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南郡风云(二)

    ps:求推荐,收藏,点击,等等——感谢书友“履诚,ash

    um”的打赏,小生再次拜谢。

    #######

    此时夷陵大道上五千虎狼将士在邓艾,杨威,司马笃等一众将领督促下拼命朝着江陵行军而去——

    忽然,前方奔来一骑,邓艾眸子一凝看去,却是刘轩三大副统领之一的周灿。

    “邓将军,公子有令在此——”

    周灿见得邓艾眸子也是一亮遂即也不废话,当即将怀中的那封信递给邓艾,邓艾手中游龙枪一引,五千虎狼就是原地休整了起来——邓艾目光锐利又平静看了起来——

    “嗯……这么说,咱们只有几个时辰的时间了?”

    邓艾一看天色,旋即看着周灿说道,周灿扰扰后脑勺,憨笑道,“这俺不知道,不过俺临行前公子吩咐过,咱们目光不应只放置区区南郡一地——”

    “嗯?”

    邓艾星眸微微一动,思绪陡然运转了起来,片刻之后,邓艾嘴角才露出一丝恍然之色,“炎浩啊炎浩——你的胃口真大啊,不过,这种风格某也喜欢呢——”

    自言自语了一番后,邓艾才霍然转喝道,“司马笃,封平——”

    “尔等二人速速整军去华容道以北十里一处树林埋伏——”

    “喏TXT下载。”

    邓艾再次目光一转周灿,低声道,“周灿,尔速速回去告知公子,就说此时咱们抢得就是时间——时间决定一切。”

    “还有——曹仁被调虎离山后,其征南将军之印信或许可以一用——”

    “俺明白了——”

    周灿点点头...旋即便是策马往江陵方向奔去。

    …………

    襄阳城。

    襄阳最高的建筑,群英楼最高层(第十层)。

    “千寻百转群英楼...望得星月观旭,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在最高层……”

    “元直好雅兴,好兴致——不过说真的,此诗倒是不错。‘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在最高层,呵呵,不错不错,当饮上几爵——”

    一白衣的周不疑转过来,看着眼前这材矮小,相貌‘奇异’的汉子,此时这个汉子手中还晃悠着一个酒葫芦,一边赞叹着周不疑所言之诗,一边尽喝着美酒。

    好不自在。

    “呵呵,不疑哪有此等本事,此诗乃兄长所作——不疑不过是兴之所致随口说来罢了——”

    “嗯?”

    那个矮小汉子闻言手中酒葫芦一顿,那双狭小的眸子泛着精芒,“刘轩?”

    “然也——我说士元师兄,你当真要去西北?”

    “嗬——你说呢?师兄我哪曾骗过你不曾?”

    那矮小汉子再次饮了一口毫不在乎说道,周不疑微微蹙眉,说道,“士元师兄此去西北是为游玩还是择主?”

    “元直啊元直——你聪慧过人,师兄这点小心思你会不知?”

    周不疑听到这矮小汉子如此而言,剑眉更是紧蹙,“西北一地向来苦寒,而且异族遍布,其大小诸侯更是数不胜数——”

    “师兄若要择主,莫如两人尔——”

    周不疑转过去迎着寒风淡淡说道,那矮小汉子此时眸子也是微眯,笑道,“哦,那元直且说说,师兄择那两人为主?”

    “韩遂,马超——”

    周不疑淡淡说道,旋即目光平淡盯着那汉子,“师兄,韩遂有‘九曲黄河,之称,定然容不下师兄,马超此人据闻勇猛无双,然却是有勇无谋,依不疑愚见,马超当是吕布第二——”

    “哈哈——元直果然不愧是老师关门弟子,其见解谋略当是天下一绝——”

    “师兄缪赞了,士元师兄与孔明师兄共称‘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小弟区区目光短浅,怎能妄称一绝?”

    周不疑面对这矮小汉子的称赞却是不为所动,仍旧平静说来,那矮小汉子闻言郁闷的摇了摇头,轻叹道,“卧龙凤雏?”

    “呵呵,此不过一虚号罢了——若是给某选择,还不如给某几壶美酒来的痛快呢。”

    此间矮小汉子不是他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凤雏——庞统,庞士元。

    “美酒喝过了,佳肴也尝过了,元直,你师兄我也该走咯——”

    庞统笑着说了句,摇摇晃晃往楼下而去,不过就在入门那刻,周不疑缓缓转过,目光平淡看着庞统,“士元师兄,为何不投靠吾兄长?”

    “刘炎浩?”庞统脚步一顿,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元直,你兄长侧有尔,前有孔明,又有那个‘元直,哈哈——有尔三人,何须某来插一脚?”

    周不疑听得庞统言徐庶表字时,脸庞也是略微不自然,不过也是一瞬。

    “那么说,士元师兄你执意去西北?”

    “哎,元直,人各有志,你就放师兄走嘛,师兄不就是喝了你一点酒嘛,你不会和孔明一般斤斤计较吧?”

    庞统苦着脸看着周不疑,周不疑却是嘴角扬起一丝冷笑,“士元师兄,你知道不疑信奉一句甚么话嘛?”

    “甚么。”

    庞统眨巴眨巴眸子,“不可为己所用者,将危险扼杀于朦胧之中——”

    周不疑眸子泛着杀意,嘴角一缕杀意迅速凝聚,旋即手掌一招,数个暗影死士便是从各处黑暗角落奔出挡住了庞统去路——

    “为了兄长大业,为了天下苍生,士元师兄——纵有不周……小弟也对不住了。”

    …………

    视线再次回转江陵。

    此时,夜幕已然降临。

    江陵城南之处,却是有着一支残兵败将仓皇而来。

    “……开门,开门——”

    城楼上的曹军看见一群衣衫褴褛...丢盔弃甲的军队时,城楼上的军司马忙唤人去喊曹仁,夏侯尚等大将前来。

    未几,曹仁,夏侯尚等将闻风而动,迅速穿戴好盔甲来到了城南之处。

    “你们是甚么人——”

    “你……你是子孝将军罢?”

    站在城楼上的曹仁眉头微蹙,“正是本将,汝是何人。”

    “嗷呜呜,嗷——将军啊,俺是丞相虎卫军屯长候三啊。”候三伏地嚎啕大哭,“将军啊,丞相中了江东周瑜诡计,被降将黄盖用一把火给烧的全没了——”

    “丞相率军仓皇从华容道逃来,可...那些江东贼子愣是不放,咱们这些弟兄跑得快来到江陵,就是想要向将军速速去援救丞相啊——”

    候三苦涩说着,语气颇为沉重和苦闷。

    曹仁,夏侯尚,牛金,还有城楼上的一众曹军将士听得,心头俱都是一沉,甚有些者更是眸子闪烁……似有别样的心思。

    “将军——”

    夏侯尚,牛金目光炯炯看着曹仁,等待着曹仁的命令——这个时候,曹仁心头也是颇为的烦闷,久久不可平静。

    曹仁眸子目光闪烁许久,定定看着候三,冷声道,“哼——尔等乃孙吴细,所为不过是想骗本将率军出城,好夺得江陵罢?”

    夏侯尚和牛金闻言也是神一变,虎目恶狠狠看着城下候三及其一众败兵。

    “...细?”

    侯三陡然瞪大了眸子,不可置信看着曹仁,许久,侯三才忽的仰天大笑,“哈哈……哈哈,细....细。”

    “曹仁,不错,老子就是孙吴细,哈哈——”侯三忽的苍凉大笑,“想我侯三自魏公平定兖州以来,一直追随左右征战南北——”

    “想不到今至赤壁未死敌手,却是被怀疑成细——可笑,可笑啊——”

    侯三目光一狠,脸庞狰狞又可怖,“曹仁,老子誓不受此辱,老子让你看看,老子这孙吴细如何——”话音刚落,侯三却是猛然拾起一把长刀,猛然往脖颈抹去——血光乍现。

    “屯长——屯长——”

    城下一众曹军败兵看得侯三‘自杀,俱都大惊,遂后目光血红看着城楼上的曹仁,“呸——兄弟们,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走了——”

    此话一出,得到了那些败兵的应承,两三个人小心翼翼抬起伍长侯三,遂后往远处而去,渐渐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而江陵城楼上。却是死寂一片。

    一道道惊愕又失望的目光盯着曹仁,想来刚才这个侯三兄弟的一举一动也让他们如此境。跟随魏公这么久,血海之中拼搏出,到头未曾搏个功名显耀家门,却是落得如此下场?

    这些曹军心头也是微微泛起一丝透骨的寒意。

    而曹仁此时的心也是不好受,脸庞更是沉不定,眸子更是泛起一丝羞恼。

    “将军——咱们这——”牛金略微踌躇了一二还是咬牙上前轻声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