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夏侯惇的阴谋?

    张苞见大多魏军将校在夏侯称,夏侯衡一群猛将的掩护下迅速撤离,无一丝恋战之嫌张苞心头很是不忿,看着眼前的夏侯廉,张苞顿时心头火起

    也不问夏侯廉乃是何人,手中丈八长矛挥舞如火如风,劲道也是一下比一下狠饶是夏侯廉经百战,也是大感吃不消

    “他娘的,这厮简直就是环眼贼第二……”夏侯廉心头暗暗想到,不过——这厮却是长得颇如小妹,想到夏侯涓,夏侯廉心头又不免暗暗叹气

    一般对战沙超尤其是高手对决,那个不是提着百分之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恐怕只有张苞面前这个仁兄才会暗暗感慨吧

    就这么一瞬,张苞便是寻到了夏侯廉连绵不绝,刀幕层叠的刀势环中那一丝破绽,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张苞虎目圆睁,嘴中更是爆出一声似如猛兽的怒吼——手中丈八蛇矛更是迅如闪电扑入刀幕之中

    “砰——呲啦”

    “唔?”夏侯廉陡然一惊,手中大刀一转,想将张苞的绝命一击给挡去,可夏侯廉毕竟已经是年岁已大,体的反应能力已然不如张苞年轻气盛

    这么一瞬,张苞的蛇矛如同死神镰刀近到前,如同迅雷骤然穿过夏侯廉的咽喉,夏侯廉左手狠狠抓住咽喉上的蛇矛一双虎目瞪得老大狠狠看着张苞似要吞了张苞一样!

    一滴一滴的嫣红血液更是掉落在地,发出嘀嗒滴答的清脆响声

    张苞冷笑了几声,面无表抽回蛇矛,目光更是睥睨看着远处独眼怒意滔天,一股股杀意爆出的夏侯惇,嘴角咧出一丝冷笑手中蛇矛更是斜挑矛尖那残留的血液,似深深刺激到了夏侯惇的心头

    “弟兄们,随我杀——”张苞蛇矛一舞,便策马去追正在缓缓撤退的魏军军阵——

    “三弟——三弟,为兄对不住你了”夏侯惇低低的喃喃自语旁的夏侯衡和夏侯称对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眸中的愤懑和担忧

    “叔父——”夏侯称嘴唇蠕动了数下终是呐呐开口,而这个时候夏侯惇也早平复心,望着夏侯称大手一摆,声音低沉道:“你们勿要担忧于我

    阿衡,阿称,你们是我夏侯家族最为出色的佼佼者,接下来的计划——你们得给我争口气叔父在看着你们,无数魏国百姓也在后面看着你们”

    “此战关乎我大魏的生死存亡”夏侯惇深深看着夏侯称夏侯衡

    “汝父在西面又抽不出手,我大魏北疆又是不宁,将如此重担将与你们,似太重了不过凡吾家男儿,且能退缩?故而——叔父只能狠心了”

    夏侯称和夏侯衡默然不语片刻后,夏侯称才幽幽道“叔父您说的不错——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再言如叔父所言,凡魏国男儿,岂能退缩?叔父放心,吾等不成功便成仁!”

    夏侯惇独眼微阖,嘴中却是道:“魏延,本将此次要你付出代价”

    一场混战!以魏军,汉军两败俱伤而落下了序幕然而从真实况来说却是魏军伤亡更大一些

    因为魏军这边死了魏国重将,夏侯廉!

    不过汉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在乘胜追击的过程中,张苞被夏侯衡,夏侯称兄弟合战,三人混战,张苞落入不利地步,魏延大军杀到,而魏军大将张颌,高览伏兵骤出,死死缠住魏延

    但魏延凶猛,以亲卫八百义阳武卒为首领着中军一营生生杀出张颌,高览两大名将的铁桶,从而破了夏侯兄弟的陷阱,救出了半步踏入了阎王的张苞

    汉军大营中军

    一片肃杀之气弥漫着,此刻的中军大帐内,却是略微沉闷众人的目光看向主位那个伟岸的躯只见那人双眸微阖,脸庞略有发白

    显然,受伤不轻

    许久,主位那人豁然睁开双眸,看着单膝跪地的张苞,语气淡然道:“张苞,你可知罪?”

    “末将——知罪”张苞脸庞肌不时抽动,躯一袭黑甲确实被赤色所染红让人看了却是不为之敬畏

    魏延深深叹了口气:“兴国,有时候猛打猛冲——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尤其是战争一味的冲锋——只有掉入敌人陷阱当中”

    张苞低低的应道:“是”

    …………

    月高风黑,杀人夜——

    此刻汉军大营近至五里处,正有着大股魏军于此盘踞

    “张将军,此次袭击汉军主营就交给你和高将军了”夏侯惇磨蹭了一下面颊,便是冷漠的说道

    “是将军”张颌闻言便是欣然应道不过转瞬张颌便是略有担忧的说道:“将军,咱们这夜袭……以那魏延的能耐怕是……”

    夏侯敦闻言却是冷冷哼道:“魏延不傻,本将就笨么?”

    夏侯敦轻声道:“还有…此次咱们来业夜袭汉营的目标本就是为了试探而已……”

    “好了,时辰不早了,咱们还是行动吧”

    夏侯敦轻声道

    “是”张颌,高览见了夏侯敦如此说也不再劝说反正出了事,不是有夏侯惇顶着嘛?反正要是出事,追究责任明皇帝也怪不到自己头上来

    夜……静悄悄的

    此时时间不知不觉流逝,秋季的夜晚的微风中带着那么一丝凉意,顺着衣领而下可让人陡然打一个寒颤

    而此刻汉军大营内,还有一队队将士在咬牙巡逻,以免敌人陡然趁时夜袭

    不得不说,魏延带兵大战的确很有一麾下将士也畏于魏延虎威而忠诚职守远处张颌和高览见了这个形都是心头一沉

    这个形,要想成功夜袭——怕是不太可能啊

    就在他们踌躇是不是派人再去和夏侯惇言说利害之际,夏侯惇却是派人传信,全军猛攻——张颌,高览心神一震

    全军猛攻?

    张颌和高览越发糊涂,暗叹夏侯将军这是走啥大棋呢?然摄于夏侯惇的威势张颌和高览只得暗暗将疑窦压下,二人对夏侯惇亲信低声回应道:“是”

    很快,在高览,张颌的率领下,大批的魏军如同蚂蚁搬家一般密密麻麻地潜行,旁——只有秋风微拂草丛的萧瑟之音

    很快,魏军便是潜伏在了汉军大营不到五百步的位置张颌,高览两个魏军大将还有连同手下麾下一二十个神箭手,虎目闪电般扫掠巡逻的汉军士卒,握着的巨弓的两只猿臂也是轻微暴起犹如随时待人而噬的猛虎

    “就是现在行动——”

    张颌眸子一凝,陡然轻喝,话音刚落,张颌便是弯弓箭,骤然朝在箭楼上的汉军将士

    “咻咻咻——嗖嗖嗖——”

    一支支羽箭陡然破空而去,陡然一瞬汉军的巡逻队伍十之**都被措不及防给

    “敌人夜袭?”

    残余的汉军将士懵然看着左右同泽中箭倒在地上,脑海登时蹦出了这个字眼随后他们便是惊恐的爆出:“敌……”

    “噗嗤——”

    话未说完,一箭便是如同随之而来的毒蛇陡然穿透了那个汉军小卒的咽喉

    很快——张颌,高览等魏军也是很快便是清理了巡逻汉军的尸体,而且将他们的衣铠调换了出来但——疑惑的是,这批换了汉军衣服的魏军将士,却是忽然向外而去

    不知所踪……

    “儁义……你说夏侯将军心头卖的啥药?”高览脸庞露出一丝迷门颌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会儿,随后脑海便是闪过一丝精光似是想到了什么……

    难道说夏侯将军?

    呵呵,兄弟,咱们的任务就是扰乱魏延得判断,至于其他嘛,呵呵呵——不是有夏侯将军吗?

    呃…….高览骤然翻了一个白眼,但见张颌大步向前,高览也是忙的抬脚跟在后面,其后大股的魏军也是蜂拥朝着汉军大营杀去

    一时间,一个个魏军杀气腾腾虎视着汉军大营,眸子之中尽是杀机嘴角还有这那么一丝狞笑手中的利刃更是寒光闪烁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