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大战将起!2/2

    ps: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等等啊……小生拜求啊……

    #######

    雒城。

    雒城是巴郡治所成都以北数十里之所。乃是成都以北最后的一道防线!

    不过此时的雒城却是处于一种风声鹤唳的氛围当中……就连城中百姓也是关门闭户不敢出城……

    县衙。

    “吴兰,雷铜……刘备那贼子有什么动静?”“老将军。”

    一个三十岁上下的武将着铁甲,神沉着说道,“没有发现异常,刘备大军依然驻扎在涪城一线!”

    张任闻言便是微微蹙眉,“那刘备要干嘛?”

    “老将军,你说刘备要是要挟主公,那咱们咋办?”

    另外一个三十上许的武将无奈说着,“是阿,将军。”

    “咱们已扶主公之子刘循为新一代益州牧。老主公,咱们暂可不言。”

    “这……”

    吴兰,雷铜不由得迟疑了起来。

    “有什么事由本将一概承担之!”

    张任看着自己两员大将的神,哪还不知什么,当即便是拍着膛承诺。

    果不其然,张任这么一说,吴兰,雷铜二人便是放心了许久——神也是缓缓轻松了下来。

    “老将军,咱们这扶少主登位的消息都发送杨怀,高沛,泠苞,严老将军近半月了……可他们为何全无半点消息!”

    “这也是我担忧之处阿。”张任皱眉说道,“高沛,杨怀,泠苞三将掌控近三万大军,而且具乃我军精锐士卒,要是落入了刘备手中……那么对我军而言那可是大大的不妙吖。”

    吴兰,雷铜听得神色也是一阵忧虑。

    下刻,一个士卒却是匆匆而入,忙说道,“老将军……主公亲领大军前来雒城,以在雒城不远十里。”

    张任微微颌首,“知道了……”说着,张任便是看向吴兰,雷铜,“二位,吾等且迎主公去。”

    然而下面又一个报却是让他们陡然凝重下来。一股沉重的气氛慢慢弥漫。

    “将军,刘益州亲提大军前来,已在雒城东门三十里安营扎寨。

    “老将军?”

    吴兰,雷铜二人看看张任,张任也是蹙了蹙眉,旋又就是道,“终于来了……走,咱们去看看。”

    很快,张任,吴兰,雷铜三将便是上得东面城楼远眺着远处大营。

    大营上空飘动着一杆偌大‘刘’字大旗。橙色的底纹,赤色的大字,大旗随风而扬起,如同翻腾九天的巨龙一般。

    “真是壮观阿……看来咱们还是晚了一步咯……”

    张任无奈的叹气道。“老将军,看眼前这个形势,刘备大军怕有三四万之众阿。”

    “无碍……咱们雒城有两万大军,何况主公亲临,也领了万余大军而来,更有刘溃等将,凭借雒城之固,挫刘备于城下当无大碍。”

    “恩。”

    吴兰,雷铜听罢,都是一脸赞同的点头,他们都对雒城的城防有着充分的信心。

    就在刘备刘璋要在雒城与张任决战之时,正在葭萌关刘轩却在城内与周不疑,邓艾苦思冥想着对策!

    ………………

    “咳……兄长。”

    一白衣的周不疑在张松给予的地图上收回目光……“兄长,要败张鲁派遣的大军不难,可要顺势夺下汉中,咳……以现在咱们的这点兵力却是不够啊。”

    饶以周不疑智慧超群,然在如此况下也是没有好办法。五千虎狼军可比数万雄兵……邓艾,向宠却是冷笑。

    “公子,咱们现在的问题还是要对付即将而来的张卫大军。”

    邓艾沉着冷静的分析道,向宠也是附言。

    刘轩看着邓艾刚毅的脸庞,眸子掠过一抹歉然和欣慰。

    邓艾今年也有十六岁了,在前年邓艾便是娶妻,乃是蒋琬之妹蒋婷。

    听说前些子蒋婷也是怀孕了……此间时候邓艾应陪在一侧的,可如今……“算了,以后找个机会补偿吧唉……”

    “大家看,汉中入蜀无非这几条路。”

    “一,由南郑出发,从阳平关而过,叩击白水关,随即出剑阁——从而侵犯蜀地。”

    “二,由南郑出发,大军直接穿过金牛古道,进褒城,直接抵达葭萌关下,葭萌关若破,则可长驱直入侵巴蜀……”

    元直,士载,巨违,子协你们都说说,那张卫打算会从哪儿进军?

    “公子,若是末将是张卫,当以一将留守阳平关,遂后朝着葭萌关而出。”刘轩笑看谢向宠,“为何?”

    “葭萌关地势险要,城池坚固,但依末将看来,白水关虽不如葭萌关那么险要但也在巴蜀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坚固之城。更何况后面还有一座更加雄伟更加险要的剑阁关呢!”

    “喔?”

    刘轩笑了笑,却并未下定论。

    “元直,士载,尔等如何看?”

    “兄长,要小弟而观,小弟当领大军进驻阳平关望风而动。”

    “好你个狡诈如狐的元直……你呢士载?”

    “公子,若我是张卫,当定两路齐头并进……”

    “两路齐头并进?”

    刘轩眉头一簇,低头沉吟起来,不过片刻刘轩便是明白邓艾的意图了。

    “士载,你的意思是说,两路齐头并进的大军看似凶猛,为主力军,然而却是佯攻侧翼。”

    “真正的大军并未而动?”

    不需刘轩多问,周不疑已然是将刘轩心头所思全然说出。

    “然也。”

    “可……士载,若如此,他们目的何在?”

    向宠也算得上颇有智谋了,可再刘轩,周不疑,邓艾三人虎头蛇尾的话语上还是转不过弯来。

    “目的,呵呵,当然是蜀地了。”

    周不疑一声冷笑,望着地图上的目光满是冷芒。

    “汉中一地除了一阎圃在还算是个人才其余都是酒囊饭袋,可阎圃大多是精于政务,此等奇谋定不是出自其手……那么算来算去应该就只有你了。”

    周不疑目光忽然定格在关西三辅之地……士元师兄,这应该是你的手笔把?难道说你也要窥视汉中了吗?或者是说,你也要在巴蜀之地插上一脚?让益州更加混乱?

    猛然间,周不疑心头忽地泛起了一丝后悔,当初在群英楼将庞统杀了或许就没那么多事了。不过旋即周不疑又是嘴角一扬,士元师兄,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会会把……和大名鼎鼎的凤雏比拼这才有意思呢!

    第一局,就比谁先下汉中吧——

    “看来张卫是想翻越大巴山山脉后而出于巴西,取得阆中那机要重地,从而守住巴西留待以后从巴西窥视巴东——后再伺机扩大地盘。”

    刘轩眉头舒展开来,锐利的目光望着地图上巴西之地淡淡说着。

    语气虽然风轻云淡,然而眸子却是杀意浓郁,一缕骇然杀机在嘴角凝聚。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