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争夺汉中(二)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等等等——小生拜谢——

    ##########

    雒城东面城楼上。

    张任虎掌扶着女墙而立,迎着狂风望向远处刘备大营——虎目之中闪烁着忧虑的目光。许久,张任才低低叹息了一口气,“同为川人,数月前还是袍泽——今却自相残杀——世事真是变化无穷啊——当真讽刺啊!”

    这是张任统率雒城大军抵抗刘备,刘璋大军的第五天了——可最近数天来,刘备大军却是草草攻了一下雒城,便是全速而退——

    似乎不是攻城——而是在游戏——

    这让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张任百思不得其解间也敏锐嗅到了一丝谋的味道——“刘备,你这贼子想干嘛?”

    “张老将军——”

    就在张任沉浸之间——后面突然传来一道温和的问候,张任忙凝眸看去,却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儒生——正是刘璋长子,刘循。

    “主公——”

    张任见得刘循上得城楼忙拱手见礼,“老将军不必如此——”刘循大手一摆,微笑道,“老将军为我益州良苦功高,抵御刘备——迎接吾父之事,循还望老将军多多费心才是——”

    “主公放心——任但有一息,定志而打败刘备,迎回老主公——”

    张任语气铮锵有力,很是鼓舞军心——然而在刘循耳中却是变了个味道,哎——刘循暗自叹息了声。“呵呵——老将军那就多多费心了。”

    说罢,刘循便是要回雒城郡守府。

    然而此刻……一个灰头土脸的斥候却是飞速的跑上城楼,目光在张任上定格,神很是激动难耐——“将军——将军——”

    “将军哇——呜呜呜!!”

    “如此慌张成何体统——起来,慢慢说,出了何事——”

    张任看着双膝跪地的那员斥候,当即沉脸怒喝,或许是张任那无名的气势让那斥候心安了不少——须臾的功夫,那斥候便是断断续续说着。

    “将军哇——成……成都……”

    张任听得,浓眉陡然一蹙,一种不安的感觉从心油然而生。“说……成都怎么了?”

    “发生甚么事?”

    斥候再次感受了张任上传来的压迫——“将军——成……成都被严颜老将军给破了——”

    “甚么?”张任脸色登时大变,“你说什么?”

    “成都被严颜给破了?”

    张任不敢置信——很是不敢相信,想昔,当年自己与严颜并称蜀中将帅。严颜长己十数岁——然其武勇却是不比自己低。

    甚至在拼命厮杀上——恐怕自己都不是严颜的对手——可今,自己却被得知,严颜领军将自己后方成都给攻陷了。

    须知,严颜可是刘焉时期过来的小将——历经刘焉,刘璋数十年——其忠心自不用言……自己虽被称为‘老将军’,可那只是尊称。

    要论资历,严颜才是蜀中第一将啊。

    “严颜为何领军破我州郡?”张任瞬刻闪过无数念头,当即瞪眼看着那个斥候喝道,“成都尚有一万大军——严颜坐镇江州,兵不过三万。还要防范南部蛮夷——”

    “侧之兵定不过万余人——如何能夺我坚固之城?”

    要论天下坚城。不是张任自吹,而是事实——成都在天下坚城之内,定可排进前十之列。

    “将军啊,严老将军名为领兵北上为增援将军您为借口,率兵近成都——在夜暮时分便与城外大军里应外合,一下便将成都而下。”

    “黄主薄,郑从事——对此也是手无顿措啊——小的也是拼死逃出——现如今——只恐怕成都已然全部落入严老将军手中了。”

    “该死——该死——”

    张任听了前因后果后——猛然提剑砍在了女墙之上,留下了一道淡色白痕……此时又有一个斥候欣喜来报——“将军——将军。”

    “咱们的援兵来了——咱们援兵来了——”

    “援兵?”张任心头陡然一个疙瘩,“现援兵可是从成都而来?”

    “然也——带兵之将正是严老将军也。”那个斥候还不知成都已然陷落严颜手中之事,还当严颜此来后,自己这面定然可一举大败刘备。

    “来得好快——严老将军不愧是军中宿将啊——这么快便是直插我后方——”

    张任心头叹息之余,又是多了一分沉重。“他们到了何处?”

    “严老将军已率前锋全速而来——现应已进西城门——”

    “啥?”

    张任再一次瞪大虎目,下巴胡须也是猛然飘起,“来人——速速随我赶去西城门——严颜乃是为夺雒城而来——”

    “啊?”

    “严颜老将军来雒城是抢夺的?这是怎么回事?”

    “…………”

    一时间,雒城将士已然是议论纷纷,众说纷坛。显然严颜在蜀中将士心头也是有着许大的分量。“将军——为何匆忙而去?”

    此时巡逻南北两面的吴兰,雷铜俱都前来至此,看着脸庞大变的张任不由奇怪道。

    “尔等来的正好,吴兰,你在此处安排防务提防刘备军攻城——”

    张任此时也是冷静下来,一一吩咐道,“雷铜,你且随我带军五千联合西面的刘璝将严颜赶出雒城——”

    “呃……老将军,此是为何?”

    雷铜一脸的疑惑说着,“严颜此来是为夺我雒城而来——”

    “什么?”雷铜听得脸色也是巨变了起来,随即便是点起五千大军赶紧跟随张任其后——而在前方的张任在骏马上奔腾,心头却是焦急万分。

    一炷香后,张任便是看见了西面城池——不过,张任再见到那员须发皆白,虎目精光闪烁,下颌一袭白须随风而杨的时候,张任明白,事棘手了——

    片刻后——张任驻马站在了离西城门一百五十步的位置停下。目光凝视严颜许久,这才轻声道,“老将军——你今所谓何来?”

    “为雒城而来——”

    严颜也是一声轻叹,虎目炯炯看着张任,“张任,老夫奉主公令提兵北上——今成都以被老夫攻陷,此西面城门也被老夫掌控——”

    “刘璝已然被老夫捆绑起来——老夫只需坚持片刻——其后军便可抵达此处,其后主公大军也会随之而来——”

    “张任,此战,你败了——”

    严颜说的风轻云淡,但却不亦如惊雷——张任咬牙切齿看着严颜,低声怒喝:“严颜——以你应该不难看出——我张任所做一切,到底为谁——”

    “张任——我严颜所为一切,也不是为自己——”

    严颜虎目登时一变,变得凌厉又凶猛。

    “老夫主公只有一个——那就是刘璋,而不是刘循,他,还不够资格——张任,你是什么人老夫心头明白,老夫会帮你在主公面前说的——”

    说罢,严颜却不在言语,然而西面城楼上的严颜军将士却是一脸杀气看着张任旁的五千大军——“上——把他们赶出去。”

    张任一脸凶戾,对雷铜怒吼说着,旋即五千将士便是朝着西面城门杀去——

    严颜见了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不知好歹——放箭,来人,发信号给主公——”

    “喏。”

    旋即三道黑烟冲天而起,张任见了更加怒吼督促大军加大攻势——而严颜也不是吃素的,一下子将张任完全阻于城门之下。

    刘备大营。

    “看——主公,三道狼烟——”

    刘备和刘璋仰头一看,旋即俱都大喜过望。刘备更是兴奋说道:“来人啊——集合大军猛攻雒城——”

    “喏——”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