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吾有何惧?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

    就在曹彰端坐蓟县愁眉苦脸之际,曹彰将毌丘俭匆匆赶来:“大王”

    “魏军攻城了?”

    曹彰看着毌丘俭脸庞上的神心头不由一沉,忙得长而起,语气之中很是焦急、忧虑。“呃……不是不是,大王,这是汉军此次主将陆逊的书信”

    毌丘俭忙得从怀中掏出了一封火漆的信,曹彰虎目一凝,迅速的将书信拆开,一目十行的看了下去,片刻之后,曹彰的目光陡然锐利了起来。

    “好胆这个陆逊,真他娘的够胆。”

    许久之后曹彰虎目陡然暴睁,语气非常之凌厉而又杀气凛然。“仲恭,去,速速去整合虎贲骑”曹彰猛然朝毌丘俭低吼,“呃……大王,这?”..

    虎贲骑,乃是曹彰近卫军,乃是穷曹彰在幽州十数年的功夫,这才集结了近万的铁骑,不过在之前与曹仁的数战,却是损伤颇大。让曹彰好一阵心痛,这也是曹彰为何痛恨曹仁的原因。

    忒是涿县一战,虎贲骑整整付出了三千两百骑的代价,这才护着曹彰等一众将领杀出。现在蓟县之中,只余下了三千骑左右,另外三千骑随田豫左右征讨辽东。

    也是因为虎贲骑这支jīng锐的原因,田豫这才出其不意掩其不备,攻下了辽东的心脏,襄平!这让曹彰心痛之余又是忍不住对曹仁更加怨恨,虎贲骑可是曹彰的心肝宝贝,可以这么说,虎贲骑一个,足可抵上曹彰军十几个步兵。

    这怎不让曹彰愤怒?

    “去吧,听本将吩咐即可。”曹彰淡淡说道:“今夜咱们就领着虎贲骑杀曹仁他娘的一个痛快!”

    “这……是!”

    毌丘俭本想出言相劝,可见着曹彰执着而又坚定的眼神后,才软下声来。

    毌丘俭的声音迅速离去,曹彰这才再次拿起了手中陆逊的亲笔书信看了起来。“陆逊啊陆逊,你丫的可别耍本将啊本将可是把宝压在你上了。”

    书信上仅仅几句话:“燕王今夜子时,望燕王尔与吾等一同攻曹仁中军大寨,用燕王麾下王牌虎贲骑引魏军出动,用虎贲骑为之饵,让曹仁吞掉,其后再议破魏之计……望燕王慎而慎之。小生陆逊拜上”

    是夜,一轮冷月高悬天际,清冷的月华倾洒大地。

    “将军咱们真的要这么做吗?”距魏军左大营侧有着大股军队集结,正是陆逊所领的汉军。

    此时徐盛正皱着眉头看着陆逊说道。“不如此你说,能骗过曹仁这个老狐狸吗?”陆逊淡淡扫了一眼徐盛,轻声道:“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可能的。”

    “这个代价最好就是由曹彰手下最为jīng锐的虎贲骑来代替。”

    “文向,你要记住,为将帅者,为了一时利益而牺牲所有,是不值得的。”陆逊那一双星眸在月华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明亮而深邃。

    “相反,一时的牺牲是为了全局的打算……”徐盛皱眉思量片刻,那如三道刀锋的眉头豁然松展开来。“将军盛,明白了!”

    “嗯。”陆逊微微点头。其后忽然奔出一骑,陆逊,徐盛凝眸视去,正是全综。全综拱手朝陆逊轻声道:“将军燕王曹彰那有行动了。”

    “恩?看来曹彰并不完全是鲁莽武夫之辈啊。”陆逊嘴角一掀,轻笑说道。那么我们也开始行动吧,别让曹彰真的被曹仁这厮包饺子少了曹彰,咱们这次来的目的也就没了。

    “诺”

    魏军中军大寨。一队队顶盔贯甲的魏军jīng锐将士在什长,屯长,军司马的率领下,巡逻者营内……此刻魏军三里外的平地上。

    曹彰正领着麾下最jīng锐的近卫“虎贲骑”在飞速的前行。人衔枚,马裹蹄,三千铁骑如同幽灵一般悄悄而来。

    曹彰虎目一扫左右那熟悉的面孔,今rì的决定这些追随自己的兄弟们,或许就永远的要逝去变成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杀”望见魏军大营在望,曹彰也顾不得什么,手中一摆战刀,凌厉的刀锋陡然破风而出,一道电光闪过,营门被曹彰全力施为的刀劲猛然四分五裂。

    “杀杀杀”

    曹彰一骑当先,随后三千虎贲骑如同一头头嗜血的猛虎一般,怒吼着,嘶吼着曹彰领着三千虎贲骑风卷残云一般扫过。

    走过之处,满是耀眼的火光和惨叫。曹彰还有三千虎贲骑如同一道可怖的飓风,朝着曹仁所在的中军大营呼啸而至。

    “飕”

    魏军中军大营。曹仁手持一本汉国独有的书籍,《孙子兵法》研读。忽然,帐外传来一阵较杂的喊杀,还有一团火光闪现,曹仁眉头一蹙,“难道曹彰趁夜袭营了?”

    这个想法刚过,还未等曹仁朝外呼喊,帐外就传来了夏侯尚的声音:“将军叛贼曹彰领着数千铁骑袭击大营,现在朱灵将军正在领兵与其对抗。”

    “不过曹彰手下那批铁骑实在太过彪悍和凶猛,有可能就是涿县那支铁骑!朱将军来信说,是否调动左大营,右大营的大军?”

    “不可”曹仁猛然掀帐而出,目光森冷看着不远处火光闪耀,杀喊砍伐之声暴起之处,冷冷说道:“曹彰有勇无谋,但手下并非无能人之辈。此番劫营,或许就是一个yīn谋。”

    “传本帅之令后营大军连同辅兵全部往本将之中军集合,前营大军由朱文博率领缓缓后退”曹仁冷声道:“其余左右两处大营守将,张燕,秦朗,文钦三将,无本将之令,擅自出兵者,杀无赦。!”

    曹仁语气yīn冷而又杀气俨然,就连是久经战阵的夏侯尚也是为之一寒。

    “是!”

    曹彰手中战刀飞舞,猎猎劲风扫而出,将周围的魏军将士拦腰而断,大片温的鲜血飚在了脸庞上,在火光的照耀下,曹彰宛若九幽恶鬼一般狰狞可怖。

    “死死”

    曹彰此时脑海中已然只有一个信念,杀杀杀,杀他一个天翻地覆。

    三千虎贲骑紧随着曹彰的脚步,如一把巨大的镰刀,肆意收割着魏军将士的xìng命。直至中军魏军阵脚才稳了下来。

    曹仁跨坐骏马之上,目光森冷望着状若疯狂的曹彰,“命令朱灵领前军无论如何也要抗住曹彰的虎贲骑”

    “夏侯尚何在?”

    “末将在!”夏侯尚猛然一步踏出,曹仁轻喝道:“尔速速领一军断了曹彰后路,不可有误。”

    “左军司马,右军司马,尔等速速领兵配合朱将军压上。凭阵型之利,用空间狭窄来碾压敌军铁骑”

    曹仁不愧是曹魏大将军,这一手指挥就将曹彰的三千铁骑弱点给名正指出。只要过个片刻的功夫,不出意外,曹彰这些骑兵,怕是得死在曹仁的军阵之下了。

    而就在此时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

    “中军大营,有一支不明军队杀来。其战力勇猛异常,夏侯尚将军被敌军杀败而回”

    曹仁看着黑夜之中,那支敌军凶猛异常,杀的自己麾下将士连连败退。曹仁眉头一蹙:“这难道是?”

    念及至此,曹仁嘴角一扬,既然来了,那么就一起解决吧。“来人传本将将领,全速绞杀曹彰的虎贲骑,曹彰,也要给本将留下。”

    “诺”

    一夜过去,若不是残存的狼烟和魏军大营的一片狼藉,任谁也不会相信昨夜,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大战。

    “将军末将无能,让敌军救走了曹彰。”夏侯尚低头惭愧的说道,曹仁冷着一双眸子看着夏侯尚上破碎的盔甲。

    显然夏侯尚也是遇到了一个强敌。“哈哈哈伯仁何须如此?”曹仁忽的大笑:“从昨rì形来看,那股不明势力不过区区数千之人,如此吾有何惧?”

    曹仁这不是狂妄,而是自信,对于那股不明势力,曹仁心头略有猜测……不过这区区数千人,对曹仁又有何威胁?

    m.qidian.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