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徐州战役之再进击

    步阐目光坚定,透着一股狂的朝前而奔,后面同样的数千汉军死士紧随其后。“父亲——大哥。”

    步阐心头默默念了一句,随后便是高声怒吼:“杀。”

    “吼。”

    近三千的汉军死士猛然巨吼,步伐再次加快,以图快速通过这条道路,朝前方不远的魏军营寨而冲,就在这刻,一声冷笑从左边的山岗传来。

    “果然是一群yīn险的小贼,若不是羊叔子察觉,早有准备,老子还真被你们这群贼子暗算了。”

    文鸯手持两柄镔铁锻造的刚鞭,望着步阐及其大军,冷笑道:“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

    “放箭。给老子往死里shè!”

    唰唰——嗖嗖嗖——两边忽然顿起密密麻麻的魏军将士,一支支利箭从其手中shè出,如化作一条条毒蛇般。

    “啊。”

    “嗷——”

    步阐眼角剧烈颤动,但还是怒吼着,“杀。”

    这些汉军都是陆抗,步阐他们jīng心选出的死士,战力不俗并心存死志,战场上,这种人是最让人惊恐的。

    文鸯略微蹙眉,随后便是对左与文鸯略微相似几分的大汉吩咐道:“阿虎,为兄去杀了那个贼将,你在这里指挥。”

    “阿兄……”文虎忙的张嘴,但文鸯却是一顺溜的功夫已然策马奔远。

    山下,文鸯策马而冲,手中双鞭如舞花雪。绚丽却杀机迸shè。只见汉军无一人可挡住其锋芒,文鸯如同一尊战神般猛然而行,手中双鞭血光迸shè,无数汉军将校的脑袋如同气球爆裂一般炸响,rǔ白的脑浆飞溅四处,躯软软倒在血泊中!

    “贼将——授首。”文鸯虎目迸裂,冰冷的目光直视步阐,在zhōng yāng的步阐顿时浑发寒,不知何时——文鸯却是已然独自一骑冲杀进了数千汉军的军阵之内。

    “左军一屯顶上。”步阐哆嗦着吩咐,随后又不放心的低喝道:“中军一什给我无差厘放箭——shè死那个敌将。”

    “喏。”

    文鸯见了却是不屑的冷哼一声,脸庞上的杀意更加浓郁,“喝。”文鸯手中双鞭猛然一抡,剧烈的劲风直捣周围汉军。

    只见一个碰面,十数个汉军便是被文鸯巨大神力之下,打得吐血的吐血,当场被爆脑的被爆脑。还有几个活生生被打的内脏破裂,七窍流血而死,死状及其凄惨,让人不甚惊悚。

    哈哈哈——文鸯大笑,双腿猛然一夹胯下骏马,陡然化作一道虹光,直步阐,这时候无数羽箭破空而来,文鸯虎目一缩,但随后便是狞笑不止。

    区区小计,何足挂齿?

    “噼里……啪啦,砰砰。”

    文鸯这厮简直就是一尊远古战神,手中双鞭在他手中挥舞着铁幕层起,活灵活现一般——密不透风的箭网却愣是突破不了文鸯的鞭影。

    文鸯纵马而跃,虎目瞪起,直步阐:“贼将,此时不授首……更待何时?”

    “啊。”步阐双目紧缩。

    “砰啦。”一声如同西瓜破碎的声音骤响,却见文鸯鞭下又是沾染了大片鲜艳yù滴的赤血。其中还参杂着些许的rǔ白脑浆。

    文鸯驻马而立,威风凛凛。如同不败天神。而高大有神的骏马下,却是横着一具冰冷的尸体,却是步阐!

    文鸯冷冷望着周围汉军,忽的再次狂涌而出,剧烈的劲风飚向四方,随后声声爆裂,声声凄惨。

    片刻之后,三千汉军死士,然无存——

    文虎忙的赶到大兄文鸯一旁,看着大哥一赤血,忙道:“大兄,来者汉军已经束首,咱们回营吧。”

    文鸯环视一圈,点了点头,冷静的朝营寨走去。

    …………

    不远数里处。正有着两人无声站在冷风之中。

    正是陆抗和步协。

    冰冷,仇恨!!

    步协双目通红,看着文鸯的影很是可怕。

    “这个人,好可怕的武艺。”陆抗皱眉,对步协道:“你小子遇见他小心点。最好绕道而行。”

    步协不答,陆抗忽的冷声道:“步伯思,看在步伯父的面上,我再次提醒你——遇见那人,绕道而行。”

    “仲思死了,你若再有事,步家——虽说不至后继无人,可衰落却是铁定了。”

    “不用你说,我知道。”

    步协大步流星走远,同时林子内响起了阵阵轻盈的脚步。陆抗叹了口气。“战争——的确血腥而又疯狂!”

    …………

    魏军营寨。

    一赤血的文鸯来到了帅帐,见到了羊祜便是喝彩道:“羊叔子——果然如你所料,汉军果然有yīn谋。”

    来者足足有数千之人,很是敢战不畏死,若咱们没有提防,恐怕的确会被敌人一举端了。

    羊祜这些天来早已摸透了文鸯的脾xìng,微微笑了笑,却没有得意忘形,“文将军,咱们虽得小胜,可咱们魏军的形却还是不太乐观的。”

    纵观徐州战线,汉军全力猛攻,不顾代价,不顾伤亡——如此战法,大汉从所未有过。刚才祜思虑良久,觉得汉军……可能是在与我等以伤换命啊。咱们虽有胜利,却代价也是惨重的,而此时这些代价对于汉国却微有疼,却也不至于元气大伤。

    而对我曹魏——却是伤筋动骨了。羊祜皱着眉头:“现在——我最怕的就是汉军以代价如此拖延下去。”

    徐州一线,水域纵横——大汉强大的水军对我曹魏大军颇有威慑。而对汉军却是如虎添翼,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水军不敌汉国——至今乃是我们最大的难题!

    “嗯,不错。大汉的确有猖狂得资本。”文鸯也是点头应道。

    叔子可有良策?文虎看向羊祜,羊祜苦笑了一下,无奈道:“羊祜愚钝,还未有对策。”

    “两位将军——尔等厮杀良久,想必也累了,都回去歇息吧。明rì恐怕又有一场大战。”羊祜转而说道。

    文鸳,文虎也不逞强,一天下来,厮杀近数个时辰,饶是他们铁汉一般的躯,也是累了。

    夜sè愈深,一轮明月空悬天际,rǔ白的月华拂过大地,冷风过大营,吹着一杆杆大旗呼呼作响。

    而这个时候,魏军营寨外,却是迎来了一支不速之客。

    为首的正是步阐之兄,步协。“尔等都手脚麻利点,将魏军瞭望塔上的士卒一击毙命,便是大功。”步协冷着脸看着十数个手持弓弩的汉军将士。

    “是,将军!”

    “出发。”随着步协的命令一下,这支汉军猛然奔出,却静悄无声,一路无话,直至摸到了营寨数百米外,步协才命令大军停下。

    “上。”

    步协望着这十数个神箭手,汉军十数个神箭手应声而进,手中利箭猛然飘逸而出,旋转的风声在空中撕裂出一丝丝破音。

    魏军瞭望塔,正由两人斜在坚实的木杆闲聊着,忽然,中年魏军士卒面sè微微一紧,望着对面那个老卒:“老关,你听见啥声音了不?”“嗯?”一名脸庞通红中年军卒眯缝着眼眸看着一边的少年,随后也耳朵微动的听了听,随后嗤笑:“普通风声罢了。别自个吓自个。”

    然而未等他说下一句,猛然一支利箭闪过,直接穿喉而过,面前那个少年便是死不瞑目的倒下,老关躯猛然一震,豁然而起准备蹲下,然后下刻却是有数支利箭闪过,老关也是无可奈何的被多支羽箭shè杀当场。

    随后不久,不知是老天偏汉军,还是魏军得罪了老天爷。年年不顺。

    一个个巡逻魏军将士被汉军神箭手无shè杀。而魏军却是无人知晓。进程顺利的让人不敢相信。

    “将军?”步协一旁的偏将望着一脸冰冷的步协,步协冷声道:“进军。”

    “将魏军一窝端了,各营、屯、什、伍注意配合!”步协虽然恨文鸳却没有失去理智,冷静的说:“咱们的时间只有三炷香,三炷香后——不管如何……各军按计划相应撤退!”

    “喏。”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