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斗将,斗阵,斗兵!

    大帐内,曹仁略微定了定神。一双虎目闪着沉着老练的光芒。倏然——片刻后,曹仁却是忽的笑了起来。

    “哈哈——”

    “呃???”

    “……”

    “大将军为何发笑?”终是不久,一员魏军大将便是忍不住问道。

    “为何发笑?”曹仁笑声一止,语气轻声道:“本将当然要笑——因为……决战之机,至矣!!!”

    “决战之机?”

    大帐内,众人眸子深处俱都飞掠一抹不解。敌人增兵,于于理来说,对魏军不利,而且——从现在种种迹象来看,叛贼曹彰似与汉国联盟,而且有报显示,汉国不止数次支援曹彰大量物资粮草等,叛贼曹彰也大量将良马给汉国南运。

    可以如此说,曹彰根本无需与曹仁正面交锋,只需要侧面打击,一面拖延住曹仁这十数万魏国jīng锐即可。

    虽说中原之处,魏国也布有大量兵力。

    可汉国也不是吃素的,经过十年的黄金发展,汉国的实力早已不逊于曹魏。何况曹彰这么一反,幽州,辽东诸达近十五万魏军随之反叛。曹魏实力将大损折扣。

    不过曹睿那小子虽然年轻,可脑袋里的政治智慧和手中的铁血手腕却是不比其父差,些许地方更是犹有过之,直祖父曹cāo。徐州张辽领五万大军坐镇徐州,都徐州、青州两州之军事。虽然周瑜棋高一着,可历史上五子良将之首的张辽岂是虚名?一招失甚后迅速反应过来便是进行反击。

    一时间——周瑜和张辽这两个人,一儒将,一大将。便是在徐州地界僵持了下来。

    而南阳之地,曹睿以大司马夏侯惇为帅,领一众魏国jīng兵强将,属十万坐镇宛城,与汉国魏延,文聘等将争锋。

    洛阳之司隶之所,曹睿遵从祖父,父亲两任之命,以夏侯渊为曹魏西面之屏障,从未过多插手,夏侯渊领兵十万,督河东,并州,司隶三地军事,三地各路兵马随其调动。

    曹仁还yù说话之时,一个魏军校尉便是掀开大帐,当先走入对着曹仁便是鞠躬说道:“大将军——敌军有使者来到。”

    “哦?”曹仁忙的收拢心神,嘴角扬起一丝笑意。一双虎目盯着那个信使,“尔是何人——来本将这里所谓何事?”

    “本人嘛,燕王帐下不过一参军,来大将军您这,当然是有重要事相告——”

    “什么事!”曹仁威严看着那个信使,却发现那个信使始终是淡然处之,很是从容不迫——看来,这个家伙不简单。曹仁心头念头急转,然而曹仁注视着那个信使的时候。

    那个信使也在暗底下注视着曹仁,这个信使长八尺,着一青袍,看起来非常儒雅。那一双明眸犹如深邃的星淼。这个人——不是陆逊又是何人?陆逊也是看着曹仁,同时心头也是暗叹。曹仁果然不愧是将帅之才。单单这股气势,就非平常人可比。

    就连是陆逊自己,也不敢说——可以将曹仁玩弄于手掌之间。

    “大将军,我此次来——乃是奉我家大王的命令,给大将军你下战书的。”

    陆逊从怀中拿出一封战书,随后便是递给曹仁,曹仁脸庞神sè不变,接过战书瞄了起来!

    上面写着,三rì后,通县三十里外平野决一死战——

    曹仁看着陆逊说道:“你回去告诉曹彰,他洗净脖子等着本将去铲除了他这个曹氏不孝子。”

    “呵呵——大将军的话我定会告知我家大王,信已送到,那我就先告退了。”

    “等等——”

    就在陆逊出大帐之际,曹仁忽然叫住了陆逊。陆逊眸子陡然一眯。

    “大将军还有何事?”

    陆逊神sè如常,语气也显得轻松无比。“小子,跟本将混。”破天荒的。曹仁却是说出了那么令人惊愕的一句话。“你跟着曹彰那个叛逆是没有好下场的。”

    “且若不如跟了本将,本将看你有几分本事——此我大魏正处用人之际。你若跟了我大魏,以你之才——州郡之职定然没有问题。”

    “州郡?呵呵,我还以为大将军会以九卿之位相邀呢。”陆逊淡淡一笑道!

    曹仁听罢,眸子也是微微一眯!随后便是说道:“九卿??呵呵,只要你能力足够——不要说九卿,就算是三公。本将也会上禀我家陛下!”

    “呵呵——多谢大将军好意了,多年前,我不过是一个寒门子弟,略有才学,除此之外,我可以说是一无所有——很是落魄。”

    难得遇见燕王,燕王赏识我,故而我才有今rì之成就。逊闻,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大将军——若今rì,我因为眼前之利而叛燕王,那么——大将军会安心吗?大将军会相信一个反复无常之人吗?”

    陆逊紧紧相问:“大将军,若是燕王真是败亡,那么逊定当叩首大将军,为大将军所趋。”

    “好——”曹仁豁然点头:“那么——本将就等你。对了。你叫什么?”

    “大将军若是破了燕王,吾自当将名奉上。”

    …………

    三rì时光,转眼便是而过。

    这rì,天空万里无云,一丝丝阳光笼罩着幽州这片大地。

    通县三十里外那一片平野。

    此时正有着两股大军对峙着。

    “子孝叔父——近来可好?”燕军大阵中,曹彰驱马上前,手中铁枪急转,嘴中朗声说来。

    声若惊雷,远远传而开。就连三里外的魏军阵中曹仁也是清晰可闻。

    “哼——”

    曹仁也是拍马上前,目光睥睨看着曹彰:“叛逆曹彰,尔若是乖乖下马投降,与某去许都面对陛下——吾还认你这个侄子,”

    “呸!”曹彰听闻曹仁此语,骤然举枪大骂:“曹子孝!”

    “你以为我是我那愚蠢、迂腐的四弟??我若是下马投降,和你去许都——我是什么下场??你以为孤不明白?”

    “曹子孝,既然话已扯开——那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咱们手中见真章!”

    曹彰怒吼着,脸庞之上不知道是因为极致的愤怒还是歇底嘶里的怒吼所导致,反正此时曹彰很是狰狞——

    “呵呵,正和我意!”

    曹仁却是冷笑。“曹彰,本将今rì就让你明白。什么叫做螳臂当车!”

    就待曹仁勒马回军之际,曹彰又是出马喝道:“曹仁老匹夫!”

    “单单冲锋陷阵也太无聊,且不若来来其他的——如何?”

    “来其他?叛逆,你想玩什么把戏,本将才不会上你的当,哼!”

    曹仁听的曹彰对自己的称呼从叔父到老匹夫心头也是一怒。到曹仁还是保持着冷静,断然拒绝。

    “哼,传闻曹仁所向无敌,今rì一看,也不过如此。”

    曹彰冷笑:“我看你那曹大将军,不如改成王八大将军算了,这样更威风啊!”

    “哈哈——”

    陡然,燕军之中,传出了一阵阵放肆的笑声,就连魏军军阵内,也是有着许多将士忍俊不

    曹仁虎目直yù喷火。

    “说,你这小子要玩啥,本将害怕你不成?”

    “呵呵,这才爽快嘛!!!”曹彰朗笑一声!“其实也很简单,不过三。”

    “斗将,斗阵,斗兵!”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拜谢之。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