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坐鼎襄阳。

    很快——法正,邓艾,徐晃,吾彦,阚泽,顾雍,虞翻等一众文武大臣在汉军的严密的护卫下,迅速的来到了汉中王府。

    “大王——”

    “主公——”

    “拜见大王——”

    “……”

    一众文武大步流星走进大,便是当先朝着主位上的刘轩恭敬的行礼。

    刘轩从思索之中回过神来,目光看着自己麾下一众诸将,沉声道。“众位——今咱们遇到了比昔荆州之变更为棘手的麻烦了。”

    “唔?”

    “呃?”

    邓艾,徐晃一等军中宿将陡然皱眉,就连法正,诸葛瑾,顾雍这些俊杰也是暗自惊疑。

    “大王——难道是秦军,魏军联手要对付我们了?”邓艾这家伙脑袋不是一般的灵活,转瞬便是想到了问题的正点。

    “何止是秦军和魏军——”

    刘轩脸庞骤然沉了下来,语气有点沉重道:“就刚刚——孤连续收到了益州、荆州、寿,会稽四处的紧急军——”

    “益州,马超令麾下大将庞德领军三万兵叩阳平关——守将吴懿擅自出兵被庞德阵斩与关下,副将阎芝死守三,最后不敌庞德——被秦军乱兵所杀。”

    好在叔至紧急赶到,一番激战终于再次夺回了阳平关,现在叔至据阳平天险与庞德对峙。却是岌岌可危。孤已命不疑火速前去援救。

    荆州一线,南阳曹仁摆出五万大军于樊城一线,意似要收拢荆北之地。

    寿公瑾来报,徐州,汝南等地有魏军重兵集结的模样,其意思很是明显。

    另外再说咱们这里,秣陵——孙氏的暗地势力“刺刀”搅得江东人心惶惶,士吏不可终。如此长此以往,刺刀必成我汉中国文武心头一根刺。

    尤其是江东众多文武,更是如针在背,做事怕前怕后,如此——对我汉中国而言,百害而无一利。还有会稽,吴郡更是烽烟战火不断。

    程普,朱治这些老匹夫,当真不要脸——难道他们就对江东父老无一丝慈悲之心吗?竟然命令大军放开山越为祸乡里。

    就刚才——伯言,文则来报——吴郡,会稽郡,甚至丹阳郡些许之地都有山越的影子。

    现在伯言,文则急于剿灭山越,没有空隙去找程普,朱治这两个老匹夫的麻烦,而他们到时乐此不疲,总是找我汉军的茬子。看来这些老家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刘轩冷着脸冰冷的说道。

    “咳——大王,要末将来说——首先当务之急,还是魏军和秦军的进攻——”

    邓艾一脸肃容,那双星目之中饱含着睿智,冷静的光辉;“荆州、益州乃大王之根基所在。乃大王争霸天下之根本也——此二州若是有失,其况则危及甚也。”

    “大王——士载说的不错,江东不过之小疾也,寿有公瑾数万大军镇守,怕是无虑——”

    法正摸着稀疏的胡须冷静分析:“唔——至于秣陵城内的刺刀组织,倒是个颇为棘手的问题。”

    刺刀就交给暗影去解决吧——正好趁此次,孤想看看,到底是刺刀能力高超一筹,还是孤苦心经营的暗影更胜一层?

    刘轩冷笑,随即又是看着法正说道:“孝直,你说——孤是不是应该回襄阳坐镇?”

    “嗯——大王,此次魏军如此大动作,徐元直一人定然焦头烂额。怕是无法兼顾掌控全局——故而大王回军襄阳亲自坐镇是有必要的。”

    刘轩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垂头许久,片刻后目光便是定格在人高马大徐晃上,“公明——”

    “大王——”

    徐晃神色从容的一拱手应道。“此次孤要回军襄阳——但秣陵不可无人镇守,所以——孤想公明你率军留下,不知公明你的意思?”

    徐晃闻言神色一动,多有欣喜的意思。

    “多谢大王成全,大王放心——晃定当为大王守好秣陵之地,不让宵小窥视——”

    “好。有公明你这话孤就放心多了——”刘轩笑了笑,随即又说道。“元叹,仲翔——尔等就暂留在秣陵辅佐公明一同稳定局势吧。”

    “等局势安稳之后——孤定当封赏尔等。”

    “多谢大王——”

    顾雍,虞翻,阚泽等一众与刘轩交好的江东文武俱都拱手而应诺。

    刘轩又是微微点头:“文则和伯言就负责领兵平叛山越之乱,还有——朱治、程普那两个老匹夫不知好歹,屡屡率军与孤作对,来人——通知下去,将程家,朱家给孤控制起来。”

    “程普、朱治再不醒悟——孤不介意,江东少两个世族。”刘轩一双星眸泛着冷芒说道。

    之后,刘轩再是吩咐了一些人事安排,次,刘轩便是领着法正,邓艾,吾彦,甘宁等一众骁将乘舟回返荆州。

    …………

    徐州,彭城。

    “将军——淮南有周瑜在,切不可妄动啊——”

    一个着青衫的儒生朝着一个黑甲魁梧将领劝说道。

    “哼——鲁子敬,你怕那死周瑜,老子可不怕。”那个黑甲将领豁然转,凝眸看去,只见那人上泛着浓郁杀气,可却只有一只独眼。

    这两人,正是曹心腹将——夏侯惇。另外一个,毫无疑问,正是先东吴大都督,鲁肃,鲁子敬无疑了。

    夏侯惇独眼微阖说道:“再者,你一再劝说本将等等,等等——等个。你看看……看看,汉军不过半月就将合肥城给破了。”

    “你之前是怎么和本将说的?合肥城城高墙厚,东吴有数万兵马,还有大批东吴骁将——并且粮食足够支撑一月有余。孙权那厮支撑一月毫无疑问。”

    可今呢。结果呢?鲁肃啊鲁肃,老子看你也是当过一国之都督的人。想来你的智慧应该不低啊?怎么本将怎么看你——都不怎么厉害呢?

    鲁肃闻言陡然老脸一红,张了张嘴,却化为一声空叹。

    “夏侯将军——这个,是鲁肃高估了那孙权了,想不到孙权拥有数万大军,并且以合肥城之坚固连半月都未曾守住,这——实在是出乎鲁肃意料啊。”

    “哼——出乎意料,出乎意料。你能不能说点新奇的词?”

    夏侯惇怒气哼哼的说道。鲁肃闻言再次老脸一红。

    “好了——本将不想听你的废话了,退下吧。”夏侯惇不分多言,便是大手一摆,鲁肃脸庞横一抖,眸子深处有着浓郁怒火涌现。

    但终究——鲁肃还是忍住了。有道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是,将军,那鲁肃先行告退——”鲁肃很快便是退了下去。出了大厅,鲁肃抬头望着天际浮云,宽厚的脸庞上却是浮现一丝落寞!

    难道——我鲁肃要终此一生毫无作为了吗?

    哎,鲁肃自哀自怨许久,最后化为了一声叹息。走错了路,做错了决定,这——又怪得了谁?

    大厅内。

    夏侯惇本是一副怒气难当的脸庞突兀的怒气一敛,脚步轻移至主位,股猛然坐下。独眼陡然出一道寒芒看着左侧的屏风后。

    语气淡漠而又透着一丝森冷。

    “仲达,你在屏风后听了这么久,说说你的看法吧?”

    伴随着夏侯惇声音一落,一个青衫儒生便是从屏风后转出,定睛看去,不是江陵与刘备,刘轩交手的马达,又是谁?

    原来他,名叫,司马仲达!

    “呵呵——元让将军,依懿看来,这个鲁肃,的确不简单。单单从昨与将军的一番见解来看——此人的目光,不在公达先生之下。”

    “哦?”夏侯惇神一动。

    不在荀攸之下,荀攸是谁?这可是魏王曹的谋主啊。

    司马懿看着夏侯惇思虑的模样,很是识趣的拱手告退,“仲达且慢——”

    “唔?”司马懿停下脚步,躯不动,而脑袋却是往后一扭,疑惑的看着夏侯惇,夏侯惇独眼陡然飞掠一抹隐晦的寒芒。

    “呵呵——本将想仲达今夜前去安慰一下那个鲁肃,莫让别人晓得我夏侯惇不知好歹,怠慢了世间俊杰才好——”

    司马懿一愕,但随即便是应道:“是,将军!”

    接触鲁肃,这个司马懿求之不得呢。司马懿满心欢喜的同时,夏侯惇却是满心的杀机澎湃。

    司马懿,狼顾鹰视。此人可用,不可重用,万不可让其独自掌管军权——夏侯惇忽的想起了曹临行前与夏侯惇的吩咐。

    “司马仲达——莫要本将发觉你的野心,不然老子先为孟德斩了你这个祸害——”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