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斗将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

    “斗将,斗阵,斗兵!”

    曹仁听罢忽的冷笑,虎目中的神sè尽是对曹彰的不屑。

    “呵呵——本将还以为是啥呢。”曹仁冷厉一笑:“既然你小子想玩,那么本将就陪陪你。”

    “小子,就由本将来告诉你——做人不要那么狂妄,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逆贼,你准备好了吗?”曹仁很是不屑的说道。

    “莫说孤未曾提醒你,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哼。”曹彰现在也懒得和曹仁这厮浪费口舌,扔下一句便是一拨马腹往后方军阵而去。

    燕军军阵,中军。

    陆逊正和一个七尺俊秀的将令谈笑风生。

    “伯言。唔——看来大王已经谈成了。咱们也该行动了。”

    这个俊秀将令正是曹彰手下第一将,田豫!

    行,咱们就会会曹仁。陆逊轻笑!

    两人策马出阵,临至阵前便是分开各自准备——陆逊策马到了阵前曹彰一侧,看着曹彰那一片肃杀的面孔,陆逊便是说道:“燕王——是时候露面了!”

    “好!!”

    曹彰听罢顿时便是狂的磨蹭了几下虎掌,随后猛然一蹭胯下骏马,如一道虹光飞掠。

    不时,至两军阵前后,曹彰便是驻马怒吼,“曹彰在此——尔等可敢与我一战???”

    “曹彰在此,尔等可敢与我一战!!!”

    声若惊雷,远处的魏军将士都是清晰耳闻,曹彰的威名可是在魏国响当当的一片啊。就连曹魏的五子良将对曹彰也是赞言不断,曹彰本人更是名列八虎骑之一的存在。

    “咕嘟……”

    “丫丫的,鬼才去和那个武痴打呢。”

    “……”

    一声声低声窃语在骤然在魏军军阵之中响起。军阵之中的曹仁乍听,脸sè骤然沉了下来。虎目yīn霾的目光在左右将领之内巡视。

    却见一个个魏军将校却是低垂着脑袋,虎目狠狠看着黄巴巴的泥土地,似乎地下有着什么稀罕宝贝一样。

    “废物——魏国养你等有何用、。??”

    曹仁脸sè铁青,终是忍不住猛然出言怒喝。曹仁骂后,一众魏军将校只感觉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

    “魏国泱泱大国,难道却都是一群王八蛋,懦夫吗?”曹彰不知怎地,心底却是一阵难言的感觉,曹彰走马舞枪,嘴中不停地咆哮怒吼:“真是丢人——难道魏国百万之众,

    却无一人是男儿乎?!”

    “尔等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到底,是何道理?咹???”

    “吼——黄须儿休得猖狂,某家牛刚来战你……”

    曹彰是曹家老三,因为脸上长有黄-sè的胡须,故称“黄须儿”。黄须儿善shè御,膂力过人,手格猛兽,很是凶猛。

    牛刚长得一副猛将之状,腰圆臂粗,一双牛目瞪得老大,长八尺——手持双戟,重达竟七十多斤。牛刚乃是先魏武帝曹cāo近卫将典韦之外甥。

    牛刚自小父母双亡,跟着舅舅典韦,十数年如一rì,一武勇传自舅舅典韦,神勇当自不凡,不过牛刚虽勇,却自知不是曹彰的对手——但,曹彰如此藐视之魏军,牛刚不战

    也得出战。

    “阿刚——莫要莽撞。”

    魏军军阵之内一将面露惊sè,神sè焦急。此人正是典韦长子,典满。典满与牛刚是堂兄弟,交自是也是不凡!

    “大兄,咱们怎么办。”另外与典满相似的年轻将领皱着眉说道。

    “先看看况再说!”典满两道浓眉蹙着说道:“二弟,咱们准备准备,一旦阿刚况不妙,咱们就算是坏了规矩,也得救下啊刚。”

    “恩。”

    典满弟弟典存也是点了点头,神sè肃然应道。就在典家两个子弟严阵以待之际。

    牛刚和曹彰也会碰面。

    “哈——牛刚,孤未想到竟是会与你一战。”曹彰嘴角一撇:“你还是回去,你不是孤的对手!!”

    “某当然知道,但为了大魏国之荣誉,我牛刚定要与尔一战。”

    曹彰神sè一肃,“既然如此,那么就来。”语落,曹彰便是一拨马腹,人马合一径直上牛刚,其速度,让人反应不过——牛刚自对上曹彰就早已集中最大的注意力对付曹

    彰。

    曹彰一动,牛刚也随之而动。

    一道枪影,两道戟影猛然撞上,“咣——”一声巨大的声响,一股股无形的劲道传自曹彰,牛刚上,曹彰冷笑一声,铁枪仍自挥舞如毒蛇一般搅动。

    牛刚却是闷哼了一声,连人带马退了三四步不止。

    “再来!”曹彰怒吼。昔rì的交早在牛刚出战之时,已然消磨殆尽。此刻——两人只是两国敌将。

    要想罢手,必须有一人倒下。

    牛刚也是牛目充血,不管上的伤势,猛然怒吼,手中的两支铁戟如同两道乌光飞逝。随后,牛刚与曹彰便是战的难分难解,枪影叠叠……戟影飞腾。

    远远看去,就是如同一团银光和乌光在交杂融合。

    魏军军阵。

    典满额头冒着虚汗,典满同样是深得典韦真传,可典满却不是练得铁戟,而是大刀,典满眼里不凡,虽然牛刚,曹彰两人啥的难分那解,可典满知道——其实,牛刚已经处于

    下风了。

    已至危急。典满猛然一拨马腹,同时大喊:“二弟,上。”

    “吼——”

    两骑奔涌,典家兄弟朝着曹彰杀去,不时,典家兄弟便是杀到曹彰面前,典满、典存怒吼一声,两柄大刀豁然架住曹彰的大枪,“阿刚——速速回阵!”

    牛刚停下手来,牛目血红一片,上更是鲜血流淌,脸庞之上更有着一道狰狞的枪痕。

    “阿满,阿存,小心——”

    典家兄弟的到来,曹彰也是随之罢手,看着牛刚离去,暗暗道,“阿刚,此次就算你我交一决。”想罢,曹彰目光扫着典家兄弟:“典满,典存?”“若是你们的老子来

    ,本王二话不说,定是退避三舍。而你们嘛,呵呵——送死吗?!!”

    曹彰语气轻蔑,很是对典家兄弟不客气,典满,典存气的脸sè发青。的确,典韦一代猛将,可典满,典存虽然学的典韦真传,可奈何先天不足。难以成为继典韦的那样高度、

    “妈的,叛贼——要战便战,休得逞口舌之利。”

    典存怒吼一双虎目气的赤红,典满也是脸sèyīn沉的拔刀相向。

    …………

    呵呵——欺我燕军无人乎?

    陆逊轻笑:“毋丘俭将军,牵招将军,徐盛将军,丁奉将军——尔等也去玩玩。”

    “诺!”

    燕军大将毋丘俭,牵招早就不满了,奈何曹彰王命在前,又有陆逊、田豫军令在后,二人不得不耐着xìng子看下去。今陆逊话语一出,二人骤然策马而出。

    徐盛也是持刀奔腾而出。

    马如龙,刀似虎,一片银光飞掠。

    “徐盛在此——尔等谁敢一战。”

    “毋丘俭在此,尔等魏军鼠辈——还不速速领死?”

    “吾乃牵招,尔等还是束手就擒——”

    “丁承渊在此,尔等还不跪首?”

    “……”

    数人先后而出,随之几声怒吼随之而出,声若雷霆,顿时惊得魏军军阵之中魏军将士一片惊骇。

    “啊——那是毋丘俭??”

    “我靠。牵招出马了???”

    “徐盛?徐盛是谁???”

    “丁承渊??难道说??”

    “……”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