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徐州战役之进军

    半个时辰之后,凌县,县衙。

    张辽所辖的文武部将闻张辽聚将商议大事,二话不说,俱都是严密的吩咐副将,左右军司马,校尉,要时刻jǐng惕对岸的汉军。尤其是此时,汉军有大动作,不可掉以轻心。

    “蒋将军——”

    “陈将军?”

    “张虎,你那的况如何??”一个个魏军将校见面打过招呼后,其中一个神英武的中年将军,看向一个虎头虎脑的青年将领,轻声问道。

    “子丹将军,说起这个老子就火大。”骤然,张虎愤愤道:“敌人占着有水军之利。与咱们来捉迷藏的游戏。这里来一下,哪里搞一下,我军将士都烦不胜烦了。”

    “敌军铁船横江,又有水军相助,时不时来sāo扰一两下,的确让我军将士疲于奔命啊。”

    这两人一人是,曹真,曹子丹。另一人则是张辽之子,张虎。张虎这家伙别看长得人高马大,一脸猛将相。

    若是你这样去看他,那么你离死也不远了。张虎这厮继承了其父谋而后动的品质,有勇有谋,年纪轻轻却被委任虎贲校尉,领军一万于广陵郡,坐镇一方。

    一时,曹魏于徐州一地的武将差不多全部到齐,青州地远,又实在是脱不出,则未有将领前来。

    “大帅来了。”

    “文远?”

    “张将军。”张辽龙骧虎步走入县衙,望着一厅的人影闪动,心头略有感慨,此战过后,这么些人,又能剩下多少?

    “诸位——本帅召集尔等前来此处,想必你们也明白了吧?”

    “不错,周瑜要行动了。”张辽冷声道:“兖州有汉军运动,搅得我曹魏腹地天翻地覆,此次周瑜则是想借此来将我青徐一地的大军打败,从而与西面,南面,北面大军造成压力!”

    若是周瑜此间毒计而成,其后果甚很严重。各位也清楚现在我大魏之况,说是大厦将倾也不为过。而此时,为大魏国的军人,我们义不容辞,必须要为大魏国一战。

    张辽声sè俱厉。

    “大帅既然如此说了。末将尔等敢不效命乎?”陈泰轻声说道,张虎这厮更是怒喝道:“大帅,你就吩咐咱们把,该怎么办?该怎么打。咱们这总被动挨打也不是个事啊!”

    张虎这厮果然初生牛犊不怕虎,别人自卫防御来不及,这厮就想主动进攻了。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被动防御,总会有打破的一天,而进攻——则是最好的防御。

    曹真也是思量一二后,便是接嘴道:“张将军——你吩咐命令吧。”

    “嗯。”张辽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兖州方面,本帅已然派了李通,徐质前往。兖州汉军想来必然不多,以李通,徐质若是运筹得当,兼有兖州为靠,就算打不败汉军,也可拖延之。”

    故而,咱们只要打起jīng神对阵周瑜即可。

    将军,汉军有水军相助,咱们不得不防啊。特别青徐之地,沿海的城池——咱们必须派jīng兵良将驻守之。曹真似是想起什么,忙开口道。

    不可让周瑜钻了空子。

    嗯。子丹你说的不错。张辽点头笑道:“青州有子廉镇守,本帅又派李复前去告诫曹洪,不可轻敌,想来无有大碍。”

    只是,现在本帅担忧一点。说罢——张辽便是指着徐州的沿海地域,轻声道:“汉军勇猛,各位心头清楚,更兼有水军协助,更是如虎添翼。”

    我军将士总是被其耍的疲于奔命——若久之,我军,必将崩溃。

    “大帅。末将有一法。”忽然,一个年轻将领走出,声音清朗而又明亮。

    “唔?”张辽看去,“尔是?”

    “羊祜。”这个年轻小将正是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羊祜,不过此刻才十**岁,但上淡然的气质,眸子中冷静而又睿智得目光便是让人忽视了他的年龄。

    此子,不凡。

    你有何办法?张辽轻声相问。羊祜嘴角一掀,指着地图上说道,“大帅请看,沿海区域重要城池唯有淮yīn,淮浦,海西,朐县等地。”

    这里四处,淮yīn,淮浦有我大魏jīng兵良将,敌军周瑜也或不可拿主力相碰,最多是偏师佯攻。

    唯有朐县,海西二地。

    羊祜轻声说道:“两地守军不多,这里或许是汉军的一个突破口——故而。末将以为,可以派重兵守在此处。以防汉军。”

    张辽听完笑了笑,“说完了?”

    “没有。”出乎所有人意料,羊祜却是一笑,“周瑜乃是汉国四大俊杰之一。”

    我能想到的,他必然能想到,那么——淮yīn,淮浦便也必然从佯攻转为正攻。

    “呃?何意?”

    “佯攻,正攻、?羊祜你小子能不能一口气说明白,老子都听得脑袋糊涂了。”一些xìng子暴烈的将校都是不耐烦的嚷嚷,虽然羊家势力庞大,乃是有数的大世家,可这个节骨眼,谁也不会刻意去鸟。

    ……

    安静,张辽轻喝,随即笑着看着羊祜,轻说,继续。

    羊祜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兵法有云,兵者,诡道也,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用兵者,不在乎佯,正一道。只看自己的指控或者掌控能力。”

    就如我刚才所言,周瑜必然会行动。只要那一地有所突进,那么——汉军则会如猛虎下山般进行强攻。

    既然如此,咱们不如将计就计。羊祜说着便是看着张辽,张辽听罢皱眉。“将计就计?”

    这很是冒险,不过其收获也是很丰厚。一众魏军将校都是眼巴巴看着神sè不定得张辽。张辽也是沉思不定。

    张辽眸子微眯,右手食指和中指有节奏敲着桌面,许久,张辽才微微张口说道:“既然周瑜想玩一手大的,那么我张辽奉陪就是。”

    不过计划要微微修改一二。

    张虎,你领五千大军镇守淮yīn,无本帅命令,不可轻出。

    “喏。”

    曹真,你领五千大军镇守淮浦,无本帅调令,不可轻出。

    遵命。

    乐綝,陈泰尔等领一万大军轻出凌县,奔下相,僮县等地前去支援,本帅会让陈群助你。

    …………

    一道道命令从张辽嘴中有序不紊的下达下去,到了最后,张辽才将目光投向羊祜,你这个小子也不安分,既然如此,本帅就将海西,朐县交予你防御,如何?

    “大帅放心,末将定不会让大帅失望!”

    ……

    江水滔滔,清冷的风拂过江面,带起阵阵轰隆。

    清晨的江面,还有着层层雾气环绕,然而汉军的水军却是已然倾巢而出,在无尽的江面驰骋着。威风凛凛。

    “阿恪,你说咱们这任务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个愁眉苦脸的将领对着一个穿着儒衣的青年诉苦道。那个儒衣青年转过来,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庞!

    诸葛瑾之子,诸葛恪。而那个将领则是张昭长子,张承。

    “阿承,你知道吗?要是陆抗,周循他们定不会这么说。”诸葛恪没有和张承提任务,反而提起陆抗,周循这些年轻子弟。

    “呃……”诸葛恪淡淡扫了一眼张承,随后将目光投向远方。哪里似乎有一若隐若现的城郭。

    “目标快到了。阿承,吹号进军吧。这次咱们任务不轻松。”说着,诸葛恪用手垫了垫怀中那个锦囊。

    而在其他地方,也是如诸葛恪一样,陆抗,周循等年轻佼佼者都是激动而又紧张轻捂怀中锦囊。

    ps: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又907”的打赏,哎~小生真是不好说什么了,只能用更新来回报,再次拜谢各位。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