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巴蜀内乱,法正论势!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等等等——另外,今天有点事,只能一更了,小生在此抱歉说声!

    ###########

    刘璋听了刘备的话后,脸色更是沉无比,那双眸子内喷发着浓浓的怒火——“可恶,可恶——”刘璋猛然一拍案几,旋即便是长而起要奔帐外而去。

    “贤弟,尔要去那?”

    “兄长,小弟要回成都,小弟要质问一下那个逆子,为什么要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还有张任,黄权等贼子——某对他们不薄,为何要支持循儿反叛?”

    “哎呀,贤弟啊,此时成都已是被逆贼所控——贤弟你要是回去,岂不是羊入虎口一般,有去无回?”

    “啊,那这。”刘璋本就是怀着一腔怒火,被刘备这么一说顿时便是熄了气焰,弱弱的看着刘备,循着对策。

    “咳咳——依为兄来看——”

    刘备也是踌躇再三,眸子却偷偷望着军师徐庶,法正那边看去,而徐庶却是微微摇晃了一下脑袋,下巴朝案几上的美酒一昂。

    刘备顿时会意,“贤弟——此时天色不早了,贤弟你且先去歇息——咱们明再议如何?”

    “这……好吧。”

    刘璋此时也是心乱如麻,听了刘备的话后,迟疑了一二也是应了下来。刘备看着刘璋的离去后,顿时便是急不可耐的朝徐庶说道。

    “元直啊,你看咱们这该如何是好啊。”

    刘备眉头皱的很紧,脸庞也是不怎么的好看,“咱们入蜀本为夺川大业,可如今季玉之子刘循那厮却是抢先自立为益州牧——你看这?”

    “呃……”

    徐庶听了这个消息不由的神愕然,张松闻言也是大惊失色,“什么——有这事?”

    张松心头本以为是张任,黄权通过刘循是刘璋长子的份来调动蜀郡的兵马向雒城方向运动,借此来向刘备施压,却怎知是刘循自立了?竟还得到了张任,黄权那厮的帮助?

    张任,黄权,郑度这些人不是自诩为是忠臣吗?怎会如此?张松百思不得其解。

    刘备看着张松和徐庶无解后,便是将目光看向了刘轩和法正。

    而法正与刘轩也是紧蹙着剑眉,显然是为此时的局势也感到了意外。然不过片刻功夫,法正便是回过神来,眸子光芒熠熠,嘴角也是扬起了一丝诡笑。

    “主公——刘循自立,想来应是刘季玉数未归成都,让张任,黄权等认为主公扣押了刘季玉,黄,郑二人颇具机谋——二人怕是想到主公若是以刘季玉相挟,巴蜀便可兵不血刃而下。”

    “故而他们便是先下手为强,抢立刘季玉之子刘循为新一任的益州牧——”

    法正果然不负智者之称,难怪能在历史上留下了浓郁的一笔,也是,法正可是被陈寿那厮称为,魏之奉孝的风流人物。如若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可能?

    此时的刘轩也是醒悟过来,看着眼前法正已然滔滔不绝的说出自己的见解,刘轩不由得暗叹——自己终究还是稚嫩了一些啊。

    比起法正这些超一流的谋士——自己这点智谋当真远远不够看得啊——

    “主公啊——要是早先之前,主公能早早听从正的意见,果断拿下刘璋,遂后大军尽起杀向成都,或许今主公便是可在成都城内饮酒设宴庆祝夺取益州了——哎。”

    法正唉声叹气的说着,刘备听了神也是不由略显尴尬,“咳——这个,备这不是,哎——孝直,你可有好办法?”

    “办法嘛——也不是没有。”法正看着刘备似也有所醒悟,这才慢慢说着,法正故意弯了这么一个大弯,其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嘛?

    “孝直尔有何妙计?”

    刘备听说法正有办法眸子陡然爆亮了起来,目光很是炙看着法正,如看一绝世美人一般。

    刘轩看着自家老子这么暧昧的目光,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恶寒,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借势——”

    法正慢悠悠的说道,“借势?”刘备愕然,刘轩听得眸子也是微微一凝。

    “是的,借势。”法正笑道,“主公,刘循自立——只得到了张任,黄权,郑度等一些少数之人支持——例如边远重镇江州的严颜,关头(白水关)的杨怀,高沛……雒城的吴兰,吴铜,葭萌关的泠苞,邓贤等蜀中将领俱都不知其真实况——”

    “一者,张任等人定会派人将为何立刘循为益州牧的况告知他们,以获取他们的支持——所以,主公当派人拦截之——二来,此时咱们将刘璋的消息传出——让刘璋下令将这些势力整合——继而朝成都近,咱们也可进而一同近成都——”

    “孝直——你这计策虽好,可若是将巴蜀那些悍将召集一起,以主公现在涪城的实力,怕是不可镇住他们啊——”

    张松皱着眉头说道,“哈哈——子乔勿忧,兵马嘛,唾手可得!”

    “嗯?”

    “关头一地本就有杨怀,高沛二位蜀中悍将坐镇,二人本就对主公入蜀心怀不满——曾几次上言刘季玉,今不如叫刘季玉修书一封,命其二人领兵前来涪城——”

    “孝直——可雒城的吴兰,雷铜,张翼等将可是张任的老部下——怕是不好进啊——况且关头是益州重地,乃是益州祸福之门之一也,若是无人看守,若让他人得了那会遗祸无穷啊——”

    徐庶皱眉忧虑说道。

    “元直勿忘巴西之地还有一人否?”

    法正忽的朗笑,“巴西太守庞羲早有自立之心,主公何不借此将庞羲兵权夺回——”

    “至于关头之地,假借刘璋之名命杨怀,高沛二将领五千兵马足以镇守宵小矣——”

    “杨怀,高沛?庞羲?”似是看出了刘备,徐庶,张松等人的疑惑,法正笑道,“张任乃蜀中名将——刘璋对刘循还不知真实况——首先定是兵戎相见,那么刘璋必然会借助主公您的力量——”

    “那么一来,主公便可名正言顺收编大军,兵锋直指雒城——况且刘循子颇像其父刘璋,到时候主公便可用刘璋来迫刘循。”

    “以刘循软弱之,必然会举城而降也——”

    法正捋须长笑,刘备也是连声大呼妙计,徐庶和张松听得也是暗暗点头。

    “父亲——孩儿认为应该还加上一点——”

    刘轩那突兀的声音骤起,刘备笑意陡然一僵,目光略带不满瞧着刘轩。“哦?炎浩以为加上那点?”

    “孝直此计甚妙,不过孝直此计一出——巴蜀随之而动,那汉中张鲁誓必会有察觉,那么就是说,张鲁很有可能会趁着巴蜀内乱,出兵叩击蜀地……”

    “所以孩儿才建议一点,需要防备张鲁——”

    刘轩正色说道,徐庶听罢也是点点头,“主公,炎浩所言甚是——张鲁在汉中经营多年,手下据有数万之众,若咱们打下的战果而给张鲁捡去了,那可不值啊——”

    刘备听了神这才好看了一点,刘备目光看着法正道,“孝直,你认为呢?”

    “主公——正以为张鲁并不值得一提——”法正眸子微眯,其间有着精芒闪掠,“张鲁那厮空有数万之众——汉中虽富庶,然张鲁手下却无强将——正以为不如以此将张鲁进蜀地,设计灭其大军伤其元气,让张鲁以后不敢轻易窥视我蜀地——”

    法正冷声说道。“孝直,这会不会太冒险了?”张松脸上浮现了一丝担忧,“将张鲁放进蜀地,这无异于放狼入室啊——”

    “子乔,此天赐良机,若运筹得当进军蜀地的数万大军损失一空——张鲁饶是有汉中富庶之地,却也数年之内定无实力犯吾蜀境——”

    “这——”张松神还是迟疑不定,张松为蜀人,从心底来说当然是不愿放张鲁入蜀地任其妄为,要是一个不好便是后悔终……可张松也明白法正所言是大大的有理。

    若是将张鲁大军解决——后对夺取汉中也是颇为有利!

    刘备看着法正和张松片刻,又看了看徐庶,在这形势下,刘备还是最为相信从荆州时期就跟在自己侧的徐庶。徐庶见到刘备的目光那还不知道什么意思。

    “主公——庶以为,孝直所言有理。或可一试!”

    徐庶为人格不似诸葛亮那么谨慎,步步为营。相反,徐庶偏向于法正那类,用奇计险策!“父亲——张鲁那,孩儿愿领虎狼军出军抵御之——”

    刘轩趁此机会也是在次开口说道。刘备见了不由的望了望徐庶和法正。

    法正和徐庶二人互视一眼,旋后均是缓缓颌首,刘备见了这才拍板道,“好——炎浩,为父就命你统率麾下五千虎狼去对付汉中张鲁——”

    “炎浩,尔且万万记得,巴蜀地形复杂陡峭,尔需小心点,但亦可好好利用之——”

    法正不忘朝刘轩说了句,刘轩听得点点头。“孝直放心吧,这些轩明白——”

    “父亲,孩儿这就先去准备一二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