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白衣渡江,闪电袭陆口!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等等小生拜谢!

    ###############

    东三郡,上庸郡!

    此时的上庸城已然有着大股汉军赶至这里。此刻的郡守府之中。

    刘轩,周不疑,邓艾,吾彦,张任等一大批将领聚集在这里。俨然是一副出兵荆州的架势。

    既然出兵荆州,刘轩对益州也是有所布置。. .

    如吴懿领兵一万守阳平关。陈到领兵两万坐镇南郑,调度汉中郡各处兵马。李严率兵一万镇守阆中,泠苞,邓贤为副将。孟达、马忠领兵一万守江州,李恢为副将,诸葛亮则赶回成都坐镇,与刘巴,郑度一起总览政务,为刘轩出征调度一切。

    “义举,此次咱们名是北上威胁南阳而实则却是暗度陈仓,顺汉水而渡襄阳。”

    刘轩看着申耽笑着说道。“为了大计能够实施所以义举你肩上的担子不轻啊此次元直会留下与你一同,望你们能合作无间”

    “大王放心,末将定当尽全力配合周将军定然不拖大王后腿”

    “好有了义举你这话,孤就放心了。”刘轩呵呵一笑。说罢刘轩便又说道。“新式战舰全部出发了吧?”. .

    “已然分批驶往荆州应该有个十几天便可抵达荆州”此次随军军师法正便是轻声说道。“不过大王,此次咱们动静太大。”

    “且若不谈东吴动静如何只单单南阳曹仁,就不是好惹的主。”法正拧着眉头看着周不疑说道。“所以元直你这之间,必须把握一个度才行。”

    “至于这个‘度,多大以元直你的头脑应该难不倒你吧。”

    到了最后法正也是笑着说道。“孝直所言不错此时咱们无法两面作战若是因此引起了我们汉军与魏军大规模的触碰,那么势必将影响到我们对东吴的计划”

    “那么得不偿失所以,元直,你要慎之再慎啊”

    刘轩听得法正说后,也是醒悟过来忙得朝周不疑叮嘱说着。“呵呵大王放心,此事不疑心头已有计较。曹仁此人,咱们也和其打了几次交道不疑还是清楚其人的。”

    “曹仁面对我和魏延将军,三将军两面出击,定是以不变为万变。”周不疑笑了笑,说道。“只要我们给曹仁适当的压力即可想必曹仁也不会太出格。”

    “嗯,此个就由你去把握元直,孤就将东三郡这路交给你了你可别让孤失望啊”

    “是,大王”

    ########

    长江水面上。此时正有着三十数艘“商船”在杨帆破浪的前行。船上的甲板上,有着一个白衣青年束手而立,眸子明亮看着远方

    沉思且深邃。

    “大……公子。”

    刘轩瞪了一眼那名血卫,遂即淡淡说道。“何事?”

    “公子前面不远便是进入吕蒙的防线了还有公子,将军让我告诉公子,陆口城附近却是多了很多烽火台而且最近防备特别严”

    “哦?”刘轩闻言眉头一蹙,神略微一动,遂即嘴角却是一掀,“是嘛?看来吕蒙那个家伙的确是个奇才若是能收其为己用,那就太好不过了”

    “告知张任,无孤命令,将士们一律不可擅自出舱明rì清晨便是袭击陆口。活捉吕蒙之时让他好好准备准备”

    刘轩神sè凛然吩咐说着。“喏”

    “吕子明历史上东吴大都督,四英之一,呵呵”

    次rì,天空刚刚放白,初生的旭rì悬挂天际,那温和的阳光倾洒而下,长江水面上却是呼呼的作响,一波一波的水浪在拍击着……

    而此时,距离陆口城不远,却是出现了三十只普通的运输船。

    而船内却是有着将近三千jīng锐的士卒,都藏匿于船舱之中,无令不得上甲板露面。而在甲板上摇橹、扬帆的船工水手,则一律不带甲胄,穿普通人的衣服,即所谓白衣。

    要说吕蒙这家伙这一招烽火台的提防措施,确实是够绝的,不过嘛,这对于刘轩而言却是不成问题因为历史上吕蒙就是曾用一招“白衣渡江”,轻松破解关羽苦心经营的长江“烽火台”防线,此刻刘轩所做的,只是简单的复制而已。

    打着商船名号的船队,在进抵吕蒙防区之后,沿途烽火台的巡哨根本没有任何jǐng觉,在收了刘轩汉军贿赂的况下,都任由船队靠岸,结果所有的岗哨,包括站岗的军士,都尽被突袭而出的刘轩汉军收缚。

    “公子张将军来报敌军外线岗哨已然全部清除”

    “恩。”刘轩微微点了点头。遂后目光瞟向不远处隐约可见的陆口城,轻声说道。“传令下去,后面大军将陆口城外围东吴水军绞杀不可漏掉一人,少了一人,孤唯他是问。”

    “喏”

    而此刻,陆口城中,吕蒙还在悠闲喝着小酒,一边拿着书籍点评着。吕蒙浑然不知此时陆口城外刘轩的动静,因为吕蒙很自信,或者说,很自傲。

    吕蒙自信在这么多烽火台之下,不管刘轩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都无法瞒过自己的眼睛。自傲却是为了自己能想出如此奇计而开心。

    这一杯酒刚刚下肚呢,忽然一名亲兵却是惶恐而入,口中还大呼小叫道:“将,将军,大事,大事不好了,敌……敌军……敌军已经杀到城外啦”

    吕蒙一听这话,便狠狠瞪了亲兵一眼,嘴中训斥道:“好好说这青天白rì的,哪里奔出的敌军?”

    “咕噜”似是吕蒙的轻喝起了作用,那名亲兵顺了口气便是忙道。“将军是刘轩的大军杀来了”

    “呃”吕蒙眉头一皱,遂即便是喝道,“你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刘轩那厮不是在东三郡要北上与马超合击曹魏吗?怎会出现在陆口?”

    那亲兵见自家将军不信,扑嗵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惶恐的叫道:“将将军,属下没有胡说啊,外面真的突然杀到好多汉军,而且还有打得是刘轩王旗啊。”

    “嗯?”

    吕蒙知道自己亲兵不会如此与自己开玩笑,吕蒙心头一沉,难道……可自己不是布置了烽火台吗?怎么会吕蒙来不及细细琢磨,忙得赶紧放下酒杯,不及披挂就直奔陆口城头。

    还刚待上到城头之时,却是见到城外敌兵无数,火光冲天,不知从哪里杀来数支船队打着刘轩旗号的军队,吕蒙放眼看去,少说也得有一两万之众……一两万汉军猝不及防的击破了自己布置在江畔三千江防水军,轻易的夺战了水寨和百多艘战船。

    “怎么会这样?刘轩不是在东三郡吗?这支汉军怎么进抵城下的,沿江的烽火台呢,他娘的他们眼睛都瞎了吗?为何不放狼烟汇报?”

    一连串的疑问,让吕蒙顿时处于呆愣的神态之中,许久之后,吕蒙这才反应了过来。吕蒙看着敌军登岸朝陆口城飞奔。忙得拔剑怒吼。

    “关闭城门,快关城门。”吕蒙眸子都红了,吕蒙恨,他恨啊吕蒙或许至死也不会明白刘轩这一白衣渡江的妙计,其实也是出自于己手!

    若是吕蒙知晓了,也不知神会如何的jīng彩?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