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斗阵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

    “……”

    徐盛,毋丘俭,牵招,丁奉等汉,燕大将的怒吼声传来。魏军军阵之中再次哗然。

    “许升。许升——徐盛,徐盛??”

    “丁奉,丁承渊?”

    “果然这样啊?“

    魏军中,一众将校低声私语,豁然间,曹仁陡然虎目暴睁。“糟糕——中计了。”然而不待曹仁出言相试,魏军

    军阵便是飞奔一骑。

    “徐盛小贼,你家文平爷爷来战你。此次某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告慰我家哥哥在天之灵!”

    此人正是文钦之族弟,文平!文平蓟县侥幸逃生,但也负重伤,犹以脸庞上那道狰狞的疤痕为最。

    不过这么一来,更加增加了文平的威势。胆小之辈者见着文平此等脸面据都是心头惴惴。很是不安。

    “哈——原来是你这个小子。”

    徐盛猖狂大笑:“小子。你哥哥都不是你我的对手,何况你乎?”

    “贼子休得如此猖狂!”

    文平声到,随后人便已至。一道惊人地刀浪随之而至。劲道其大让人变sè。徐盛也是此道好手,不然怎能能进汉国十良将?

    徐盛不敢大意,忙的也是挥舞起大刀与文钦厮杀了起来。

    两片刀光不断,喝声厉吼更是不绝于耳,徐盛,文平这边厮杀的痛快淋漓。难解难分。

    丁奉也自行找上了张燕。

    然而毋丘俭,牵招这里确实无人问津。这让这两个来自燕国的大将好生郁闷加不忿。

    他nǎinǎi的个熊,徐盛这丫杀的舒坦,凭啥老子就要在这呆凉?妈的。毋丘俭,牵招越想心头就越不平衡。

    不过牵招xìng沉稳,心头虽不舒服但还是可忍耐。然而毋丘俭这厮就不管那么多了。当即眼红的怒吼道

    “魏国的兔崽子们,谁来和你家毋丘俭爷爷来过过招?让你家毋丘俭爷爷这把骨头子舒坦舒坦。”

    “……”

    “妈的,魏国独霸中原,难道就没一个好汉,全是孬种?”毋丘俭这厮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而为,语气不善而且专拣不好听的说。果不其然,此话一出,魏军军阵内被毋丘俭这话掀起了轩然大波。

    “……”

    “大将军,某愿出战。”

    魏军统军大将秦朗悍然出战,手中一柄流光枪如一道道流光一般闪逝,霎时迷幻。

    “呵——秦朗,你小子想找死,那么老子就成全你。”毋丘俭嘴角绽起一丝冷厉的杀机,手中战刀猛然如弯月而出,猎猎劲风猛然笼罩不远处的秦朗……

    “大将军——某愿出战。”

    “大将军,我去也!”

    “……”

    一声声低吼在魏军军阵之上响彻,然而这并未能让魏军统帅曹仁感到欣慰,反而而是由衷的不安。骤然不等曹仁发话,魏军军阵内,猛然奔出近三十骑,冲着曹彰,徐盛,毋丘俭,牵招,丁奉等将奔去。

    “哈——好不要脸,欺我燕国无人乎???”

    燕军阵内一将吆喝,随即便是也有十数将奔出,朝着魏军将领杀去。

    “糟糕!该死——好狡猾的敌军。”

    曹仁目光略加yīn霾,虎目之中夹杂着一丝愤怒。此刻曹仁已经是完全的看破了敌军的yīn谋。

    “斗将,斗阵,斗兵。”

    何解?这真真实实就是敌军的一个yīn谋,可笑自己还笑曹彰无知,天真——因为,敌军就想在斗将上一逞威风,将自己这边重要将领给解决掉。

    将领都没了,你有兵又有何用???

    将兵将兵。

    统帅无将,何以调动麾下兵马。?何况还是庞大的十数万大军???无将领的指挥,曹仁就算是有通天之能,也只能空叹无力!!!

    可事发展到了这个份上,曹仁现在除了认输——也别无他法了。相比大量将领死亡。曹仁丢一点脸面,那又算得了什么?

    曹仁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便朝左右喝道:“传令——鸣金,招前方将士回阵。”

    “还有,摆阵。”曹仁说此话的时候,目光陡然锐利了起来:“咱们斗将虽然败了一阵,但咱们还有金锁八卦阵——咱们一定要一举将敌军挫败。”

    “诺——”

    随后左右便是传令下去,魏军军阵中旗帜飞扬,鸣金声骤起。

    在前奋力厮杀的三四十位魏军将校听的,俱都是策马回阵。曹仁治军极严,闻令而不知进退者,就算你没死,你丫的也得死。

    “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一鲜血的曹彰怒吼,随后铁枪翻腾,如若一阵阵银蛇乱搅,骤然间,便是有着数位魏军将校惨死枪下。

    曹彰杀完数将后,这才抹了一把脸庞上的鲜血,等着血红的双目扫着左右,此间,徐盛也是收刀驻马而立。同样的——徐盛也是一鲜血。

    侧也是倒下了数具尸体。

    徐盛凝眸看着远远而去的那道影:“文平,你大兄并未死……”忽的,徐盛骤然大喊,只见,远处而奔的文平虎躯陡然一震,随后便不管不顾一头栽进魏军军阵。

    片刻后,毋丘俭,牵招还有残余的燕军三四个将领相视。

    此番斗将。陆逊,田豫他们就是看中魏国此时无甚大将。故而才挑起此番决斗。

    成果是丰厚的,同样代价也是惨烈的。

    燕国十五员将校,最后剩余四五个,其中一两个还受了重伤,奄奄一息。

    曹彰,徐盛,毋丘俭,牵招,丁奉他们也都是满伤痕,他们武勇高不假,然而同样他们也是人,面对数个,甚至十数个敌将。他们也是一番手忙脚乱后,故而采取以伤换命。

    虽然上鲜血流淌着不断,但曹彰,徐盛他们那个不是经百战的勇士。?这点伤对他们来说就是蚊子叮了一口。

    “哈哈,痛快,痛快。”毋丘俭仰天长嗥,眸子之间上尽是嗜血的光芒!

    牵招脸sè微微煞白,不过神也是轻松地笑道:“确实痛快。这一战,不枉此生。”

    曹彰哈哈大笑,手中大枪挥舞如飞:“大家如此对孤,孤来rì定当不会辜负尔等。”

    “燕王,你可是千金之躯,快去治疗一下。”徐盛此时适时的插话道:“咱们斗将之上赢上一场,乃

    是意料之中的事了。”徐盛一顿,“不过——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了。”

    徐盛一双虎目直勾勾盯着远处那魏军军阵不断变换的阵型。显然——魏军此时,也是在摆着一个威力非

    凡的大阵。

    “唔——文向说的是,走,咱们回阵。”曹彰生xìng粗犷,但却不是鲁莽之辈。曹彰当即收拾了心,脸

    sè肃然说道。

    “诺!”

    毋丘俭,牵招,徐盛还有另外数名燕军骁将应诺而回。

    此刻,燕军军阵前。

    陆逊远处观望魏军那不断变换的阵型。

    “曹仁,就由我来和你玩玩。输赢。在这一战。”

    陆逊嘴角一掀,“来人,去看看田豫将军,看看他,准备好了没有。”

    “是。”

    片刻后,一个骑士飞奔而来,单膝跪地说道:“禀报将军,田将军回报,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将军号令

    。”

    “好。”

    陆逊说道:“一切就等曹仁的战书了。”

    未让陆逊等多久,曹仁的战书便是送上。

    信上写着:“本将已摆大阵,尔等敢来赴死否?”

    “呵,口气当真狂妄。”陆逊淡淡一笑:“传本将之令,徐盛领前军缓缓压上,丁奉且与本将率中军随行,与前军相互

    照应。”

    “左翼毋丘俭,右翼牵招,遥相照应——”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