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汉、魏初战!

    ps:拜求推荐,点击,小生拜谢!

    淯水之北,淯阳县……正有着汉国大军驻扎于此,于此偏西之地数十里申家兄弟也是领上庸三郡两万大军与南面大军魏延遥相呼应。

    汉军营地。

    中军大帐内,魏延正召集上下将校在商议军

    “诸位,此次陛下发布全国对魏的决战——只可胜利,不可失败。”脸如重枣,颌下几缕胡须的魏延眸子微阖间,只见缕缕寒芒飞快而动。

    “将军——咱们与申耿,申仪他们加起来也只有八万大军,而南阳魏军夏侯惇处可有十数万啊,咱们?”

    一个汉军小校略微皱眉的说道。

    “呵呵——放心,陛下已然决定亲征南阳,争取一举击溃南阳之敌,然后如秋风扫落叶般雷霆将魏国在中原的势力扫除。那个夏侯惇,何惧?”魏延咧嘴一笑,对夏侯惇毫无掩饰的不屑,随后娓娓说来。

    “原来如此……”

    “看来此次咱们可以与魏国大战一场了啊。”

    “妈的,也是时候和魏国决战了,老子此次铁定要将魏国小儿杀尽才能吐出心中那口郁气!”

    “……”

    这个汉军小校话一出,本来喧闹而又狂野的军帐陡然一冷。

    似乎有那么一股冷森的寒气在无形盘踞。

    “是啊,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魏延眸子微睁,口中微微而叹。

    这十年来,汉国的实力在中原三国无疑是增长最大的,没有之一。

    但实力增长,同时带来也是惨痛的代价。

    最为惨重的无疑是汉大将军,张飞而亡,黄忠,严颜,关平等一大批优秀将领惨遭毒手。

    这么多年,汉国许多将领却是联名上奏刘轩,请求出兵伐魏,为报当初之抽,一雪前耻。

    但每次刘轩的回答都让他们为之失望。

    “时机未到……”

    刘轩每每便是以这四字相告,好吧,和陛下说不通,那么便去丞相,御史,尚书令,司空,司徒他们说……

    可每次诸葛亮,徐庶,法正,蒋琬,等等重臣的回答也让他们无言以对。

    “诸位将军,我等知道你们报仇心切,可越是如此……却越是不可轻举妄动……尔等以为以我汉国一国能否击败秦,魏二国?”

    魏延等众人沉默……

    “陛下英明神武,都却隐忍不发,等待时机,尔等却不闻“秋时期,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耶?”

    魏延,文聘,赵云一等汉军将校闻而便是无奈离去,随后接下来的子中,他们拼命对麾下将士严酷训练,以图来靠此大杀魏军,扬眉吐气。

    好了,都去准备一下吧,接下来……的战斗,会残酷血腥的很。

    魏延霍然起,丹凤眼中精光暴掠,庞大的躯也似有一股无形冷风再急剧形成。

    “喏……”

    一众将校闻而应退。

    ………………

    南阳郡城治所。宛城。

    宛城,这座古老的城池,在黄昏的残阳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沧桑古老。

    宛城曾让魏军哀叹,却也让其幸运。

    宛城坐落兖州和司州的中央处,接连颖,襄城,不远处正有一条淮水漂流而过……

    宛城。

    此刻城楼上,正有一二十认伫立其上,目光深沉远眺袅袅烟雾伸起的地方。那里正是汉军驻地。

    “将军……敌军来军未稳,我们何不趁敌人做饭时候一举杀出?”

    “哼,愚蠢,。”那个魏军小校激烈的一出。站在其旁的魏军小将却是冷笑:“你想死,我没意见。”

    但你呀死还要老子陪着你?做梦,敌军主将何人。?

    汉国五虎之一,当世有名大将,岂会犯如此低级错误?

    前方的夏侯敦闻言皱了皱眉。转轻喝道:“行了,大战在前,尔等不齐心合力反而窝里乱叫……成何体统?”

    “今就到这吧。多派斥候和探子出去探风声。莫让敌人偷袭我等。”

    夏侯敦说完便是转离去。“额……”

    往昔的夏侯敦以刚烈而著称,而今夏侯敦表现种种,却是有一方统帅的风范了。

    沉稳,冷静,不为绪所扰。这若是放在数年前,夏侯敦绝对无此涵养。但经过数年的沉淀,磨合……昔的锋芒不在。

    回到郡守府的夏侯敦淡然而沉稳的神陡然一去,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暴虐的杀意。

    夏侯敦能不怒吗?

    好兄弟曹仁惨死……虽说将军难免阵前亡,马革裹尸乃是将士最好的归宿。

    但……夏侯墩就是忍不住的暴怒。

    “子孝,昔我们在孟德榻前承诺过……可你却为何独自而去呢?”

    夏侯敦独眼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许久……哽咽声不再。夏侯敦抹了抹泪痕,独眼飞掠一抹噬人的寒芒。

    “子孝,你英灵未远,且看我为你报仇雪恨……”

    夏侯敦走到案几一旁,从上摸出一柄宝剑,夏侯敦猿臂一展,只听“铮”的一声,半出的剑刃流转冰冷亮光,照印在夏侯敦的刚毅脸庞。

    不知不觉……夏侯敦两鬓也白了……但老虎虽老,余微仍在!

    ………………

    次,天空才微微破晓,几缕白云很是调皮的在天际飞舞。

    其后便是响起了嘹亮的鼓声。

    鼓声刚起,宛城魏军将士便是急剧的反应过来。转瞬间便是行动起来。睁大眸子看向远处……

    震动声越来越大。如同惊雷而动,很快……一股股黑云在云集。如若电鸣而闪。

    没过多久,大批的汉军便从驻地内走出,手持利刃,披战甲,眸子中带着一股狂的战意。

    “吼……吼……吼……”

    “汉国男儿,勇往直前……血不流干,决不罢休……”

    “哼。”棘阳城楼上,夏侯敦忽地冷笑,不待手下将士出言相问却已低喝:“传令张颌,高览,严加戒备,敌军靠近八百步强弩,重点于敌军重甲步兵和骑兵。”

    :另外……飞矛兵在敌军靠近五百步,无差别击。以抛之势压制敌军。

    另外,夏侯威领兵两万留守城内,强弩全部留给你……切记,若有敌军靠近,二话不言,即可杀无赦。

    张颌,高览,还有诸将……与我一同会会魏延那个老家伙吧?

    “诺。”

    随着夏侯敦命令的下达,数以计万的魏军如同洪流奔涌而出,朝着远处汉军将士杀去。

    片刻后,魏军,汉军便是在各自的统帅,将领指挥下,遥遥相望。

    “夏侯老贼,你竟然还没死吗?”魏延端坐一青鬃马上,冷笑的望着容貌已显苍老的夏侯惇阳怪气的讽道。

    夏侯惇眸子掠过一抹波动,嘴唇却是反唇相讥,“呵——你魏文长不死,我夏侯元让岂会先去?”

    魏延虎目一眯,暗道这夏侯惇果然不是以前的夏侯惇了,不过转念一思却是嘴角勾勒一丝笑意:“这样,才有意思嘛。”

    “夏侯元让,多说无益,你我手下见真章吧!”魏延冷声说罢便是策马横立,“谁敢上前挑战敌军?”

    “将军——某愿往矣。”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