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俘曹仁,周郎至!

    ps:求推荐,点击,收藏等等等——小生拜谢!

    ########

    就在邓艾拼死一搏的时候,曹仁的后猛然传来了一阵轰隆巨声,而且巨响越来越大——突如其来的震动陡然将两军将士惊愕了起来。“怎么回事——”

    曹仁心头也是微微一惊,连忙转头喝道。

    “将军——后方有大量铁骑向我军后方运动——”

    一个曹军斥候急急说道,曹仁乍听神陡然巨变了起来,而对面的邓艾却是欣喜若狂——定是公子无疑——“兄弟们,公子支援我们了——”

    “杀啊,将这些混蛋杀了——”

    “虎狼威武,虎狼威武——”

    “吼吼吼——”

    五千虎狼军也是剧烈的吼叫起来,个个脸庞浮现狂又狰狞的神,横刀寒芒闪烁,刀锋夹杂着血芒砍向曹军——而此时曹军却应后方的铁骑搞得心神震动,各个惶恐不安——

    哪里还顾得稳住阵型抵抗这群凶猛的‘虎狼军’?

    片刻功夫,曹仁便是惊怒看着自己的军阵在虎狼军那强大的攻势下顿时被撕开了数个大口,自己部下也在虎狼军兵锋下迅速的逃逸全文阅读。

    “完了,一切都完了——”

    曹仁仰天喟叹,“将军,走吧,伯仁将军那尚有一万精兵,咱们回转江陵整军再战——”

    亲军队长急急朝曹仁说着,曹仁猛然醒悟过来,看着战局一面倒的形,曹仁按下心头怒火,“传令撤——与伯仁汇合回转江陵。”

    “喏。”

    而此刻,刘轩所率的一千五百余人铁骑也是呼啸赶到,一千五百余铁骑如一道巨大旋风般狂暴而至,将拦在前的曹军将士毫不留的撞击而去。

    “砰——”

    “噗嗤——”

    一匹匹战马那强大的冲击力猛然撞击在了曹军将士的膛上,顿时不少曹军将士顿时口吐血沫...血线狂飙倒在血泊,然有甚之者,刚刚被战马撞击落地,遂后就被战马无踩踏而过。

    刹那间那一颗颗大好头颅顿时变成一滩血水,汩汩脑浆混杂着血色在一团,看得让人反胃。

    然而在这战场上,却是屡见不鲜,一千五百骑兵在这两三万人的战局上算不上多,然而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却发生了致命的作用——

    刘轩率着一千五百铁骑左冲右杀,将曹仁这一万多步兵杀的丢盔弃甲,鬼哭狼嚎——“公子,曹仁往江陵跑了——”

    “嗯?”

    刘轩停住马速,转头一看,远处曹仁正率着侄儿夏侯尚及其旁三千大军往江陵急赶,其下五六千曹军被曹仁留下断后——

    曹仁明白,不付出点代价定然会被刘轩的铁骑给追上,从而被步步吞食掉——刘轩眸子历芒一闪,“壮士断腕么。当真是好魄力呢。”

    “士载,那些曹军交给你了,记住,能多俘虏就俘虏,接下来咱们可需要大量的兵力——”

    刘轩不忘叮嘱了邓艾几句,邓艾微微点头,“末将谨记——”

    “出发——”

    刘轩厉吼一声,旋即一千五百铁骑再次呼啸而过,经过那五六千曹军组成的方阵之时却是分成两股从两翼而过——那些曹军本想上前交缠,却被邓艾统帅的数千虎狼给缠上无法脱——

    “弟兄们,头戴金盔的是曹仁——”

    刘轩目力不差,看着前方金光闪闪的头盔,当即大喝,然而下刻却发现,当前那将忽然把脑袋上的头盔一甩,不知掉落何地——

    “着西川红锦袍的是曹仁——”

    “………”

    一直尾随曹军其后的刘轩铁骑将曹仁一众三千人马杀的人仰马翻,曹仁,夏侯尚一众之人至江陵城外之时。左右只余不下数百人。

    而且人人带伤——疲惫不堪。

    曹仁心头怒火集聚一团,看着城楼上无人巡视,顿时怒火更甚,“速速开城门——”

    “城楼上的弟兄速速打开城门,曹仁将军回来了——”

    这时,城楼上忽的现出个将领,看着曹仁,夏侯尚,语气颇感愕然,“我去,曹仁将军英明神武,怎如你这样邋遢?”

    说实话,此时的曹仁确实狼狈,灰头土脸不说,盔甲丢了,披风没了,脸上还多了几块黑不拉即的东西——

    “老子就是曹仁,快打开城门,放我们过去——”

    曹仁此时惊怒刘轩骑兵再次奔袭而来,也不敢耽搁忙向城楼上的‘曹军’怒喝。

    “真是曹仁将军呐?”那个将领惊愕了下,旋即便是欣喜道,“原来是曹仁将军啊,末将这就放下吊桥——”

    “来人啊,速速打开城门迎接曹仁将军——”

    “轰隆隆——”

    吊桥徐徐放下,城门也是缓缓的被打开,曹仁看着城门打开,心头也是略微松了口气,“走——”

    曹仁,夏侯尚急不可耐的直奔城门,入得城门便看到了那个将领,因为才是卵时,此时正是黑夜与白天交替,曹仁又被刘轩铁骑吓得魂不守舍...未曾注意那位将领。

    曹仁见得那将熟悉,但一时未曾想起,眸子一扫未见牛金,当即没好气喝道,“你们牛金将军呢?”

    “曹仁将军,你说的是这个蠢货么——”

    那个将领忽的冷笑看着曹仁,旋即大手一招,其后一个兵士便是将牛金那头颅丢在了曹仁马前。

    “啊,牛金——”曹仁虎目陡然暴睁,旋即拔刀怒喝那将,“尔到底是何人——”

    “荆州文聘——”文聘持枪冷笑看着曹仁,“曹仁,尔送一功劳与某,文聘也不好不收了——”

    “噗——”

    曹仁看着文聘那嘲讽的神,想起自己损失这么多弟兄,就想据得江陵,领那一万残兵为曹守住南郡重镇,可...可笑自己还巴巴的跑回掉入敌人圈——

    曹仁这一心火上涌,顿时一口精血喷出气血逆流,不省人事昏了过去。

    “将军——”

    “叔父——”

    “来人,将他们拿下——”文聘长枪一扫,冷声喝道。

    …………

    “你说什么...子孝战败?”

    刚刚跑出华容道的曹乍听在那小树林逃得一命的些许曹军之词,陡然震惊了下来——“丞相,子孝将军战败,两万大军尽失,江陵牛金部面对接下来的孙刘大军,已是不可守——”

    “为今之计,唯有先行撤往襄阳才是上策——”

    荀攸当不负智者之称,临危不乱的劝说道,“公达所言甚是,来人,命令大军往襄阳方面撤退——”

    曹无力的挥挥手下令,遂即刚刚逃出生天的一众残兵败将又是玩命的奔向襄阳。

    …………

    江陵城城南三十里之处。

    尾随曹的孙吴大军现正驻扎至此。

    中军大营之中,聚集着一片江东骁勇悍将——不过此时的大帐内,却是弥漫着一股冷厉肃杀之气。

    “你是说——刘轩,文聘二人率军夺取了江陵?”

    周瑜星眸微眯,右手在案几上有着节奏敲打。

    “是的,大都督,刘轩,文聘率军败曹仁,又遂即取得江陵——”

    “江陵曹军守军足有三万之众,江陵城高墙厚...若是硬来必然损失惨重,此时刘备大军也无此等实力——”周瑜眸子冷芒闪烁——

    “想来之前江陵必有暗道,刘轩再用调虎离山将曹仁引出,出奇计破之——”

    “此时江陵城刘轩大军最多不过一万之人——吾军此有五万之众,兵戎相见还是有七分把握的——”

    周瑜将刘轩破曹仁取江陵的经过大概说出,旋即又是冷静的将敌我形势一一分析出来,遂后看着帐中一众文武,“众位,此战乃吾江东为主,尔那刘备,刘轩父子却是不要脸,趁虚而入夺取吾江东本应的战果——”

    “本都督决定,起兵夺取江陵——”周瑜猛然长而起,“程老将军,劳烦尔速率一万大军速回赤壁一线,通知汉阳,沙羡守军严加防备,再与吴侯遥相呼应,为吾前方将士守护退路——”

    “公瑾放心,老夫就是死也会钉死在赤壁——”

    “有老将军此话,瑜无后顾之忧矣——”

    周瑜朗笑一声,旋即拔剑低喝,“吩咐下去,今时好生休息,三更做饭,五更出发——兵锋直指江陵——”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