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徐州战役之牺牲

    淮水一线,周瑜站在战舰上,明眸远视前方,前面不远,便是凌县。一双锐利的双眸凝视许久,周瑜忽叹息一声,随后又罢:“启程,逆水往汝南进发。”

    “嗯?大都督?咱们这是?”一个虎头虎脑的牙门将愕然朝着周瑜问道,这是甘宁之子,甘信。

    “这里不过疑兵佯攻罢了。”周瑜一脸诡异冷笑,道。“只是不知张辽会不会上当?”

    “命令——李异,徐楷他们,本将不在时,他们听从甘将军调令。”

    “甘将军?”甘信眨巴眨巴的眼睛,额头也冒着一丝一丝冷汗。况,似乎不是很妙。

    是你老子我。忽然,一声粗狂的声音传来,一道魁梧的影便是钻出,看着周瑜说道:“公瑾,你终于也让我出来了?”

    周瑜哈哈一笑,老虎困久了,无二选择。一种是安于现状,最后无事可成的老去。二是野xìng桀骜不驯,一逞兽王之威。

    “嘿,公瑾你莫激我。”甘宁咧嘴一笑,眸子有着狠辣之sè。“张辽这家伙,老子早就看他很不爽了。今rì也好,就让老子好好会会他。”

    “兴霸。此战关乎两国之兴盛衰亡,你可别意气用事。”周瑜还是略微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

    行啦,老子不知道?你就去玩你的吧。

    周瑜笑了笑,便是换了一艘走舸,逆水行汝南之地而去。甘宁看着周瑜的影行远这才收回目光,随后看向凌县。长声道:“小兔崽子,快去传令,各军猛攻——老子要第一时间让张辽这厮感到压力、!”

    “呃——老爹。唔,将军,不对啊。大都督的意思是……”甘信听着自家老爹凶猛的话顿时吓了一个踉跄,忙的抹了一把虚汗对甘宁说道。

    甘宁听着一个硕大拳头过去,敲在了甘信头上,嘴中骂骂咧咧的说:“你这不是废话,张辽是什么人,转眼就会看出咱们战术不同,而现在,他又不知你老子接任了,所以咱们猛冲猛打——先让张辽这小子吃一点亏再说。”

    “呃……”甘信嘴角一抽,对自己老爹这一贯的无赖霸道作风很是苦笑无奈。

    甘宁瞪着甘信喝道:“你这个小兔崽子还在这干嘛?还不去发令?”

    “甘将军有令,各部大军全线出击,对曹魏进行全面进攻。”

    甘信无奈的下达了这个狗血的命令,命令一下,甘宁却也是狞笑着说道:“老子也好久没有活动了,他nǎinǎi的,今rì老子要战个痛快。”

    “锦帆兄弟们,随老子捅进凌县,杀张辽一个人仰马翻。”

    “吼吼——杀杀杀。”

    …………汉军在甘宁的带领下,全线出击,除了周瑜带走的本部兵马外,另有李异,徐楷等人水军未动之外,数万大军呈一弧线朝淮水对岸的魏军发动了惨烈的进攻。

    连绵的数十里的战线,声声惨烈,步步惊艳。血,飘洒在了长空,厉吼已然嘶哑。

    凌县,城头上。张辽紧蹙着眉头,一杆魏军旌旗赫然在其后飞扬,本就魁梧的躯更加巍峨,但其眉心处的忧烦却如乌云般强盛。

    “怎么回事?这不是周瑜的风格啊。难道说?周瑜打着两败俱伤的路?”张辽心头心绪急转,但隐约间,张辽觉得自己似乎掉入了一个圈之内。

    一股股冷气让张辽浑恶寒不已。

    “这样下去不行——”张辽皱着眉看着远处喊杀声不断,清晰看着两方将士倒下血泊的影,就连张辽也不觉的暗自抽搐起来。

    并州狼骑,随本将动。张辽怒吼道。

    …………

    海西,这一座坐落沿海地域的城池,此刻也是陷入了战火的烽烟。

    码头,一袭铁甲的羊祜持枪奋力作战,一席银甲已然被鲜血染成赤sè。英俊的脸庞血污遍布,已然看不出本来清秀得模样,但就这铁血姿态,平增了羊祜数分狰狞和刚烈。

    大海平面上,一艘艘战舰平静的停在水面上,森森冷箭从高大的战舰上无shè出,将曹魏大股兵卒shè伤,而汉军则在在汉军将校指挥下猛攻过去。

    一艘战舰上。一个年轻将领注目而视前方,一杆赤sè将旗迎风飘扬。上书:陆。

    陆抗,陆逊之子。

    陆抗冷静望着战局的发展,平静的脸庞望不出波澜,在隐在大袖内的双臂却是略略发颤,可见陆抗此刻也不甚平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个时候,一个将领走过来对陆抗说,“幼节,这样下去不行啊,敌军太顽抗了。”

    陆抗看了看那个将领,随后看着昏黄的夜sè,便是颌首道:“伯思,下命令吧,全军暂时撤退——”

    “喏。”

    陆抗看着步协走后,便又对旁边左右说道:“去告诉步阐,他可以上场了。”

    “咚咚咚……”

    汉军如同流水般的退却,魏军处,羊祜收枪而立,随后凝视着,剑眉紧蹙。

    “不对劲。”

    “将军,是否趁胜追击?”一个魁梧魏将走出,同样一赤血的羊祜说,“穷寇莫追,况且汉军并未垮掉。”

    羊祜沉声道:“汉军可能是在麻痹我等。”

    “什么?”

    “别声张,既然他等想如此,那么我也还他一计,文鸯,你等下和你弟弟文虎可如此如此——即可挫败敌军。”

    文鸯嘴角勾勒一丝冷笑:“明白了,呵呵。”

    汉军退去,魏军也是心神松懈下来,大批的魏军将士一股脑的返回营寨,造窝吃饭,睡觉补充。

    夜sè将晚。

    一支汉军却是趁着魏军做饭的嫌隙,猛然冲出,当先一人更是凶猛难当,健步如飞。

    “杀——直捣敌人老巢。”

    船舰上,步协正一脸愤怒对陆抗质问:“怎么回事?”

    陆抗没回答,却是从怀中拿出一物,却是周瑜的锦囊,陆抗丢给步协,淡淡说道:“看看吧。大都督的计策。”

    步协忙的接过一看,脸庞顿时大变。步协狠狠看向远方,一支蓄势已久的汉军正奔行而去,其中——正有着他弟弟。

    “弟弟……”

    步协声音嘶哑,你道步协为何如此?

    原来锦囊之上,只有八字。

    牺牲,麻痹,战机,胜利。

    陆抗看着步协,低声道:“伯思,我也不敢相信,可是——我们三人中,总要有人去死。”

    “你不行,我也不行,那么只能——仲思了。”陆抗语气带着一丝不忍,一分残酷,“大都督说了,此战关乎我大汉国运,些许牺牲,也是值得。”

    “这次一战,不关咱们这里,诸葛恪,张承,徐楷,丁威,哪里——恐怕都会有牺牲。”

    陆抗沉声道:“张辽为人机敏而又勇猛,这一战,没有取巧的方式,只有以代价换代价。”

    我大汉承受得起,而曹魏——确实不能。

    步协嘴角哆嗦,“为何要这样?为什么?”陆抗望着前方,沉默许久,最后才说道,“伯思,你应该有心理准备。既然仲思去了,那么他绝对知道事实真相。!”

    “为了一举将曹魏,马秦一窝端——只好如此了。”

    真的好狠啊。步协良久才憋出五字。陆抗冷笑:“伯思,对自己要狠,对别人更要狠。不然必受其害。”

    陆抗拍拍步协,轻声道:“莫让步阐的牺牲变成毫无价值,莫让将士们的血白流了。”

    步协沉默许久,最后空叹,随后收敛起心神,神狰狞严肃的去召集军队了。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