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苟延残喘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

    周瑜冷着脸看着芍陂被决堤后,芍陂之水如同一头头恶鲨一般,呼啸而至,将吴军数万将士无淹没吴军将士被洪水席卷。

    凄厉的惨嚎连绵不绝

    有道是,来得快,去的更快许久,洪水趋于平缓,但一眼望去,洪水足足有三尺多高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周瑜放眼看去,漫漫泽国中,尽是人头。周瑜再是冷喝道。“命令,吾彦领两千铁骑杀出切记,务必要捉住吴军主帅鲁肃。”

    “诺”

    远处的一处略高的山包,鲁肃驻马于此,洪水骤然来到,鲁肃丢下大军独自而跑,其貌也是颇为狼狈,鲁肃看着周侧被洪水所浸泡的土地。之前还是一片田野。今儿却是无边的泽国。

    鲁肃叹了口气道。“是本都督大意了竟未想到敌军会使如此毒计。”

    “大都督,这不是你的过错,怪就怪敌军太狠毒了。”吴军悍将潘璋来到鲁肃侧,听着鲁肃的轻叹,忙说道。

    “哎,败就是败了。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鲁肃一摆手,旋即面容露出苦笑。“只是咱们这一败,东吴元气大伤啊。”

    鲁肃这话明显是往轻处了说,这何止是元气大伤?

    东吴大后方,三吴之地,除会稽郡外吴郡,秣陵等一众多处要地俱被汉军所占。孙权余下的两万大军也是兵无战心。将无战勇。

    虽有两万之众,却不异于土鸡瓦狗一般。

    这几来,鲁肃在夜深人静的shíhòu,都在反转碾侧,都在不停思量。为何强大的东吴之国,会被曾一度水军丧失的汉国给败了呢?

    论战舰,东吴乃是汉国十数倍。论水军精锐,东吴是汉国十数倍。论国力,东吴更是不必汉国差一分一毫。

    然而这是为何呢?为何总屡屡败在了刘轩之下?此事为何?难道是我东吴将士不用心,不用命吗?

    最后鲁肃得出,不知东吴不如人家汉国,而是刘轩的心机还有手段,都比孙权高超一筹。如甘宁,陆逊为何反叛?

    此时的鲁肃略一思量便是可推算的出。原来早在数年前甘宁,陆逊便是已然与刘轩达成了某种约定。

    如数月前甘宁tūrán反叛,汉,吴真正意义上第一战,因甘宁的反叛而导致大败陆逊。接手东吴大军。数万大军在甘宁大军面前总是差了nàme一筹。

    难道真是汉国那批新式战舰太厉害了?可厉害也厉害不到哪里去啊真正原因是。这是陆逊搞的鬼。

    一个智者要想悄无声息间,弄点蹊跷,弄点破绽太简单不过了。当然这个演戏的敌将也要配合才行。但陆逊和甘宁的演戏当真是天衣无缝。

    汉军连战吴军柴桑,湖口,虎林,南陵四战损失过半,然而东吴更是伤亡过半。

    看起来,两边是两败俱伤,然而东吴一向以水军为豪,今天汉国竟然可以迫东吴至如斯可想而知。汉国的实力如何。

    还有出现在三吴之地的那一支汉军,任鲁肃如何想,也未尝想到这支汉军,是如何避过长江上东吴防线出现在三吴后方的。

    难不成是慢慢渗透,随后集结的?

    任鲁肃如何想,也不zhīdào,在大海的东方有一座岛屿,名为夷洲,现叫台湾。夷洲,只是一个传说有这么一个dìfāng,可谁也不zhīdào,是否真正有。

    “大都督”

    这个shíhòu,监军的孙瑜赶了过来,看着孙瑜丢盔弃甲的狼狈模样,白净的脸庞上还有这几道污泥,

    “仲异,我军况如何了。”

    鲁肃忙朝孙瑜问道。“大都督好在我军将士都熟悉水,但仍损失近三千多人,还有数百人不知所终更兼这洪水阻隔,现都分割在各处。”

    话音刚落,一阵呜咽的震隆的声猛然从远处传来,大地因此也是骤然颤抖了起来,似乎万千兵马在极速而奔。

    这震动声响起的shíhòu,鲁肃的脸色都巨变了起来,这个声音,鲁肃并不陌生,昔破寿的shíhòu,魏将张辽曾领着其麾下八百狼骑猛然杀出。

    那个shíhòu的震动与现在无二差别,只不过,现在比那个shíhòu更加来的迅猛。

    “糟糕敌人骑兵来了。”鲁肃骤然惊骇的大叫。“潘璋速速集合大军往寿城撤去。”

    “孙瑜,你领着大军抵挡敌军片刻切记,莫要死撑。片刻即可。”

    鲁肃吩咐完后,便是领着zhōuwéi亲卫往寿死奔。鲁肃相信,只要回到了寿,不管如何东吴还有救。若是寿都丢了。

    东吴当真是无力回天了。

    周瑜看着不远处东吴大军有序撤退的模样,看那方向,正是寿

    “寿么正好。”轻声说罢,周瑜又是冷喝道:“去告诉吾彦解决了面前之敌,尾随吴军其后,不用多言,给本将军杀杀他个昏天地暗”

    周瑜话语之中带着浓烈的杀伐之气,这,根本不符昔的江东美周郎的。不过如周瑜所言,昔的江东美周郎已死。现在的周瑜,不过是舒县周公瑾罢了。

    周瑜此刻少了一分儒雅,却多了一分杀伐果断。

    无形之中,让周瑜更添了一分气质。

    …………

    合肥。

    此事笼罩在了浓浓的霾当中。郡守府中,孙贲正向堂上一人汇报。定睛看去,却是吴王孙权。孙权此刻沉个脸庞听取着孙贲对合肥的势。

    “你说数前,合肥受到了汉军袭击,合肥被水淹后,汉军并未展开攻击?”

    孙权皱着眉看着孙贲说道。“是的大王。”孙贲苦笑。“大王末将因此也深感不知,却是不知为何。”孙权皱眉思量许久,也是不知汉军打的shíme算盘。

    但孙权一想到数前在秣陵城下的那一幕,孙权就至于吐血,对陆逊,顾雍一众人等深恨痛绝。

    “陆伯言顾元叹,虞仲翔尔等竟敢背叛孤,尔等记住了,莫要让孤逮着了,要是逮着了老子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死不能”

    孙权忽然脸庞狰狞,语气怨毒的怒吼道。

    原来数前,孙权从前方战场濡须口撤下,以叔父孙静为将,率一众东吴骁将并一万大军于芜湖要塞阻隔汉军甘宁部的攻击。

    芜湖要塞自孙权搬到秣陵之后,就开始动工至今,也算是坚固的一座堡垒了。

    孙静又是孙权叔父,而且孙静能力不俗,孙权便是很放心的领一万大军顺水而下,直秣陵,而到了秣陵后,孙权却是发现

    秣陵。易主了。

    城头上那一面面汉军旗帜,还有一杆‘刘’字王旗迎风而

    孙权心头的怒火再次蓬升,不顾zuǒyòu将领的反对,悍然指挥一万大军对秣陵南面石头城jìnháng攻击,孙权曾是秣陵城的主人,深知秣陵的优劣。

    然而直至石头城,看到了守在石头城的那个清瘦而又俊秀的青年将军。这个青年将军正是陆逊。等孙权质问陆逊之时,陆逊坦然相告孙权得知差点没吐血而亡。

    “大王陆逊这是最后一次如此尊称您了。”陆逊长而立在城头,看着策马的孙权,淡淡道。“大王你应该怀疑过末将吧。”

    “不错末将屡次败在甘宁手中,不过是演一场戏罢了目的就是要损耗东吴的军力和国力。”陆逊平和而又悲哀看着孙权。

    “孙权本将对你悲哀的是,这么久,你竟然毫无知觉,这让陆逊确实对你非常之失望本将送你八字,优柔寡断,多疑内忌”

    自开战,吕蒙失败被俘起,你就注定失败了,其实你有翻的机会可是你把翻的机会给弄没了。孙权你曾是我的大王,nàme就由陆逊再建议你一条吧。

    北遁合肥吧,联合鲁肃一同,或许还有抗衡我汉国之机不然,你就等着灭亡一途吧。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