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赤壁前夕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小生拜谢——

    #######

    很快...丁奉,徐盛二人来到了大厅,见到孙权脸庞沉,碧眼泛着怒火的模样,二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最新章节。丁奉上前几步,略微踌躇一下说道,“主公……不知招末将前来,可有事吩咐?”

    “承渊来了?”

    孙权碧眼怒火微微一敛,目光在丁奉,徐盛二将上游弋,“承渊,文向,孤待尔等如何?”

    丁奉,徐盛闻言又是一怔,对孙权一而再,再而三的举止搞得莫名其妙,但二人还是恭敬回应,“主公待吾等恩重如山——”

    “好,既然如此,孤有一事要尔二人去办,不知——”

    孙权此话一出,这倒让丁奉,徐盛二人心头略微松了口气,“主公有事吩咐即可,吾等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不愧是孤心腹将——”

    孙权夸赞了一句,旋即低声道,“孤要尔二人率五千水师在长江水线上进行重重阻隔,特别是秣陵通往夏口的船只进行仔细的排查——”

    “不——若有秣陵通往夏口方向的船只,尔可先斩后奏,先将其扣押大牢,遂后通知孤不迟——”

    “呃...”

    孙权这话又一出,可搞得丁奉,徐盛二人又是晕头转向,二将沉吟片刻,还是想不出什么,只得苦着脸道,“主公,不知此举却是为何?”

    须知此时正是战时期间,前方将士浴血奋战,后方将士也是枕戈待命,随时奔赴前方奋勇杀敌——谁知吴侯却是下了这么一个死命令?

    “卿等是孤将,孤也不瞒尔等了,孤此举却是要活捉那刘轩小儿——”

    “刘轩?”

    丁奉,徐盛再次愕然,刘轩...不是吴侯妹婿么,这这,这哪跟哪啊到底?

    “主公,这……”

    徐盛虎目略微闪烁,看着孙权迟疑道,“怎么,尔等对此有难度?”孙权一蹙眉头,语气不悦道。

    “不不——主公,只是刘轩……刘轩可是主公你妹婿,还有主公,郡主的脾气您是知道的……”徐盛苦笑,“主公,就算吾与承渊同去,怕也是挡不住郡主啊——”

    “哼……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岂容她一妇人放肆耶——”孙权心头本就有火,乍听徐盛,丁奉二人迟疑所为此事,当即大怒,“尚香若不识好歹,尔等可持孤宝剑斩之——”

    孙权将自己佩剑递过丁奉,丁奉眼皮子连跳个不停,猿臂一伸接过宝剑,然而丁奉心头却是无限的苦涩——手中的宝剑似有千斤之重……

    杀孙尚香?开玩笑啊——

    丁奉差点没哭出来,就算孙权给了这个权利,丁奉可说是奉命而行,可以后呢?自己如何在江东土地上立足?单单一个周瑜便如一座泰山压在自己心坎上。

    丁奉和徐盛互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眸中的无奈...这,叫个什么事嘛。

    “主公放心,末将定不辱使命——将刘轩绳之以法。”

    “恩,尔等下去罢——”

    孙权怒冲冲的一甩手,丁奉,徐盛二将也是忙不迭的离开了大厅,二将径直出了军府,这才停下匆急的脚步,徐盛看着丁奉,“承渊,若是郡主阻拦,咱们当真——”

    “走步看步罢——哎。”

    丁奉无奈的摇摇头,徐盛也是低叹了口气,步履沉重的往前走去。

    …………

    柴桑城西边二三十里一处山地。

    刘轩一行人正在此处暂作休整。“这么说,你们出来的时候,见到吴军有所行动了?”刘轩剑眉微挑,目光深邃看着徐鹏。

    “是的,公子,为首将领正是咱们初来秣陵,那个迎接我们的吴军校尉丁奉——”

    “喔?丁奉?”

    刘轩挑了挑眉,遂即一声轻笑,“孙权也不胆敢大张旗鼓的动军抓吾等,最多也是在柴桑一地还有长江水道设下重重阻碍——”

    “行了,咱们在休息休息,就出发罢,早回到江夏——”

    “喏——”

    刘轩也是大步流星走到一处山岗,目光眺望夏口方向,一双星眸深邃不见底,然而淡然的脸庞下,却流转着一丝忧愁——

    “赤壁——开始了吗?”

    …………

    正如刘轩所虑,远在赤壁前线。

    赤壁,孙刘联盟水军大寨——

    周瑜所在帅帐。

    周瑜扶剑闭眸沉思,此时黄盖,程普,甘宁,凌,凌统诸将准备就绪,一众诸事已然部署下去……——现在只欠缺的,就乃天时了——

    而此时周瑜帅帐之外,却聚集了许许多多吴军将领,一众将领虎目睁得死大紧紧看着随风飘的‘周’字大旗——可每每的期盼却被残酷事实给打碎——

    “子敬,这都三天了...这到底有无东南风啊?”

    鲁肃眉头也是微蹙,那一双同样浩渺如天际的眸子看着天际许久,微微摇首,“不知——不过公瑾既然说了定有东南风,那么咱们做的也只有等待——”

    “可可,这样忒难受了——”

    “咱们去看看大都督罢——”

    遂后一众东吴文武联袂进入帅帐,看着伏剑而坐的周瑜,一众文武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行开口——“尔等入瑜大帐,可是有甚疑惑?”

    此时,周瑜缓缓睁开了星眸,嘴角微掀一抹笑容乍现,温和看着东吴诸将。

    “咳——公瑾啊,是这样,众将士想问问这东南风甚么时候才有——”

    “东南风啊。就这些许子了——”周瑜缓缓说道,旋即目光游弋在东吴诸将上,轻笑道,“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

    “众位,尔等诸为吾江东砥柱,遇事当戒躁戒急,冷静分析——处理任何事当从大局,当从远处而思——”

    “是,大都督——”

    “今听都督君一言,胜于末将十年书啊——”

    吕蒙一声轻叹,周瑜见了轻笑道,“子明,尔不妄自菲薄——”

    话未说完,帐外忽的一阵狂风而起,周瑜霍然起,负剑走至帐外,目光锐利看着飘而起的旗帜,嘴角终于扬起一丝如释重负的轻笑。

    “众将何在——”

    跟随而出的一众江东将领听闻,目光朝着飘扬而起的旗帜一望,俱都神大喜,旋即高声回应,“末将在——”

    “众将听令,都速速去准备——等黄老将军得手之后,全军出击——”

    周瑜发丝随风舞动,星眸光芒亮而锋利,“今瑜与诸将破曹魏,建此奇功留名千古——”

    “破曹魏,建奇功,名传世——”

    一众江东将领拔剑怒吼,神欣喜又狂——

    …………

    东吴水寨之左一处的陆路旱寨——

    刘备,诸葛亮也是被江东诸将那股洪亮的口号给震撼了,忙出帐仔细一瞧。

    “军师,果不出你所料,真起东南风了——看来决战就在近了——”刘备眸子异光闪烁,忙对诸葛亮说道,“主公所言甚是——”诸葛亮目光平淡看着东吴水寨的一举一动,对起东南风之事似早就熟知。

    轻摇羽扇淡笑道,“主公,此次曹必败无疑,曹兵败后必行江陵,后转北方,周郎必率军乘胜而追,这...那么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机会?”刘备眸子一亮,忙问道。“军师所言机会是?”

    诸葛亮眸子掠过一抹诡异的光芒,手中羽扇轻摇,嘴唇微微蠕动,“取荆南四郡,夺荆襄心腹——”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