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该来的终于要来了!(求收藏!)

    ps:求推荐,求收藏——小生拜谢。

    #######

    数后,樊城,将军府。

    大厅之内,刘备神肃然,目光在一众人等之上飞掠而过,旋即低沉又沉重的声音响起。

    “诸位,北方探子细作来报,曹决定亲自提军南下,先锋大将许褚已然至南阳治所宛城驻扎...兵锋直指新野——”

    此言一出,大厅一片哗然。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么——”

    刘轩神微微一动,这才多久?距七月还有数天呢,曹就迫不及待的南下了,难道——

    忽然,一个侍卫匆匆从外赶进,“主公,襄阳伊籍偷偷派人传信,刘州牧三前去了——”

    “什么?”

    刘备猛然星眸暴睁,霍然起失声说来,旋即两行清泪顺颊而下:“景升兄啊景升兄,这才几天呢你就这么去了....”

    “主公,刘表一去我们可借吊唁之名率军前去,瞅准机会一举拿下襄阳——”

    诸葛亮不失时机的忙说来,却未料到刘备却是断然叱喝:“不行,几天之前备与景升兄言过,景升兄若去,备自当好生辅佐子德继位……”

    “父亲,就怕蔡瑁那厮不会肯啊……”

    刘轩微叹了口气,对刘备的‘执着,很是无奈,叹道:“如此,父亲咱们还是准备撤军罢……”

    刘备默默点了点头,旋即目光看着诸葛亮,轻声道:“孔明,还有多少愿随备的百姓未曾离开?”

    “三万左右罢——”诸葛亮此时也是略感头疼,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主公,百姓带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再者,云长水军来回奔波是在劳累,云长已然率军休整准备夺取江陵……所以...”

    刘备闻言略微一叹,旋即轻声道:“通知下去,次大军撤退,愿行百姓可随备走陆路而行……”

    “喏TXT下载。”诸葛亮抱拳应诺,旁侧的刘轩却是猛然的眼皮子一跳……这一幕,似曾相识啊——

    …………

    次,清晨。

    樊城之处,刘备等一众文武率军护着三万余百姓朝着江夏浩浩奔涌而去……

    走了未及不久,刘备却是愕然看见不远处奔来一个骑士,那个骑士也是望见了刘备,连声大呼:“叔父,叔父——”

    “子德,你怎再此?”

    刘备讶声说来,旋后又微微蹙眉,来者正是刘琦,刘琦听了刘备的话却是连忙下马伏地嚎啕大哭:“叔父,叔父——父亲去世,侄儿想去襄阳见父亲最后一面却也未料二弟和蔡瑁那厮拒之门外——”

    “他们...蔡瑁更是以我镇守江夏重镇之辞要我回去……”

    “走,贤侄,且随叔父去襄阳……”刘备略一皱眉头说来,遂后一马当先直奔襄阳而去。

    樊城和襄阳只有一汉水相隔,没有多久,刘备和刘琦已然到了襄阳城外,刘备看着襄阳城上严阵以待,甲戈林立的将士,眼皮子微微一跳,心头略微凛然……

    “开门,吾乃刘备,前来吊唁景升兄——”

    刘备气入丹田连声大喝,城头上的那些士卒听到刘备的话后也是略显动,然而下刻蔡瑁形上得城楼,蔡瑁看着刘备冷笑道:“刘备,尔等坐镇樊城防北方曹丞相,汝不回去坐镇樊城,因何至此?”

    “蔡瑁,景升兄去世,你为何隐而不发?”刘备此时也是怒火上涌,当即怒指蔡瑁连声大喝:“还有,景升兄曾与备言,传位于子德,尔等今……”

    “刘备——”

    一声稚嫩的低吼从城楼上传来,现出了刘琮的影,此时的刘琮脸庞涨得通红怒视着刘备,手指指着刘备连连发抖,显然是被气的不行:“刘备,汝安敢如此,再者吾父已然下葬,尔等要看就去看吧——”

    说罢气呼呼的一摆袖子朝城下奔去。

    “甚么,父亲下葬了——”刘琦忽然指着蔡瑁怒吼:“蔡瑁,你这臣……”

    蔡瑁此时也是暗暗责怪刘琮口无遮拦,但见刘琦怒吼,冷笑回应:“主公去时曾言低调即可,某如此而为也是奉命而行——”

    说罢冷脸朝着左右轻喝防范刘备...旋即下了城楼而去。

    刘备轻蹙眉头,往城头微喊:“众位将士,备后百姓乃是无辜之众,还望将士开城门让其进入——莫让其受苦...”

    刘备连连呼喊十数声,城头上的襄阳将士不为所动,刘备脸庞骤然沉了下来,“走吧,去看看景升兄——”就在刘备一众掉头而行之时。

    戏剧的一面突然出现——

    襄阳城城门猛然洞开,一群群拖家带口,运着家什的百姓朝着刘备而来,口中还厉声大呼:“追随刘皇叔去江夏——”刘备愕然,旁侧的刘琦愕然,从后赶来的刘轩和诸葛亮见得神俱都沉了下来……

    “父亲,咱们护着樊城百姓本就吃力,若还护着襄阳百姓那可真是——”刘轩苦口婆心的劝说,一旁的诸葛亮也是低声道:“主公,炎浩所言甚是有理啊……”

    “不可——”刘备听得刘轩和诸葛亮一阵劝说,却是不由分说断然一摆手,轻声喝道:“济大事必以人为本,今人归吾,备安能弃之!”

    刘轩听得,心头泛起一阵无奈,暗道,得,又充老好人了啊。刘轩很是无奈的摇摇头。

    刘备也是不笨,当即看着刘琦,低声吩咐道:“子德,尔速速先回江夏安排住所还有一切用度,保证百姓去后即可入住——毕竟,这些百姓可是跟着咱们才背井离乡啊——”

    “叔父,侄儿省得——”刘琦郑重其事点点头,旋即担忧道:“叔父,你万万要小心啊——”

    说罢,猛然上马朝着远处绝尘而去。

    片刻后,刘备接纳了那些愿走的百姓,遂后刘备一行人来到了刘表的墓上,看着刘表墓上的荒凉,刘备心头不时感慨:“景升啊景升,你生前风光,死后却是如此——”

    “手中基业也要随之拱手他人,这些汝可料到否?”

    刘备旋即从一亲卫手中接过一酒囊,仰天长喝了一口,旋即又看着刘表墓碑许久,将酒洒在地上。片刻后,刘备摇头低叹了一声,旋又上马往远处而奔。

    “走——”

    …………

    建安十三年七月末。

    曹举倾国之兵二十万,诈称八十万南下荆州,前锋已然抵达南阳治所宛城,此间消息一出,天下震动,此时的襄阳城州牧府之中,却是出现了这么一幕。

    “舅父,你...你说什么?”州牧府,刘琮端坐一直属于州牧宝座的位子上,然而此时刘琮却是没有一丝兴奋和当上州牧的快感。

    “琮儿,下令开城投降吧——”

    蔡瑁无奈的摇摇头,苦口婆心的劝说:“曹丞相率天兵八十万南下,吾等又怎能抵抗之?”

    “吾荆州水军不是号称天下无敌吗?”刘琮瞪大眸子,狠狠痛斥蔡瑁:“况且吾荆州披甲之士仍有一二十万,咱们众志成城,定可打退曹——”

    “主公,咱们水军无敌不假,可魏公天军更甚一筹啊——”

    一个早就心存降曹官员马上出列叱喝道。

    “是啊是啊,主公,咱们以微弱之兵抗天军,此实乃下计也——”

    “……”

    “主公——”一时冷眼旁观许久未曾说话的蒯越出列目视刘琮,冷声道:“主公莫还看不清如今局势嘛?”

    “现今刘琦,刘备狼狈为,南有刘虎为之臂膀对荆州虎视眈眈,其三俱都不是咱们可独自对付的,若有魏公前来帮衬坐镇,荆州无忧矣——”

    “可……”刘琮脸庞通红张口结舌,弱弱道:“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若到时那曹窥吾荆州又当如此是好呢——”

    刘琮也不蠢,当即看出蒯越话中得那一丝毒。

    “哼...”蔡瑁似是没有了耐心,冷冷的目光直视刘琮,猛然冷哼道,“琮儿,曹丞相一生征战戎马,东杀吕布,出军屡败刘备,北扫袁绍,灭杀乌恒——其天威广布宇内,琮儿,舅父自问无其本事,琮儿此时开城投降,舅父定然保证琮儿你一生富贵,还能封侯安享后半辈子——”

    话说到此间份上,刘琮心头明白大势已去,蔡瑁,蒯越还有大厅上这些数之前对自己信誓旦旦承诺忠诚堪比天际月的文武是铁了心要将自己卖了好向那曹邀功请赏啊,想到这些刘琮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惨笑,神色更是凄然:“传孤之令.....开城投降——”

    说完此话,刘琮只感觉一股巨大的羞耻和无奈涌上心头,一股心酸的泪水喷涌而出……早知今之下场,当初就不该——

    然世间却无后悔药——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