

    a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