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虎豹骑来了?

    ps:求推荐,求收藏——

    ######

    建安十三年八月十,荆州之主刘琮听从蔡瑁,蒯越之言率众投降北方之主,曹全文阅读。

    三后的这天清晨,阳光明媚,微风拂地。

    刘琮在蔡瑁,蒯越等一众降臣来到了汉水以北的樊城,在数前,樊城便被曹军先锋许褚所夺,源源不断的曹军将士入驻樊城,其中自有曹——

    此时此刻,樊城城外却是甲兵林立,一把把闪烁寒芒的枪矛刀剑寒光四,曹军将士俱都面露凶光望着刘琮这一群羔羊的到来。

    而以汉丞相之名的曹也是亲自来到樊城城外,亲自迎接刘琮一行人等。

    刘琮生惯养惯了,那里见得如此场面,当即只感觉腿肚子直打颤,目光飞掠那些雄武军容,心头既是害怕又是悲屈。

    “为何吾荆州却无如此精兵强将?”

    刘琮目光游弋在一群锦绣衣衫文武簇拥之前的一个矮小黝黑的汉子上,此个汉子虽说看起来不甚好看,不过上却是有股不怒而威的威严,举手抬足之间都有股天地同人的霸气。

    看着侧那些掐媚和惶恐的曹军文武,刘琮心头明白,这就怕是威风凛凛的曹了。

    刘琮当即快走几步,还离着曹有丈许距离之时,不得不停下双膝跪地:“罪臣刘琮闻丞相天威,不敢冒犯,今率众臣来此而降,还望丞相接纳——”

    “哈哈,贤侄客气,客气了——”

    曹当前走出,一双稳健有力的臂膀将刘琮扶起,哈哈一笑,“贤侄,既然汝降于孤,孤定不会让贤侄受丁点委屈——”

    说罢,曹又是轻笑一声:“孤已请奏陛下,封贤侄为青州刺史,领安阳亭侯,送与许都和陛下团圆,一叙亲——”

    刘琮听得曹如此安排,心头微微一安,至于去许都什么的,刘琮已是不在考虑了,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就好,刘琮心头叹息。

    曹已然是将刘琮的一举一动看在眸中,看着刘琮如释重负的表,曹心头冷哼一声,对其更是不屑,给了刘琮封赏,接下来就要给蔡瑁,蒯越许些人了。

    曹脸庞带笑看着蔡瑁,蒯越一众等人,笑道:“德珪,尔劝降有功,孤已经请奏陛下封尔为列侯,水军都督,孤可盼望尔为孤训练一支强大水军——”

    “多谢丞相——”蔡瑁听得自己也封侯了,心头大喜,连忙不迭的应承。

    曹笑着颌首,旋即又一顾沉默的蒯越,轻笑道:“孤不喜得此荆州,唯喜得异度也——”

    遂后曹和蒯越,蔡瑁二人把手联袂进入襄阳,又着令曹仁,许褚等将进驻襄阳接收防御,还有编收大军……曹又大肆封赏荆州文武....

    是夜,州牧府,曹毫不客气的将其暂住。

    “丞相...”

    曹目光在巨大的地图上游弋,听得那声轻呼,转过来,却是自己谋主荀攸,曹轻笑道:“公达啊,你来了。”

    “公达啊,你说可笑不可笑,咱们精心准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此战,然却不曾料到,咱们南下刘琮那小子就投降了这...诶。”

    “丞相——”荀攸轻蹙眉头说道:“咱们旁不过五万之军,若是——”

    “哎,公达孤知你忧虑甚么。”曹猛然一摆手,旋即语气十分霸气说来:“若放至刘表未死,孤还不敢如此轻兵而入,不过现在嘛,嘿嘿,蔡瑁,蒯越二人俱都无此胆量...不必忧虑——”

    “那丞相你为何如此——”荀攸眉头紧蹙,旋即似想起什么,忙道:“丞相是担忧刘备?”

    “是啊,孤所虑正是刘备这厮。”曹毫不掩饰对刘备的忌惮:“大耳贼在孤手中虽屡战屡败,然却能屡屡逃脱——”

    “今若让其跑了逃往江夏,怕是遗祸无穷。”曹眸子凶光一掠:“孤一定要在刘备未至江夏之时将其覆灭……”

    就在此时,门外呼传蔡瑁求见,曹眉头微蹙,旋即大手一摆:“命他们进来——”

    不时,蔡瑁便是走入堂内,曹见了轻笑道:“德珪深夜前来所谓何事?”

    “报告丞相,瑁所来为两事,一乃刘备,二乃江陵。”蔡瑁忙抱拳沉声道:“刘备那厮在七月末就已然率军携百姓行陆路往江夏而去。”

    “但刘备携百姓而行定然走不了多远,丞相此时若追定可追至。”蔡瑁目光熠熠:“二是江陵,江陵虽有吾族弟蔡瓒率水军两万镇守,不过瑁心头还是有点不踏实,还请丞相天军去——”

    话为说完,门外又是前来传报,蒯越有事求见。曹眉头一挑,心头有种不好的预感,“传——”

    遂后,蒯越便是一脸忧愁走进,语气沉重道:“丞相,江陵失守了——”

    “甚么?”

    “怎么可能——”

    曹微微一变,旋即脸若寒霜说道:“异度,说详细点——”

    “喏!”蒯越沉下心来,语气平静道:“长沙刘虎,徐庶从巴丘进发,与关羽水军联军,在联合江陵城内傅巽,副将韩曦内外夹击一举破了江陵,蔡瓒将军阵亡——”

    “可恶——”

    蔡瑁虎目陡然暴睁神铁青,曹也是脸庞沉,特别是听到徐庶之时眼皮子更是一跳,曹低声说来:“那么说,江陵之内的物资被刘备得了?”

    “这...是的。”

    曹深深吐了一口浊气,眸子寒芒肆掠,许久,才爽朗一笑:“哈哈,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旋即看着蔡瑁,低声说道:“德珪,孤征江夏必要靠水军,水军就靠德珪你了——”

    “丞相放心,瑁定尽死力报效丞相。”蔡瑁旋即沉声说道:“荆州水军有五处...一乃襄阳,二乃南郡,三乃章陵,四乃上庸,五乃竟陵——水军计有九万之众,之前江陵被破,现仍有七万之数。。”

    “嗯?”曹见得蔡瑁对水军如此了如指掌,不由心头一安,摆手爽朗一笑:“孤有德珪此等水军大将,破江夏,灭江东还不是伸手可得——”说罢之后,似是想起什么,忙看着蔡瑁说道:“德珪,刘备此人乃是一个祸害,孤除之——”

    “汝派一将随孤同行,孤要亲自率虎豹骑将刘备灭了...”

    “是,丞相——”

    次,曹族弟曹纯当即率五千铁骑在荆州宿将王威的指引下呼啸而去,犹如洪流般离开襄阳卷席而下,骑兵的脚程本就极快,曹纯得了曹死命令,其速度更是提升了一倍不止,马不停蹄一路狂奔,每俱在百里之上。

    …………

    同此时刻....刘备正带着一众百姓拖拖拉拉,每行十几里路就得停下歇息,这的黄昏时刻,终于到达了当阳县附近的当阳河——

    当阳河是当阳县境内一条汉江的支流,河宽十丈,其深不可,方圆十里之内只有一座当阳桥可过,刘备一行人等从当阳桥浩浩而过。

    由于人实在太多,刘备军的将士俱都在桥边的树林之外歇息。

    行到此处,刘备旁的百姓陆陆续续竟又增至了十万有余,这让跟随刘备旁侧的刘轩再一次无语和无奈。面对的每如同蜗牛般的行军速度,刘轩心头如火一般灼

    此时,忽然一骑从前奔来忙递上两封信,刘备一目十行望去,遂即仰天长笑,刘轩心头一动,忙问道:“父亲,可是江陵破了?”

    “不错,炎浩,云长他们来信,两天前元直设计联合公梯他们一同破了江陵,斩杀蔡瑁族弟蔡瓒,收编荆州水军一万五千余人。此时此刻云长他们正将江陵府库物资军备运往夏口。”

    “另一个孔明收编了近五千不愿投降曹的荆州水军,现在汉津扎营等候吾等,云长也命坦之率一支偏师来助……”

    刘轩听罢心头微微松了口气,此处离汉津却不是甚远了,只有二十来里的距离,若是加快点脚程明天下午时分怕就可到达。

    此个消息一出,刘备军的将士还有众多百姓俱都精神一震,然快乐的时光总是易过的,有句话怎么来说,乐极生悲……

    又过了不久,一个骑兵从北飞奔而来,刘轩凝眸看去,却是虎狼军伯长孟光,刘轩心头一凛,孟光可是自己安排在北方警备曹军的斥候,而今……

    果不出刘轩猜测,孟光一个漂亮的下马动作,向着刘轩兴奋说道:“主公,公子,北方追来了一支铁骑……看模样,似乎是公子曾说过的曹军王牌精锐虎豹骑——”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