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荆州危局(六)1/2

    ()    ps:祝大家端午快乐,大家多多吃几个大粽子,另外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

    第十五rì。秭归城。

    一杆偌大的‘刘’字大旗迎风而扬。

    大旗橙底红字,上面龙纹遍布,除了刘轩外,天下又有何人?

    秭归城上。. .

    一道魁梧的黑sè影与一白衣青年并肩而立。

    许久,刘轩目光才从远处那魏军营寨收了回来。转头一顾那道黑sè影,脸庞上也略微浮现了一丝微笑,“三叔,考虑好了吗?”

    此个魁梧的黑sè影正是张飞无疑。张飞是昨rì傍晚率军抵达秭归,然而那时张飞却发现秭归以被占领。张飞起初还以为是魏军……心头甚为焦急。

    不过其后便是发现秭归城外十数里却是有着一支大军驻扎至此。经过张飞派出的斥候多次确认和核实……张飞才知道。

    刘轩,来了!

    “炎浩,大兄真是……那么说得吗?”

    张飞虎目忽地瞪着刘轩,似是想要看出刘轩的不对劲。是父亲临终前亲自交付。父亲中了马超强势的一枪……负重伤从而引发了旧伤。经过医工多方治疗,却还是不治亡,刘轩眸子忽地泛起了水雾……张飞闻言默然。. .

    良久……张飞才道,“炎浩,尔二叔与我都将一女许给阿斗……所以……”

    “三叔何须纠结于此?”刘轩一笑。“三叔你只要将一义女嫁给二弟就是了。”

    张飞闻言陡然醒悟了过来……暗道,炎浩说得是阿。亲女是女,义女也是自己女儿阿?

    反正自己也只说将小女儿嫁给阿斗……收个小点的便是,反正将来可是炎浩当家……谁敢多言王上家事?

    想到此处,张飞心头郁结陡然松开来……“炎浩……本来此是你等兄弟之事,三叔不该多嘴,可……”

    “三叔,我明白你想说什么……放心吧?孤的心没有那么狭窄古语有云,心狭隘者,何以怀天下?

    “好,炎浩,三叔此次必然支持你……”

    “三叔,此时荆州已然处于危及之秋,一个不慎。就将万劫不复阿。”

    “所以……”

    刘轩说着眸子定定看着张飞,“所以……孤要荆州完全的指挥权和掌控权……

    “厄……这是应该的!”张飞此时已经是下定决心跟刘轩了……当然是唯刘轩唯我独尊了。但随即张飞又是轻声道。“炎浩。三叔没问题,可你二叔……”

    刘轩微微一笑。“二叔讷?孤会处理的。”

    “此时……三叔。孤要三叔助我完全控制住襄阳……一人也不许跑掉……”

    “好!咱们什么行动?”

    张飞低声说道,“还有,那股魏军咋办?”

    刘轩未曾答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前方……

    “元直,子协,巨违,河愁,尔等切莫让孤失望吖……”

    …………

    此刻的东三郡,上庸郡治所建始城。

    上庸,新城,魏兴并称东三郡

    而此时的建始城郡守府。

    却是欢歌载舞……一派欣喜之状。大厅之中。一个着白衣内穿银sè轻铠的儒生正轻笑着看着双膝跪地的武将。

    “曹真。曹cāo养子?现任虎豹骑三大副统领之一,颇受曹cāo重用。尔可知道汝有今天?”

    白衣儒生边说着间目光也是一顾旁边左侧两位武将打扮的武将。

    “哈哈……此次可是多亏了申家上下相助……不然我汉军岂能如此轻易拿下这东三郡?不疑在此敬二位一杯”

    此间白衣青年正是周不疑,当初刘轩出川之时便是早早与周不疑定下了率军由汉中南郑出发,往城固而下,顺水直东三郡

    掌握了东三郡后,东可肆意从汉水而下,直抵襄阳北可出军南阳威胁宛洛之地

    申家申耽,申仪闻言陡然眼皮子一跳。

    心头很是苦涩……现在,他们在也不敢对眼前这才二十上许的青年轻视了。

    此人用兵之狠辣,谋略之非凡,算心之高超。

    这都让申耽,申仪兄弟为之胆寒……想起两rì前,与自己一同玩耍到大的伙伴,就因为语气和态度强硬了一点后……就被这个青年冷历下令斩杀!

    为了家族,为了能活下去……申家兄弟别无选择!

    “尔等两个叛贼,要是老子能有活着的一天,老子定然将尔等碎尸万段,你们……申家,也别想有一人活着!”

    曹真那带着无尽杀机而又不留丝毫面的话语!上首的周不疑听得,眸子陡然掠过一抹冷笑和得意。

    申家兄弟面sè陡然变化了起来,眸子之间变得凶戾又yīn狠。灭族这是多么大的惩罚。对于申耽,申仪这世家子来说,绝对是逆鳞

    申家乃是上庸,魏兴两郡的大豪强,在整个东三郡都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先刘表时期。上庸虽则名为刘表治下,但因为上庸偏远又无甚发展潜力,刘表便未曾去多多关注,派了蒯良,蒯越之弟,蒯祺为房陵太守便是了事!

    而至曹cāo期间申耽,申仪兄弟又是上表曹cāo愿投降朝廷,因此曹cāo便封了申耽为上庸太守,其弟申仪为魏兴都尉!

    但曹cāo也只是以此便是打住了脚步因为,东三郡,实在是太远了。在这个时代消息严重堵碍的况下所以重用东三郡的世家豪强便是成了第一选择。

    申耽,申仪的申家便是成了东三郡的领袖愕然是东三郡的土皇帝!

    再说曹真为何会被周不疑所捉,这还是要从数rì前说起只说曹cāo派曹家宗室曹休为帅,统领曹真,高览等将率三万大军增援西面夏侯渊。

    而实际却是授了曹cāo密令中途转南直下东三郡而申耽,申仪兄弟见了也是不多抵挡便是降了曹休而曹休也并未在东三郡做多停留。

    留下曹真及其五千jīng锐守卫房陵郡外,其他魏兴,上庸二郡便是继续由申耽,申仪兄弟守卫自己则与高览提兵继续南下。

    穿过重重大山直了巫县遂后休整数rì便又是急匆匆的往秭归前进可似乎,曹魏的运气不是很好遇到了先至的刘轩。

    刘轩侧虽然只有五千虎狼军。可这些个虎狼军都是经百战,丛血海杀出来的百战jīng兵以一挡十不成问题。何况刘轩还是据秭归而守

    曹休,高览两万五千大军连续攻了一天一夜都未能靠近秭归一步

    “义举,不疑已经上奏吾王,封尔为建威将军,上庸太守。封员乡侯尔弟申仪为建信将军、西城太守,拜魏兴太守,封员乡侯”

    “啊”

    申耿,申仪听得很是不敢相信,但想想周不疑何许人也?岂会空口说白话?尤其是申仪大兄申耿,申耿为人略有机谋,领兵打战颇为jīng通

    可谓之文武全才申耿思虑再三,终是领着申仪朝周不疑沉声道,“多谢吾王请吾王放心,申耿,申仪在东三郡一rì,东三郡便永是吾王治下”

    “好好好”

    周不疑瞧了瞧跪地的曹真,轻笑道,“想来有曹魏大军奔行巫县而去了吧只不过,真是可惜了这步妙棋,本公子算算大王差不多也是抵达了荆州”

    “若是有魏军入侵吾王定当会举兵而灭之呵呵,真想看看曹cāo老儿捉鸡不成反到蚀把米的样子”

    周不疑笑了笑。遂即便是冷喝道。“吾彦何在?”

    “末将在此”

    吾彦神sè冷厉,虎目淡漠又凌厉的杀气毫不掩饰自从其父吾粲去世后,吾彦便是rì夜疯狂的练武,提高自武艺,期待终有一rì可亲自报仇雪恨

    “尔速领五千大军奔行房陵为我大军开路”

    “喏”

    “向宠,白羽”周不疑轻喝道。“尔等领兵一万坐镇东三郡,记住防备宛城曹cāo,还有巫县的曹魏偏师”

    “末将遵命”

    周不疑微微点头,遂即便又看向糜竺长子糜威,“子协,你我领剩余大军顺汉水而下,直往樊城,趁机相助镇北将军魏延”

    “领命”

    …………

    柴桑附近的一处水域上。

    关羽领着水军驶入东吴战舰组成的大阵之内左冲右杀,足足一个时辰有余,才杀败了这批东吴大军站在甲板上的关羽凝眸看着远处落荒而逃的东吴水军。

    静静地不发一言。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