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逞威。

    “嗯?”

    蓟县城下的文钦皱紧了浓眉,目光惊疑不定扫着城上城下的一切。

    “虽说事出无常必有妖。这个许升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一时间,文钦也是有点猜不准城楼上徐盛的心思了。徐盛太淡定了。太猖狂了……难道说。只是掩饰???文钦

    心头思绪急转,若多个念头更是闪逝不断——就在文钦注意拿捏不断的时候.城楼上徐盛那好死不死的声音再次懒洋洋传了下来。

    “我说文钦……你丫的是不是男人。是男人他娘的就快进,若是你丫的胯下没那鸟货就趁早他娘的给老子滚蛋……省的老子空白欢喜一场……”

    “扑哧——”

    徐盛这丫的话的确够狠,一下便是狠狠扎中了文钦心坎,“许升……你他吗的才不是男人!!!”

    “哈——我是不是男人去问问你家婆娘……对啦,你家婆娘昔rì也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大闺女,怎么一下加了你这个窝囊货”

    徐盛摇头晃首的叹息:“可怜我那又过一rì夫妻之实的颖儿啊——”

    “……”

    “呃——”

    “我去,这是怎么个况???”

    许升一番话陡然在魏军之中掀起了阵阵波澜,一众魏军将是都是略带可怜看着文钦……目光之中颇有怜悯。文钦如何感受不到众将士那火辣辣的目光,文琴只感觉一阵心血喷

    涌……“你——血口喷人——”

    “哈哈,血口喷人??那么你告诉我,我那可怜的颖儿为何至今无子无女???”

    站在城楼上的徐盛脸庞陡然扭曲了起来,当初若不是你他娘的的文家霸气凌人,狠心夺走了我的颖儿——

    恐怕。至今我和我的颖儿早已是幸福美满。儿孙满堂了!!

    “呀,原来事的背后还有这么一出故事啊,啧啧……”

    “那个许升也不容易啊,昔rì人被夺走……嗯,这个滋味确实是不好受——”

    “诶诶,看来那个徐升说得不假,我听说——文钦将军正妻现在麾下的确还未有一子,而且……文钦将军那个妻子——也从未露过面呢!!!”

    “真有此事???原来如此——啧啧!!”

    “你们他娘的给老子闭嘴——”忽然,一阵怒吼声传来,刚刚议论纷纷的众人看去,确实文钦的族弟文平。

    此时文平怒瞪着双眸,如若铜铃一般~~~,那庞大的虎躯正散发着一阵阵凌厉的杀气,让人见了不心头凛然,特别是文凭手中那柄带血的大枪。更是让人心头发憷,看着文平

    冷厉的目光,众多魏军军卒都是噤寒若蝉,不敢多言~~~

    震慑住了多嘴的卒子,文凭便是策马至大兄文钦一侧,颇为关注的说道:“大兄,你——没事把???”

    “咳咳——没事,没事!!”

    文钦擦了一下嘴角流出的血丝,目光看着城楼上的徐盛,冷笑道:“尔等的确是好算计——竟然将本将军的家人也算在其内,本将实是佩服得很呢。”

    文钦冷笑了一二,随后便是看着族弟文平说道:“阿平——你速速领三千jīng兵从北门而入。”

    “左军司马领三千兵马同样而入东门——右军司马亦是如此,领兵三千入西门。”

    “众将——城内凶险异常,此实吾等能料知也。故而——尔等应当议不变为万变。知道否??”

    “遵命——”

    “嗯,尔等且去。”文钦淡然说道。然而这时。文凭却道“大兄。咱们围三缺一,溜南门给敌人——那么,谁来守南门此等重地!!!!”

    “本将自守!”

    文钦双谬猛然飞掠一抹寒芒。“嘿嘿——城上之刻敢如此,就是不知到了那时,他——难能笑得出么!”

    …………

    很快,文钦带来的魏军便是兵分四路——分别涌向了蓟县四处城门。

    而魏军这刚一行动,城楼上的徐盛便是知晓了,徐盛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围三缺一?”

    徐盛不慌不忙,仔细观察。最后看到文钦端坐骏马之上,缓缓领着人马朝着南门而去。这么一来。徐盛脸庞上的笑意更是浓厚——嘿嘿,。文钦啊文钦,本来某羞辱你一番觉

    得够了。

    可瞧你这样子——似乎一番不够啊。那么——就再来一次行了。

    徐盛心思急转,随后豁然冷喝道:“传令下去——敌军东西北三面敌军入城之后。立即关闭城门——放火纵城……其后,等待敌军奔涌南门之际,吾等大军尾随其后——掩杀

    之!”

    “喏。”徐盛冷笑了几声后纵马下了城楼,不知所踪。

    蓟县南门处。

    文钦很快便是来到了城门外。文钦冷喝一声,一彪人马便是列阵儿开,严阵以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概过了奖金一炷香的功夫——从其他东,西,北三个方面陡然传来了一阵巨响。

    文钦略略皱了一下浓眉,忽然——文钦发现自己似乎有那里不对。可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文钦摇了摇头,暗道可能是自己想多了??毕竟——报显示,蓟县大队人马已经

    是离开蓟县奔增援而来田豫大军而去了。留在蓟县的不过是一群老弱病残。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一落……其他三面便是爆发起了巨大的凄厉惨叫,还有不甘的怒吼!!!

    文钦脸sè骤然大变。端坐骏马上的文钦忙问左右:“怎么回事???”

    左右也是懵懂不知,忙的派出斥候探知……片刻后,魏军斥候忙的打马而回,嘴中呼喊到:“将军——将军。”

    “大事不妙——大事不交啊!!”

    “怎么回事,说清楚点!”文琴心头虽然惊慌,却还没有自乱阵脚。忙的蹙眉轻喝。

    “是。将军,小的刚才去东城们看了看,可东城们此时已经是成门紧闭——但小的能清晰听见,兄弟们的惨叫啊——并且,从城门之内,有着浓烟而出。”

    “将军,咱们定是中了敌军的jiān计了!!!”

    “废话!”

    文钦一侧的司马,校尉俱都是白了白眼。这不是中了计还是什么???

    “麻烦来了——”就待这伙军校尉。军司马开口询问下步如何做的时候。文钦确实语气沉重地说道。“啊??”

    “啥的——”

    文钦猛然喝道:“传令下去——敢当冲击我军阵形者,杀无赦——杀无赦——”

    “杀无赦!!!”文钦猛然提着战刀怒吼。而此时,文琴旁的一众军校尉,军司马也是瞧见了不对!只因……从南门看去,许多的魏军将士俱都是争先恐后的往南门本来—

    —瞧这个架势,就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一般。

    转瞬间,已然有着成百上千的魏军将士奔出,看着严阵以待的魏军同泽,刚刚逢此大难的魏军将士便是立即奔向文钦这里。

    文钦心头惊怒,举刀怒吼:“冲击我军大阵者,杀无赦!!!”

    “杀无赦……”

    “杀无赦!!!”

    一道道喊声传出,然而那些奔向而来的魏军将士却是充耳不闻。只因为,他们的后面,还有一只恶魔、

    在他们看来,面前的魏军,使他们的同泽,使他们的兄弟。手足。、

    只有到了边,他们的生命才能收到保证。次啊能彻底的安全——

    “蠢货——废物!”

    文钦惊怒交加,下刻,文钦便是虎目瞳孔忽的放大……因为,他也看到了一队幽灵cháo流,正在随后奔来。

    当先的一人——正是城楼上的徐盛。此刻,徐盛脸sè遍布着一层寒霜。手中的大刀更是如同血芒飞掠!!!如同死神的镰刀,无宰割着逃亡魏军的生命。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