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离间!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等等小生拜谢!

    ###########

    “哦?孝直有何妙计?可速速道来”

    刘轩不由的对法正所言的计策产生了浓郁的兴趣,吕蒙虽说不是合格的帅才,可却是顶呱呱的将才啊昔rì历史上,奇袭荆州便是留下了浓厚的一笔。

    让盛极一时的蜀汉帝国走下了下坡路。就是因为荆州失陷少了荆州这块北伐中原的跳板,益州独木难支更何况,最后自家老子被陆逊那家伙一把火烧的麾下大军十去仈jiǔ。. .

    如此一来更是雪上加霜。惨不忍睹。

    “正之计策无非间也”

    法正笑了笑,脸庞上带着一丝轻笑说道。“正闻吕蒙与陆逊乃东吴两颗新星然尔陆逊背后有东吴四大世族之陆氏为后盾吕蒙则是一介白,虽能力非凡,但东吴政权一向是以麾下四大世族为先”

    “故而陆逊一直压吕蒙一头吕蒙想来也很是不忿,从今来看,鲁肃率军北上吕蒙统军留驻陆口,为东吴西面最高统帅。”

    “这足可见孙权已然对麾下那些世族略有打压了。”法正星眸微阖,轻笑道。“正闻大王赤壁之间曾孤独行江东也会过那个陆逊?”. .

    “呃……是有这么回事!”刘轩微微点头。

    “那么一来,事就简单多了大王,若是咱们现在暗地议论陆逊与大王书信密切而这一切正好被吕蒙得知呵呵,不知吕蒙会作何感想呢?”

    刘轩心头一震,目光惊愕看着法正,暗道丫丫的难道法孝直知道了我和伯言的约定了?可这……不像啊。刘轩目光仔细盯着法正看。

    “呃大王,您盯着正看是因何?”

    法正被刘轩盯着全不自在,忙得出声说道。“哦,这啊,无事无事孝直此计果是妙策,只是”刘轩说着脑海中也是迅速思虑了起来。

    要是真如法正所言,那么势必会将陆逊给拉下水。那么一来陆逊未曾得知消息,以孙权的心xìng,怕是不会轻易放过可以打压陆逊的机会就算不明着来,可孙权背后可是有着一支暗势力刺刀在侧呢。

    刘轩不得不谨慎。陆逊可是刘轩将来灭吴的一颗重要棋子。更何况此时陆逊已然负高位,若是因此而……可刘轩转念一想陆逊负高位,会不会因此而……

    一时间,刘轩眉头陡然紧蹙了下来。而这个细微的动作却也未曾瞒过法正那双锐利的双眸“难道大王有何难言之隐?”

    法正一时也是略微蹙了蹙眉。

    “尔等先行退下吧孝直留下。”刘轩忽的说道。很快,一众文武便是哗哗的离开了大厅,只余刘轩,法正两人。

    “大王可是有何忧虑?”法正看着刘轩皱眉不语的神便是拱手说道。“是啊,不瞒孝直东吴陆逊是孤……”刘轩留下法正便是因为要告知其原因。

    其二刘轩也是得要和法正商议一二。

    许久,法正便是清楚了来龙去脉。“这么说大王已在东吴埋下三枚棋子?”

    “是的陆逊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近些年陆逊在东吴混的风生水起所以孤心头有点吃不准了……”

    法正也是略微皱眉,对此事感到了棘手。不过许久后眉头便是松展开来,嘴角也是再次流露一丝笑意。“大王陆逊若是心属东吴那么陆逊早将大王秘事告知于孙权了。”

    “而台湾,甘宁俱都相安无事那么只有两点可说,那就是陆逊对孙权并不看好,如今登得高位一乃更好的庇护陆氏,二则是将来大王东进伐吴陆逊也可如甘宁一般,利用手中职权助大王一把”

    “嗯那么,孝直你说那离间之计是否还要进行?”

    刘轩话锋一转,目光炯炯看着法正,法正眉头又是一蹙,眸子光芒闪烁。良久,法正才嘿嘿一笑。“进行怎么不进行。”

    “大王若是陆逊连这小小的离间之计都对付不了,那么陆逊便是空有其名,不值得大王如此重用而且,正以为,离间之上,还可加上两人”

    “哦?那两人?”

    法正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甘宁,贺齐”

    “恩?孝直此是出于何种考虑?”

    法正脸庞一肃,低声说道。“大王甘宁曾与大王一同赴江夏共杀陈孙,张武。有过长时间的接触以孙权的心xìng,再加上大王你刚才所言孙权背后有一支唯己所用的暗势力”

    “这不难调查出甘宁的过去甘宁早先被周郎赏识,后又被鲁肃引为麾下大将自江东之猛太史慈故去,甘宁实可为东吴第一将也。”

    法正忽的冷笑:“贺齐乃是孙策期间大将,被孙策引为心腹孙权连番打压,已是引得孙策一番旧臣心头暗自不满而今如是弹出贺齐与大王串谋以孙权的xìng格,定然是先下手为强。”

    “因甘宁,贺齐乃是东吴重臣,孙权定然不敢明着来只要孙权一动手,大王,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法正笃定的说道。“甘宁乃豪爽之辈虽然进东吴不过两三年,但受周郎,鲁肃两任都督的重用,与帐下那些武将也是关系不错贺齐更是有孙策旧臣的相护”

    “只要孙权一动手,咱们就把甘宁,贺齐之事闹得沸沸扬扬,最好搞的收不了场哼哼,到了那个时候,孙权,吕蒙自己中的苦果,就自己去吃吧。”

    刘轩听了法正的计策之后,忽的却是连指法正说道。“好一个法孝直真乃天赐孤之陈平啊”

    “大王缪赞了”法正谦逊笑道。

    “哎,孝直不必过谦。”刘轩摆摆手,随后朝外说道。“来人去将吕蒙带来。”

    …………

    “进去吧,我家大王正在里面等你”

    几名血卫押着吕蒙进了偏说道,吕蒙昂首进入其内,本想当着刘轩席下一番文武对刘轩一通臭骂,解解心头怨气。

    可进入了偏之后,却是不见一人,这让吕蒙愕然不已。吕蒙皱着眉头走到了大厅zhōng yāng,而此时吕蒙却是听到了一道隐晦的声音。

    “陆逊……宁……贺?”

    吕蒙陡然皱紧了眉头。“刘轩为何提到陆逊?还有,宁与贺是谁?”一团一团的疑惑涌上了吕蒙心头,吕蒙目光忽的一扫主位上的案几。

    虎躯忽的一震。那双眸子也是狠狠的一缩。

    因为……他看到了三封书信,而且是三封从东吴而来的书信那三人,吕蒙并不陌生。因为他们正是……陆逊,贺齐,甘宁。

    “宁,贺,莫非指的就是甘宁,贺齐?”

    吕蒙目光忙得一扫周围,见到无人之后,忙得将案几上的书信折开一看。这一看却是看着吕蒙稀里糊涂,然而这么一来,却是更加加深了吕蒙心头的疑惑,吕蒙眸子之间更是闪烁着惊疑不定。

    因为这三封书信无一不是普通的问候。聊聊家常叙叙当年的友

    “事出无常必有妖陆逊,哼老子终于也捉到你的把柄了。此次老子若可回到秣陵定当在主公面前揭发你的真面目”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