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孙绍虎威

    嗯?陆逊皱眉看着发愣的传令兵,略带不满喝道:“还不去?”

    “呃……遵命。”传令兵回过神来,忙的擦了一把额头虚汗应了声便是跳下高台,策马朝后方而去。

    战局上的千变万化,已然将传令兵惊呆了。

    ……

    不时...传令兵便是抵达了一处隐蔽的山谷内,未进山谷,谷口突然涌出一批人影,目光凶狠、残暴看着来人。

    “何人?”

    “诸位莫要激动,俺是陆将军麾下传令兵,奉陆将军之命,前来通知田将军掩杀魏军。”

    “哦?这样啊,进来吧。”

    随着谷口士卒跟进,传令兵也是得以看见谷内形,放眼看去,谷内全是密密麻麻地人影和战马群。传令兵后背突感发凉,就在他惊慌失措之际,他便是看到了一道熟悉的影。站立在前的一将,不是他人,正是本应该在前指挥的燕军第一将,田豫。

    “田将军,将军有令,命你速速领兵出击。”

    “唔?终于要开始行动了么?”田豫眉眼一动,随即嘴角一勾:“来人,集合队伍。”田豫一甩手中缰绳,脸庞冷肃之色尽显。

    “是。”

    足足半盏茶的功夫,山谷内的大军才算集合完毕,阵型也是松松垮垮,这让一向治军严明的田豫皱紧了眉头。

    但想到他们本如此又舒展开来。无奈一叹。

    “将军,大军集合完毕。”

    忽的,一个体型壮硕,头发如同鸡窝一般的大汉袒露腹的走来,上带着一股浓浓的粗犷的气质。那双牛眼之中更是冰冷如凛冽寒风,深处更是有着浓烈的杀气在凝聚。

    不过这是这么一个铁汉,但在田豫面前,却是恭敬有加。

    田豫看了一眼那个大汉,便是道:“慕容暴,本将命你为先锋,领尔麾下之军,迂回包抄敌人背后的涿县,断魏军后路!!!”

    “慕容暴,你可千万别中途恋战。若是乱了本将军大事,就算你族长来了,本将也照杀不误。”

    “将军你就放心吧。俺做事你还不放心?”慕容暴大嘴一咧,很是豪爽的大应。

    慕容暴,不是汉人,乃是鲜卑族慕容一支脉的有名的勇士,在鲜卑族内也是颇有勇名,是个难得的悍将。

    很快,足足有近八千之数的鲜卑骑兵奔涌而出,朝着魏军撤退涿县的路线包抄而去。

    看着一波一波的鲜卑铁骑奔出,田豫也是松了口气。田豫看看左右便道:“走,咱们也去看看。”

    很快,田豫来到了陆逊一旁,与其登高而望。

    刚刚抬眼看去,便是瞧见遍野的人头在攒动,震天的怒吼,浓郁到了极点的血腥气息让田豫这种经百战的将军都大感不适应。

    可见……此战之血腥、惨烈。

    “呼——”

    田豫深深吸了口气,随后似是随意道:“伯言,此战,咱们会赢吗?”

    陆逊眉眼微动,但却没有说话,陆逊明白田豫的意思,此战,赢?

    明眼人可以看出,自从曹仁溃败,魏国便是败了,可陆逊明白,田豫话语中的深意,的确,此战赢了,可千万别忘记,曹仁后面,有一个曾经坐拥北方的大魏国,就算现在魏国惨淡,却也不是燕国所能睥睨。

    如果魏国执意要灭燕国,以现在燕国的国力还有军力,等待燕国的.....或许真只有垂死挣扎一途了。

    “国让,你再担心什么?”

    “燕汉乃是联盟,是手足,燕国有难,你说我汉国会袖手旁观吗?”陆逊瞧着田豫正色道:“国让啊国让,你只要记住,我汉国不是秦国,我之陛下不是秦皇马超。”

    “我皇不会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陆逊轻声道:“至于国让所担忧的,我想,应该完全不用担心。我皇心怀天下,区区一燕,何足道哉?”

    陆逊豪迈的话语一出,田豫轻易间却是松了口气,尽管陆逊信誓旦旦的诺言,但田豫又不是傻子,狡兔死,走狗蒸,鸟尽弓藏,是不变的真理。

    虽然田豫担忧燕国的将来,但……至少,短时间内,燕国无虞。

    “此战曹仁必死无疑,曹仁一死,对魏军,对整个曹魏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而且,我汉国数十万大军正对魏国腹地虎视眈眈,曹睿小儿若是想起大军报复燕国,那么他就得掂量掂量,能不能安稳守住他曹魏南面防线了。”

    田豫冷笑道:“伯言,可别忘了西方还卧着一头猛兽呢。”

    “呵呵——这个当然没有忘。”陆逊眸子豁然飞掠一抹寒光:“国让,你就看着吧,我皇怎会忘记那头雄狮呢?”

    看着去吧,会有惊喜的。

    陆逊嘴角一掀,一缕清澈的寒芒飞掠:“自先昭烈帝被马超所杀后,陛下就早已与马超是不共戴天的死敌,越是这个紧要时候,陛下就越对马超保持高度的警惕。”

    马超曾与曹魏联盟,共抗我大汉,然而这些年来,随着曹,曹丕两代君王的去世,曹睿政治手腕虽然老辣堪比其祖父,但毕竟是年轻,资历不够。

    马超历来又是心高气傲,自恃神勇非凡,不把人放在眼中。而且近些年来,从我大汉细探打听,马超沉迷酒色,已然不复当年之勇。

    再说,曹魏遣使去秦国让秦国出兵牵制我大汉,然马超表面同意,但实际上却是按兵不动,其意思已然昭显。这是要坐山观虎斗,做渔翁了。

    陆逊眯着星眸冷静的分析。眸子余光微微看向田豫,心里暗自打算着。

    哈哈——随他去吧,陆逊摇头晃首的说道,“咱们这里大破曹魏北军的消息传到陛下哪里,我想,陛下必然会有所行动——来牵制曹魏南军。

    陆逊一一说来,此时田豫也是说道:“如此,便好。经此一战,我燕军的确得要好好地休整一下了。

    “两位将军,你们看。”

    忽的,站在高台上翘首而望前方的士卒忽的一指前方,陆逊,田豫凝眸看去,却是只见孙绍领着旁两百亲兵死士一同奔杀,如同一把凌厉的利剑直插曹仁之所。

    “哈,绍儿不愧是小霸王之子,其威武更甚其父。”陆逊合掌欢笑,心头却是不由轻叹:“孙绍,这小子,终于成长了。”

    正在奔跑之中的曹仁忽的听见后面传来一声暴吼,曹仁不由侧目而观,却看见一个银甲将领死死怒目

    盯着自己,周中的魏军士卒全部被那个银甲将领还有周围一两百骑士给无斩杀。

    这时,孙绍又是一声怒吼:“曹贼,哪里跑?”曹仁本就兵败心头烦躁,看着孙绍不过一百多骑,自己

    旁却是有着两百多精锐魏军铁骑锐士,心头登时起了杀了这个银甲敌将的想法,一来杀了那个敌将可以

    增加自己麾下士兵的信心,二来即可打击敌人狂妄的气焰,何乐不为?

    说干就干。曹仁勒马横枪,对左右亲兵怒吼:“先斩杀了那个敌军再撤退涿县。”

    “喏。”

    这一两百魏军锐士乃是曹仁最为精锐的亲卫,曹仁的话就如皇帝的命令一般,不要二说。应罢之后便是提着刀甩马朝着孙绍这里奔来。

    “哈——”魏军甩马而来,孙绍见着不怒反笑,双腿再次一夹马腹,登时胯下宝马再次速度飙升,猛然奔着曹仁杀去。

    “吼——”

    孙绍长枪一摆,一道无形气劲陡然奔涌,登时就将前面数骑宰杀在地,这些骑士不愧是精锐。

    孙绍才堪堪收回长枪,他们便是组成一个小圆阵而来,兵器交加猛然劈向孙绍。孙绍眸子微微一缩,随后便是怒吼一声,手中铁枪登时如同暴雨梨花一般倾而出。

    “咻咻——”

    “该死?”再后奔来的曹仁看着孙绍如此武勇,这才片刻功夫便是将自己亲卫宰杀近四十余人了。看着远处越近的敌军,曹仁眸子飞掠一抹痛惜,随后怒吼道:“兄弟们,缠上敌军,不可后退。”

    说罢曹仁便是略略策马而退,“将军,你速速退后,这里由咱们挡着,快走——”而这个时候,曹仁的亲兵校尉也是看到了局势慢慢不利,不顾自己生死便是扭头朝着曹仁方向怒吼,而在那个校尉面前的孙绍登时冷哼:“与敌厮杀还敢分心?”

    “哼,有老子在这,你不要妄想前进一步。、”曹仁的亲兵校尉红着眸子怒吼。

    孙绍看了看正在奔逃之间的曹仁,登时便是心中灼了起来,本撇开面前这个难缠的校尉,但那个校尉早已心存死志,见着孙绍走,便也是催马上前不依不饶的缠打。

    孙绍心思不在,顿时被那个校尉杀的一顿手忙脚乱,孙绍登时恼怒不已,怒喝道:“你丫的要脸不要脸,妈的,老子砍死你。”

    孙绍怒吼,猛然长枪飙而出,如同怒吼的长龙冲撞至亲卫校尉之前,亲卫校尉眸子陡然一缩,忙的一招举火燎原,要躲过这个孙绍的一击必杀。

    然而亲卫校尉还是小瞧了猛然爆发的孙绍,孙绍长枪与亲卫校尉的长刀轰然相撞,响彻一声巨大的雷鸣。

    将周围的两军士卒搞得两耳轰鸣,昏沉不已。也就一声过后,随后亲卫校尉便是愕然发现,孙绍的一杆铁枪,已然将自己的长刀粉碎,从而轻易地从自己咽喉刺出。

    孙绍冷冷瞧了一眼那个校尉,脸庞冷厉的抽出长枪,孙绍冷笑一声:“想跑?”

    看着曹仁离去的地方,孙绍也是勒马朝另一处奔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