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朝堂之争

    秦国,长安城。

    这座经历了无数烽火还有岁月流逝的历史名城。多少王朝再这立下了他们的痕迹?可以说,长安见证了许多王朝的兴盛与衰亡。同时——长安也是中国历史上四大首都之一。不管是其战略位置,还是其其影响,不是一般人所可想象。

    如今,马超称帝,立都长安,这也是众人意料之中。而——此刻的未央宫,却是一片嘈杂。

    吵闹不断,声音激烈而又亢奋。从宫门外便远远听见内的剧烈的争辩声。

    “汉国天使费祎拜见秦皇,秦皇,费祎此次前来,乃是为我大汉与大秦联盟而来。”费祎轻声道:“我大汉皇帝亲说,若是秦皇愿意出兵胁迫曹魏,我大汉皇帝愿与秦皇共享天下。”

    “共享天下?”龙椅上的马超微笑,但笑意却如食尸鹫一般的yīn冷。“收拾了曹魏,他刘轩就该收拾我大秦了?”

    “不然,秦皇,俗话说,天无二rì,民无二主。曹魏败亡,秦,汉相争,就看秦皇与我陛下的能力与群臣的辅佐了。”

    “那费祎你留在我大秦如何?”

    “费祎有所成就,全拜我皇所赐,今天下未统,费祎不敢忘也,正所谓,忠臣不伺二主。若是将来我皇败于秦皇,费祎定当跪首辅与秦皇。”

    呵呵,笑话,曹魏乃我大秦盟友,为何我大秦不帮曹魏,而去帮我大秦的敌人呢?此言差矣,费祎正sè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今曹魏败亡在即,与其联合百害而无一利。而与我大汉联盟,进可翻手可覆曹魏而分享天下。退也对秦皇所言,无伤大雅。”

    “费使者此言不然……”

    “…………”

    费祎对秦国满朝文武的轻蔑、谩骂却是淡然一笑,许久,费祎对终于停下口舌的秦国文武一笑:“诸位,可说完了、?”

    既然说完了,那么在下也说一句,你们犬吠够了,难道不望主人么,难道这就是你大秦国的待客之道?……

    “狗!”

    “够了。吵什么?你们不烦老子都该烦了。”一番惊天的辩论,终以马超不耐烦的怒吼而停下。马超皱眉看向代丞相副手杨阜和胡遵,张既等人。

    胡遵见得拱手道“陛下,臣不擅军事,臣就不妄言了。”

    “陛下,近年来我国丰收颇富,国库充实。”张既明白马超投来目光的意思,心头暗叹,微拱手道:“足可支撑我大秦军用。”

    “陛下,臣以为,此时出兵时机已然成熟。”一席黑sè朝服的杨阜拱手道:“陛下,曹魏——大汉,两国争乱不休….三面作战——其消耗甚大,国库难以支撑。”

    故以,臣以为,当以一将挂帅…..出兵关内,我大秦铁骑马踏关东。

    “呵呵——杨尚书说的真是jīng彩。”一个着银甲的年轻将领冷笑了一二:“敢问杨尚书。”

    不知杨尚书举荐何人为帅?又打算劝谏陛下从哪出兵为上?银甲将领豁然道:“现在魏汉两国正处于僵持微妙阶段,我国若是擅自插手,必然打破这个微小的平衡。”

    或许,我国也将陷入战争的泥潭,不可自拔,到了那个时候,我国就是想退,都不得独善其了。

    “陛下。故而末将以为,咱们还是得耐心等待时机,时机一到……末将当定然领军出关横扫关东。为我大秦开拓疆域。”

    呵呵——好一个等待时机,为我大秦开拓疆域。只是不知骠骑将军你——要等待多久呢?

    一个黑sè玄装的中年大汉冷笑,虎目发光直视银甲将领,此人正是马超之弟,马铁。贵为大秦前将军。那个银甲年轻将领正是秦**政新星之一的姜维。

    姜维见着马铁如此与自己不对付,不由得暗自皱眉,马铁看着姜维沉默,不由心头暗爽,马铁与姜维不对付自来已久。

    一来乃因姜维与庞统之事,二来这些年来,姜维在军事上的确突出,屡次打退曹魏夏侯渊的袭击,自数年前,姜维亲自领军,更是截断大汉后路。

    若不是张飞拼死,刘轩怕是得更损失惨重。

    “呵呵,车骑将军莫急嘛。”这个时候,一个穿儒袍的年轻人走出,笑了笑:“怎么说前将军与骠骑将军都是我大秦栋梁。”

    若因此坏了和气,岂不让他人笑话?这个人——不简单吶。未央宫中,费祎眸子微缩。看着那个儒衣青年,暗自皱眉。

    钟会。大秦尚书令。同兼任镇东将军一职。更有一位大秦丞相的老爹,其前途真是一片光明。

    钟会大袖飘飘,微薄的嘴唇正滔滔不绝的道:“伯约所言乃是兵家上策,我大秦作壁上观,且看两虎相争,然后再收拾乱局——也不迟,不知费使者,以为然否?”

    费祎暗自皱眉,但脸庞上却是飞掠一抹惊叹:“人传钟会文武无双,姜维用兵如神,并称大秦双星。其光辉灿烂,纵如后将军等人也不得不赞叹姜维,钟会乃大秦新一代的带领着呀。”

    钟会剑眉一蹙,姜维也是暗暗皱眉。这个费祎。果然好不简单。不愧是大汉新一代佼佼者。

    钟会暗自忖道,但随即便是轻笑:“费使者果然是伶牙俐齿,会不及也。”说罢,钟会便是看向其兄钟毓,钟毓见了便是看向马超,轻声道:“陛下,臣有密事启奏。”

    “唔?稚叔有何事?”马超大咧咧的说来,但见钟毓轻笑不语,顿时反应过来,躯一震,虎威弥漫大:“尔等且先退下。出兵之事延后再议。”

    “杨阜,费祎等人住宿,安全之责交给你了!”

    “是,陛下。”

    …………

    好了,稚叔,有何事?马超扭头望着那个与丞相相似的脸庞,轻声说来。

    “陛下,臣的确有事禀报。”钟毓脸庞一肃,轻声道:“孤鹰来报,最近汉国暗影在我秦国境内大肆活动——与我大秦诸多官员多有接触。”

    还有那个费祎更是连连拜访我大秦诸多高官,世族豪强把持掌权之人。

    马超剑眉一蹙,不过旋即便是舒展开来,大咧咧的一摆手:“呵呵——跳槽小丑,无须去管。”

    可——钟毓yù言又止,马超见了便是不悦道:“稚叔,说便是,朕与汝父何等关系?你乃汝父之子,而且你这些年竭心全力为朕做事,难不成朕还会怪你不成?”

    是。钟毓面sè一整,随后便是长声道:“陛下,臣根据孤鹰的信息显示,暗影这些年频频与姜维,庞统,阎行等一些军中有实权大将接触。”

    臣多次命令孤鹰想将暗影捉住,却每次最后却遭神秘人干扰。

    什么?马超陡然横眉,一股噬人的虎威顿时人而出,“姜维,庞统?”

    “呵呵呵……看来本皇是仁慈了,这些反骨仔想让老子难受?那么就别怪我不念旧rì之分了。”马超豁然起,随即朝钟毓轻声道:“稚叔,干的不错。你先下去,等下去尝御医那,代本皇去慰问一下尔父。”

    “喏。”钟毓应了一声,随即退下,出了大,一股冷风吹来,钟毓猛然打了一个冷颤,原来——在马超雷霆之怒的时候,钟毓却是惊出了一冷汗。

    “大兄?”从大yīn暗一角走出一人,却是钟会。

    “二弟。”钟毓朝钟会点了点头。

    “如何?”钟会与钟毓并肩而行,忽然,钟会说了一个虎头蛇尾的话来。钟毓没言语,许久——钟毓才幽幽道:“马超——此人残酷犹如冬rì冷风啊。”

    钟会笑了笑,“哦?”

    “原来如此。”

    钟毓看着弟弟越行越远的影,却是无奈的苦笑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