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两王相会!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等等小生拜谢。

    ##########

    这场宴会终以曹cāo满含怒火的离席而草草的结束很快的,曹cāo的两条命令便是飞速的传播开去。

    命令夏侯惇退守新野等待下一步的指示命令驻扎宛城周侧的魏军,全军准装待发随时开拔樊城

    樊城! . .

    站在城头上的魏延凝眸看着远处魏军大营。虎目之中有着疯狂。魏延凭着万余jīng兵和樊城的坚固足足抵挡了夏侯惇所属的魏军近二十天有余

    之间二十天,发生了多少次战斗?这个魏延已是记不清了。

    这之中,樊城曾有多次差点易手,但通过魏延还有麾下最为jīng锐的八百健儿的惨烈厮杀樊城,还是牢牢地把握在了自己手头

    二十天来,魏延一刻都不敢耽搁,每天能休息的时间都不超过一个时辰。

    魏延虎目之中血丝漫步,眉宇间有着掩饰不了的疲惫,然而目光却依旧明亮无比忽然,魏延发现远处魏军却是在拔营往后撤去,看那模样似乎是往新野的方向。

    “嗯?那夏侯惇怎会无故而撤”

    . .

    魏延百思不得其解。然而过了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刘轩的一封信却是让魏延恍然大悟。

    半个时辰后。

    魏延带着些许亲卫站在了樊城城门口,等待着刘轩的到来片刻之后,魏延便是看见了骑在一匹光泽鲜白,浑无一丝杂毛的神骏白马之上的刘轩!

    刘轩当先策马而行,其后一大批文武重臣亦趋亦随张飞,吾彦两位师徒更是如临大敌,提起了十二分jīng神来

    魏延注意到了刘轩之际,刘轩也是注意到了魏延!

    刘轩脸庞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胯下的卢马也微微朝前而行片刻后,刘轩便是到了城门之处停下,甩蹬下马。

    “文长好样的,孤果然没有看错人”

    刘轩语气温和,目光颇为欣慰的说道。“末将魏延,拜见大王大王严重了,若无大王赏识,就没有今rì魏延。”魏延却不管什么,忙得拱手而下的说道。“文长,走”

    刘轩听罢也是轻笑一声,遂即便是拉着魏延往城中而去。

    一路走过,刘轩止步于县衙。放眼望去,满城疮痍。樊城之内十之五六的房屋被拆卸当作守城物资樊城虽然守下来了,然而却是苦了那些百姓

    “来人传孤命令,樊城的百姓此战中损失的财物一概加倍赔偿”

    刘轩微微叹了口气,随即便是下令说道。“喏”

    ######

    就在刘轩来樊城的第三rì,曹cāo也是领着数万大军赶到了新野。

    这rì,午时时分。曹cāo便是领着侧的虎卫军直入新野县衙。

    县衙大厅。

    此次南下主帅夏侯惇正在大厅之中连连怒喝,大骂魏王侧有jiān佞小人作祟,导致错失大好良机,军国大事岂可儿戏?

    “哼那么你是在说孤人老无用了么?”

    一声冷喝突兀响起,将夏侯惇的话语生生止住。夏侯惇也是一怔,随即便是听出这道声音来自何人。夏侯惇忙起下来,脸庞上惶恐看着厅外。

    果不其然,一道影正伫立其外,那双眼睛正冷冷看着夏侯惇。

    “夏侯惇好大的胆子啊你竟敢背后议孤?”

    曹cāo哼了一声大步流星走进,直登主位当即便是朝夏侯惇开炮说道。“魏王息怒末将,末将这不是被气糊涂了吗。”

    “要是魏王还不解气,那……那就将末将吊起来打一顿好了”

    夏侯惇此时也被曹cāo的气势给吓得心惊胆战,一时也是不敢轻言妄语。

    “哈哈哈”

    看着夏侯惇那无奈又憋屈,更是郁闷的模样,曹cāo心头的那股闷气,也终是随风而逝。

    “元让啊,你当孤真是老糊涂了?”曹cāo说着摇头无奈一叹道。“孤让你撤退也是有原因的啊”

    夏侯惇浓眉一蹙“不知魏王是出自何因?”夏侯惇此语问得很是直接,要放在一般如曹仁,曹纯,曹洪这等出自曹氏宗族的曹家子弟,也是不敢如此直言相问。

    然而他是夏侯惇!

    曹cāo笑了,由衷的笑了!多久了?多久没有人与自己如此说话了,曹cāo心头感慨的自问。

    “刘轩小儿出兵了”曹cāo轻声说道。“刘轩小儿来信,威胁孤说,子孝,子和,子丹俱都在其旁孤这也是没办法啊。”

    “孤若不退步,子孝,子和,子丹,甚至是文烈他们都会有危险所以,孤,不得不如此啊”

    曹cāo无奈的说道。一向刚烈的夏侯惇闻言也是沉默了下来。

    “魏王,我”

    看着夏侯惇如做错了事的小姑娘一般,曹cāo没好气的说道。“行了下次别那么暴躁即可。”曹cāo说着又是说道。“孤手书一封,等下派人传与刘轩小儿就说孤三天后,与其平原相会”

    很快的,随着曹cāo在轩纸上一番龙飞凤舞后,交给一个小吏就让其去了樊城。数个时辰后曹cāo的书信便是出现在了刘轩的案几之上。

    刘轩微笑着将曹cāo的手书拆开仔细看了起来,须臾功夫刘轩嘴角一扬,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了。刘轩抬头看着那个被吾彦吓得两股乱颤的小吏说道。

    “你回去跟你家大王说刘轩,随时恭候他魏王的大驾但,切记,莫要玩什么把戏,他的兄弟子侄全在本王的手中呢”

    等着那名小吏退去后,大厅内的一众文武便是好奇问曹cāo信上写着什么!刘轩也没隐瞒,便将曹cāo的手书递了下去让手下文武游览。

    一圈之后,刘轩手下文武也是无声笑起。周不疑更是轻笑。“看来曹cāo老儿是真的怒了呢!”

    “可不是要我是曹cāo,也得怒!”

    “……”

    刘轩笑了笑,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封信上。

    “刘轩小儿三天后辰时,孤在樊城东面三十里平原之地与你一谈”

    很快,三天的时间转眼弹指而过这天清晨。刘轩在刘武,武飞,徐鹏,周灿四人所属的三百血卫还有吾彦,张飞统领的五千jīng锐大军朝着与曹cāo约定的地方缓缓前行。

    而在三十里外的一处平原之地,此时已然有着一队兵马正在此处,一面巨大的旗帜迎风而立,一个偌大的‘曹’字引人侧目!

    旗帜不远三米的地方,曹cāo正坐在毯子上,面前有一案几,上面摆着佳肴,美酒然而此时曹cāo却是没有心

    因为此时离约定的时间,过去了整整一个时辰有余就在曹cāo怒火处于边缘之际,许褚突然赶来在曹cāo耳畔说道。

    “大王刘轩小儿来了”

    “嗯?”

    曹cāo赶紧凝眸视去,果然,不远处一杆大旗也是迎风飘,上面的‘刘’字如巨龙一般鳞爪飞扬

    很快,曹cāo便是看见了当先刘轩的影。

    剑眉星目,俊秀的脸庞,八尺躯,上透着一股青chūn活气,曹cāo反观自己,却是一年不如一年有一股英雄迟暮的感觉。

    一时间,曹cāo突然担忧了起来自己的子嗣当中,曹昂最得自己真传,然而却是早亡二子曹丕文不如子建,武不如子文。

    这自己子嗣当中谁可抵挡住刘轩?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