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荆州危局(九)

    ()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等等等小生拜谢!

    ##############

    关中,长安城。

    亲王国的大司马府却是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元直呵,你好大的胆子呀。”

    庞统本来要出门去秦王府为出兵之事商议一二,这还没出门呢,就遇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哈哈士元,别来无恙乎?”

    一个材壮硕,浓眉大眼的大汉朝庞统笑道,语气豪爽又正直。然而这个大汉如此魁梧的材,理应披铠甲才是然而他却是穿着一袭青衫。

    看起来,似乎很是不协调然而穿在他上,却是多了一股豪迈的气度。

    “托你的福,统好的很。”

    庞统无视了徐庶的打趣,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说道,“元直不辞辛苦来到长安不是找统这个好友讨几杯酒喝,叙叙旧那么简单吧?”

    庞统见得好友徐庶来到,一时间也是不急着去找马超了。遂即便是在大厅主位上坦然坐下,将腰间的酒葫芦拿在手中咕噜噜喝着。

    徐庶见得庞统这个模样也是讪笑了一下,遂即也不管庞统如何,便是当直在左首坐下,徐庶笑眯眯看着庞统说道。..

    “我说士元,你不会像孔明那么抠门吧,好歹庶从益州历经千辛万苦赶来你不表示一二?”

    说罢徐庶便是直勾勾看着庞统手中的酒葫芦,显然徐庶也是被美酒馋嘴了。徐庶虽为谋士,但骨子里却是豪侠的xìng子。

    放不羁,豪迈耿直。

    “去,你们大王开得一间偌大的群英楼,里面有成千上万的上好的美酒你好意思来统这讨酒喝?”

    庞统登时便是瞪起了眸子朝徐庶喝道。“嘿嘿”徐庶见得庞统如此不忿的语气,顿时便是一笑,“士元,你不会真如不疑所说那样……”

    “停停不疑那小子跟你说什么呢。”庞统顿时声音也是大了起来。眸子也是瞪得老大看着徐庶。徐庶见得暗笑不已,但脸庞上却做苦思冥想状!

    “不疑说你当时喝着美酒要来西北择主他一气之下就……然而你就……”

    庞统听着徐庶老大一会就就的,心头顿时火大。“就你个老头赶紧说正事,你此次找统来,有何事?”庞统斜了一眼徐庶,突然怪笑道。

    “元直你不会是在刘轩那小子手下混不下去了,要来统这混混吧?”庞统说着突然面sè一顿,“元直要是你真留下来,某不敢说保举你丞相之位但以你的才能三公之中必有你一席之地。”

    “哈哈士元你当真也舍得下本钱啊三公,啧啧真是让某心动啊”

    徐庶轻笑着说道。“可是马超此人神勇过人但却目光短浅且脾xìng暴躁乃是吕布第二。况且马超,可曾是枪杀先王先王与庶有知遇之恩。”

    “徐庶怎能投靠如此之辈呢?”

    徐庶摇头断然说道,“士元,此事就不要再提了今rì徐庶此来,乃是奉我王之命来与秦王谈一笔买卖。”

    “嗯?刘轩,买卖?”

    庞统顿时来了兴趣。“啧啧刘轩之父刘备被吾王枪杀,按理说应是不共戴天才是而今元直你却说,与我王谈买卖?”

    “元直这,算不算自我矛盾呢?”

    徐庶闻言却是断然摇头说道。“士元,尔此言却是差矣”

    “窃闻为兴复汉室,将血海深仇暂搁一旁,此该当要如何之勇气?尔吾王却是先天下人之敢为先。”

    “如此大智大勇之人注定了乃是超越秦皇汉祖的雄主诸如曹cāo,孙权之流只能算得上偏安一隅的霸主而已”

    “终有一rì吾王当提军扫灭之”

    徐庶那浩而又豪迈的话语让庞统心头一震,很快,庞统便是摆正心态,哈哈一笑,“继续如此不知刘轩想与我王作何买卖?”

    “曹孙连横,吾王想与秦王合纵而对”徐庶一字一顿道,“再者,吾王想秦王出兵宛洛,给曹cāo最大压力”

    “哦?元直我王出这么大的力气,刘轩不会想坐享其成吧?”

    面对庞统的玩味笑意,徐庶却是坦然一笑,“我王当然不会让秦王白白耗费钱粮不知,用并州作为答谢秦王出兵之礼,可好?”

    “嗯?”

    庞统面sè一变,眸子陡然变得凌厉起来,“此言何意。”

    “嗬士元勿须如此吾王只想将侵犯荆州之敌退去,而秦王若想扩大疆域,那么无非是司隶与并州耳”

    庞统却是冷笑道。“如果我说吾王想打益州呢?”

    “那么某就只能告诉你损兵折将一场空”徐庶也是冷笑望着庞统。“未必刘轩刚平定益州不过几月,而且益州境内大部具是以前益州官员某只须几下离间,益州必乱”

    “哈哈哈士元啊士元,你怕是小看吾王了吾王若是不放心张任,严颜,张松,郑度,刘巴等那么还会将偌大益州如此放心交给他们吗?”

    徐庶目光熠熠盯着庞统,嘴角微扬反唇相讥道。

    “哼那你说,你怎么拿并州答谢我王?”庞统冷笑。

    “一条致胜之计。可速下并州”

    徐庶当先说道。“秦王以一军往长安北行,绕行河东郡边缘皮氏,临汾,北行霍县,后进军并州腹地太原郡然后重用当地豪强世族,用其稳定民心。”

    “在后用重兵守卫并州几处关隘则,并州可下也”徐庶轻声说道。

    “再加一条我王出并州偏师数量不得过多,也不得过少而且,出击司隶大军又要声势浩大”

    庞统伸出食指说道。“所以曹cāo从樊城退军后刘轩必须抽出一军侧翼攻击南阳威胁许都让曹cāo无法率所有大军支援西线。”

    “可以”

    “那如此元直,随我去见吾王吧”

    #######

    “嗬”

    一道猛烈的劲风骤然劈至,刀未至,凌厉的刀锋却已然印入了周泰眸间,周泰瞳孔猛然一缩,遂后全气力灌入手中战刀之中。

    猿臂青筋如道道蚯蚓蠕动,脸庞上因气血涌动也是一阵酡红,骤然,关羽的青龙偃月刀以至,周泰猛然低吼一声,战刀迎风而上,悍然与关羽的青龙偃月刀来了一次硬碰硬的接触。

    “咣”

    周泰忽的猛然连退了五六步,从手中战刀的劲力才因此卸去了大半,但还是有些许劲力从战刀上传入了周泰腹之间。

    一时,周泰只觉自己五脏六腑陡然被巨锤锤击了一下似的,陡然一口鲜血喷出

    远处的关羽此时也是浑鲜血上更是有着多处伤痕,鲜血如泉水般汩汩流淌而出但相比之下,之前东吴众多骁将,今还能再战之者,却是只有甘宁,周泰,陈武,吕蒙,黄盖等将而已

    关羽再次击退周泰,看看周泰的模样,显然是丧失了战力,关羽横刀而立,那双丹凤眼满是寒光,嘴角扬起的冷笑却是让人恼火。

    关羽此时也不好受厮杀近大半个时辰自己三千将士,已然不是投降就是被杀就连刚才不久。

    自己的心腹将,周仓也被敌军丁奉,徐盛二人合力斩杀关羽盛怒之下,青龙偃月连闪三刀,丁奉,徐盛顿时如受重击,吐血而退

    要不是关键时刻,吕蒙,甘宁相救的话,丁奉,徐盛或许就该命丧黄泉了

    “关羽你能如此,也该觉得自豪了”

    吕蒙冷眼看着关羽冷喝道。旋即便是冷声下令。“弓箭手准备”

    骤然,顿时就有着成千的东吴弓箭手上前,一下,挽弓拉箭,闪烁着森寒杀机的箭簇更是直指被围中间的关羽

    “杀放箭!”

    “咻咻咻嗖嗖嗖”

    顿时,一支支箭矢如流星一般猛然朝关羽杀去,关羽见得虎目一缩,下刻手中青龙偃月顿时飘舞而起,在周围闪逝起了一圈圈铁幕。

    道道箭矢飘逝如流星shè向铁幕叠影,然却如一颗小石子尽湖泊中,未曾引起多大波澜已经束手一旁的甘宁见得关羽气力不减反增,顿时大叫,“不好关羽这厮突破武道境界了”

    “快一同出手将其斩杀”

    甘宁说罢,略一思量便是将手中“紫鲸断浪刀”丢至一旁,将缠在腰间的那道银sè铁链解开

    “铮,飕”

    铁链一出,陡然响起了尖锐的破风音铁链的那头尖刺,更是如毒蛇吐信,让人不寒而栗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