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出征巴蜀……1/2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等等等——小生拜谢!

    ###############

    “呃……”

    刘轩被妻辛宪英突然的问话也是搞得一愕,旋即便是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这个妻啊,一向温柔体贴,将自己府上众多的事打理的井井有条。

    就连自己三个妻子的关系也是协调的妥妥当当。三人亲如姐妹一般,恩,至少刘轩表面看来是如此——可自己妻太聪明了一点吧。

    哎,坑爹啊——“宪英,舞蝶,尚香——为夫的确是有点事要与你们商议商议——”

    刘轩轻声叹了一句,然而黄舞蝶,孙尚香两人却是心头一凛,辛宪英也是秀眉蹙起,莫非——刘轩瞧着这舞蝶,尚香的神就知她们想歪了,顿时没好气的哼了声。

    “行了你们。别瞎猜。”

    刘轩无奈的摇摇头,旋即便是轻声道,“为夫要随父亲去巴蜀了——或许一年半载的都不会和你们相见了。”

    “阿?这么久?”

    孙尚香顿时抛声而出,神显得很是不舍,黄舞蝶虽未出声但从神也看得出一二,反观辛宪英那两道秀眉却是皱的越紧了些。

    “夫君……父亲与你一同都去了巴蜀,谁坐镇后方呢?”辛宪英美眸异芒闪烁,樱唇轻启,“二叔向来是重士卒而轻士大夫,若一人而镇……以此而往,荆州必生坏事——”

    “呃……拥有这么一个聪明老婆,真的好有压力——”

    刘轩苦笑了下,旋即脸庞忽的一肃,“如宪英你所言,二叔一人镇守只可一时,不可长往,此乃事实——而老师若留守主持大局,长此以往,以老师的能力,必然成为荆襄派的领袖——这是父亲定不愿见到的。”

    “那么?”

    辛宪英这倒疑惑了,诸葛亮,关羽乃是最佳人选,两人都不适合,那人选……难道……辛宪英芳心陡然冒出了一丝不安。

    “宪英或许猜到了吧?”

    刘轩笑了笑,却是显得一分自嘲。“父亲指定二弟留守荆州——老师和二叔,三叔等文武辅佐之——”

    “就连你们夫君我襄阳太守之位也被父亲给二叔摘了去,呵呵——”

    “那么说来,父亲终究还是选定了阿斗?”

    辛宪英秀眉深深蹙起,眉宇间很是忧愁,就连一向不理政事的黄舞蝶和孙尚香也是嗅到了一丝危机最新章节。

    “宪英……你为人聪慧——又足智多谋,有时候为夫都佩服夫人你的才智,所以在为夫出征巴蜀期间——家里的事,就靠夫人你的筹划了——”

    刘轩目光看着妻辛宪英,神色正色又肃容道,“特别是母亲。不管其他,母亲必须排在第一,当年让甘夫人那妇使得手段,至今让母亲如此,哎——对了,仲景先生一定要保护好。”说着刘轩附耳辛宪英那晶莹的耳畔,“夫人,若事急,可去群英楼寻着帮助——”

    “夫君且放心去吧,家里自有妾三人看着,妾等定不会成为夫君你的累赘——”辛宪英瞧着夫君刘轩那悲痛又懊恼的神不由的出声安慰道。

    刘轩看着妻辛宪英,黄舞蝶,孙尚香三人的目光,心头微暖,微微点了点头。

    #######

    次清晨。

    阳光入了刘轩卧室。

    刘轩忽的睁开了星眸,目光一扫周侧,嘴角扬起了一丝得瑟的笑意,哇哈哈,大被同眠,老子终于有得逞了——看着三具雪白如冰玉的酮体,三张妩媚众生,可以迷倒众多男人的俏脸。

    刘轩无声笑了起来,一人已是难得,老子却竟然独霸三人——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吧。刘轩臂膀微微一动,却是将左侧掩盖在辛宪英那洁白如玉的酮体上的薄纱给牵动了起来。

    辛宪英顿时光大露……然而刘轩的目光却是忽的炙了起来,贪婪的眼神在辛宪英上不停游弋着。

    前那对雄伟又拔的双峰,此刻正暴露在刘轩的眼前,忒是玉峰上那颗小樱桃更是散发着无限的惑,刘轩大手一伸便是附在了辛宪英玉兔上微微揉捏了起来。

    “嘤咛——”

    一声微弱的呻吟传出,遂后辛宪英缓缓睁开了美眸,眼波流转那么一丝丝意在波动,刘轩咧嘴一笑,却是那么的猥琐。

    不待辛宪英反抗,刘轩便是虎躯压上,双手将伏在辛宪英玉体上的那层薄纱顿时剔除了去,露出了本来那惑无边的风采。

    刘轩忽的咽了口口水,目光炙在蓬生。小腹之间更是升起了熊熊烈焰,刘轩嘴唇顿时和辛宪英樱唇相接双方吸了起来,辛宪英玉峰上在刘轩的手中揉捏成各种的样式。

    辛宪英意盎然瞧着刘轩,其中意味不言而喻。刘轩地吼了一声,陡然提起巨龙朝着辛宪英那葱葱密林的玉府奔涌,在那块土地上肆意征伐。

    登时粉帐齐飞,两具体各自厮杀,阵阵令人血脉喷张的吟和喘息声传出……直至许久之后,随着一声幸福的虎吼和低吟。

    这场大战也是落下了序幕。

    然而其下便是有着一道酸溜溜的话语飘出,“大清晨的你们好兴致啊——”

    刘轩老脸也是红了一红,辛宪英本就晕红的俏脸登时嫣红无比,如同血滴一般,辛宪英狠狠瞪了眼刘轩便是拿着薄纱挡视着。

    “咳——那个。”

    刘轩不好意思瞧了一眼另外两位妻舞蝶和尚香。但仔细一见舞蝶和尚香美眸却隐晦暗藏着一丝幽怨和意。“难道……”

    刘轩心头冒出了一个想法——随后刘轩心中一横,暗道,“管他呢干了再说——”

    念至此处,刘轩嘿嘿笑了一声,虎躯随后而上,顿时将毫无防备的舞蝶,尚香扑倒在,遂后不久,方才停息不久的屋内。

    又是再次响起了那一阵阵勾魂的吟和喘息声。

    满堂皆

    巳时……刘轩才在三位妻温柔的目光下盥洗起——遂后俱在那饱含关怀的眼神下走出了屋内。

    “二位姐姐——今起,府上就均由妹妹来调度一切——”

    “宪英……别姐姐长,姐姐短了的。咱们是一家人。”黄舞蝶为刘轩正妻,当即摆手道,“宪英你聪慧过人,又擅长处理那些事,以后家里的这些事就由你来处理——我和尚香听从便是。”

    “夫君在外打拼已是不易,咱们不能再让夫君为咱们的事苦恼了。”

    “尚香,你说呢。”

    “舞蝶你说的是——”孙尚香也是微微点头,嘴角扬起一丝媚的笑意,辛宪英见了也是捂嘴一笑,“咱们三姐妹一条心,帮助夫君度过此次难关——”

    “恩。”

    …………

    片刻后刘轩便是来到了后院一处密室。刘轩经过血卫重重把关便进入了室内。

    刘轩迅速漫步入内,很快,母亲糜氏的影便是印入了刘轩眸子当中——刘轩看着双眸紧闭的母亲,星眸陡然被伤悲所掩盖。

    “母亲——孩儿又要出征了,此次怕是要很久才能陪伴母亲边了——”

    刘轩目光温柔看着母亲,嘴唇边说着,但眸子间却是留下了辛酸的泪水——多少个夜夜。刘轩每每见到母亲的影。

    刘轩心头就是一阵阵撕裂的痛感。要是当年——我能在母亲边,多好——我若在边,母亲何以至此!刘轩心头不敢怒吼,但想起张仲景的话,心头又是微微一定。

    母亲——很快,很快你就会醒过来了——这一次,儿定不让他人在伤害你,绝不,绝不——

    “甘夫人,总有一,本公子要你在吾母面前忏悔——”

    刘轩眸子凶戾之气弥漫开来,刘轩再度陪伴了母亲半个时辰后,便是整理了一下衣袂就大步流星走出了这间密室!

    “尔等记住——无本公子命令——靠近此间卧室者,就算是当今天子,也得给本公子杀了——”

    “喏——”

    这些个血卫乃是刘轩近卫,对刘轩忠心耿耿,对这些血卫来说——刘轩,即是他们的王。

    刘轩的命令高于一切——包括他们的生命!

    刘轩满意的点点头,遂即在血卫新任统领武飞的护卫下,迅速来到了襄阳城城外虎狼军军营——遂后刘轩策马直入虎狼军中军。

    至于刘武哪去了,武飞他们也是不知——此事却只有刘轩知晓,刘武……为追求心中所去了。

    刘轩每每念至此处,脸庞上就是忍不住飘起一阵无语和郁闷,嘴中也会不停念叨,“我靠你的刘武,你竟然喜欢上了大乔那美人?”

    “坑爹的货啊——你丫的要是成功了岂不是老子的姐夫?”

    每每想到此处,刘轩就是一阵郁闷。刘轩还清晰记得刘武离去前的诺言。“公子——今刘武为心头所而去,等刘武心有落地时,必然再次会回到公子左右,当公子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剑——”

    “公子——”

    入得中军大帐,却见向宠,邓艾,周不疑,孟光,糜威等一众将领俱都在此。

    “你们都在?那好,省得本公子在去寻你们了。”

    刘轩直入坐到主位上,目光平淡的扫视了一圈,便是淡淡道,“吾父的命令,你们都接到了吧?”

    “接到了——”

    邓艾陡先蹙着剑眉轻哼道,“公子,此摆明着就是刘备为那刘阿斗铺路嘛这——”

    “士载,慎言——”

    “兄长——”此时,一袭白衫的周不疑却是出声道。“兄长,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昔兄长若是快刀斩乱麻,以不至今之状况——”

    刘轩看着周不疑,心头暗自苦笑了一声,摇晃了一下脑袋,“元直,你是轩的兄弟,你应该明白——当时的况下,某一有动作——他会不知??”

    “呃……”

    周不疑微微一怔,“元直啊,世人只知其仁义,却不知他的狠毒啊——昔我羽翼未丰,更至后面有重重包袱,未能处理——”

    “这两年来,本公子只希望他能停止——不让我一再二,再而三的失望,然而昨——我才终于醒悟,在权势面前——阻挡他者。纵是妻,亲骨又如何?”

    “呵呵——同室戈,相煎何急啊?”

    刘轩摇头低叹,神很是悲戚和无奈——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