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白日宣淫,商量撤退!(求收藏!)

    ps:求推荐,求收藏——

    ######

    翌清晨,懒洋洋的阳光照耀大地。

    新房内堂之中。

    刘轩眼皮微微一动,旋即眸子缓缓睁开,习惯的想伸个懒腰却猛然醒悟自己旁侧还有一个滴滴的美人,刘轩目光扫视一下,却见黄舞蝶俏脸生晕,本就白里透红的肌肤似乎在此刻更加晶莹剔透了。

    黄舞蝶修长的大腿如八爪鱼一般紧紧勒住刘轩腰间,刘轩见了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垂头一顾,此时黄舞蝶紧闭着美眸,那朱唇小嘴不时微微耸动,还有前那对高耸,坚的玉峰更是肆无忌惮的敞开在刘轩眼中,那对小樱桃更是无时不刻不在挑逗着刘轩,刘轩见得目光再次炙起来,小腹蓬生一阵烈焰雄火。

    刘轩嘿嘿一笑,双手再次在黄舞蝶那傲人的双峰上擒玩起来,大嘴毫不客气的亲吻上了黄舞蝶的朱唇。

    “嗯?”

    黄舞蝶眼睫微微耸动,很明显刘轩的挑逗让黄舞蝶也醒了过来,片刻,黄舞蝶睁开了美眸,看着一脸坏笑的刘轩,黄舞蝶上传来的那一股股酥麻,更是让黄舞蝶不由小嘴微张吟叫出来。

    一声声令人血脉喷张的惑之音传出,让刘轩火更甚,不待二话,刘轩一双大手更是在黄舞蝶那翘的丰上猛然把玩起来,黄舞蝶此时也是被刘轩挑动了那一丝**...一双美眸媚眼如丝直盯着刘轩,一双芊芊玉手在刘轩后背游动着。

    “夫..夫君。。不...不要……此时是白天呢——”

    黄舞蝶此时已然是被刘轩完全调动了起来,那酥麻快感让黄舞蝶不由沉迷其中,说起的话都是断断续续的...

    可刘轩此时也是被火掩盖了理智,完全不理会黄舞蝶的话语,提起巨龙猛然朝着黄舞蝶那幽幽玉泉之中杀去,在那丰腴的土地上肆意征伐着。

    …………

    几番**过后,伴随着一声低沉的虎吼和一声略带痛苦又舒适的呻吟,堂内的这场厮杀终于也落下了幕。

    “夫人...”刘轩轻轻将黄舞蝶温柔的抱在膛之上,眸子深看着黄舞蝶,柔声道:“都是为夫鲁莽了,害得夫人——”

    “不,夫君,这些都是妾该做的——”黄舞蝶罕见的轻轻摇头,俏脸带着红晕光泽,美眸含看着刘轩:“只要夫君舒服,妾这点痛不算什么——”

    “夫人——”

    刘轩听得黄舞蝶如此而言,心头煞是感动,暗叹今生今世定不负黄舞蝶的一腔深

    “夫君,咱们早晨胡闹了这么久,咱们还是快起来罢——”就在刘轩暗自感叹之际,黄舞蝶柔声说着,刘轩见了也是略微一拍额头,苦笑道:“诶,这次怕是要遭父亲训咯——”

    难怪人家言:“温柔乡英雄冢。”刘轩现在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看着面前这具饱含惑的玉体,刘轩感觉自己眸子都快转不过弯了。

    忒是黄舞蝶那翘而丰腴的丰,让刘轩看得是一阵火,刘轩忙轻摇脑袋暗叹以前怎么未曾发现舞蝶这丰有这么大的魅力呢?当真是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啊——

    “夫君,妾伺候你起来罢。”

    这个时候,黄舞蝶再次轻轻出声,在大婚前一两天,黄母就不停给黄舞蝶灌输了这方面的知识,给黄舞蝶恶补了一番。

    “好哇。”刘轩轻轻颌首,旋即起等着黄舞蝶服侍,然下刻黄舞蝶却是轻呼一声,刘轩能明显听出语气中的痛意,刘轩心头一惊,忙回头一顾见得黄舞蝶秀眉蹙成一团...似乎忍受什么痛苦。

    刘轩先是一愣,旋即目光瞥到黄舞蝶那黑色森林中略显红肿的部位才恍然大悟,刘轩很是懊恼的一拍额头,旋即扶着黄舞蝶回到胡上。

    “夫人,你且安心睡一觉,为夫去和父亲,母亲请安之后再来看你。”

    黄舞蝶听出刘轩语气中浓浓的怜惜和疼之意,芳心是一团美美的甜蜜,黄舞蝶轻嗯一声,刘轩温柔的给黄舞蝶盖上被子,亲吻了一下朱唇,迅速的穿衣盥洗之后,大步流星的走向其外。

    待刘轩出去之后,黄舞蝶很是羞涩的从下拿出一块白绢,上面愕然有着点点鲜血,恰似一朵梅花,黄舞蝶不由嘴角略微勾起一丝弧度。

    走出屋外,只见几个丫鬟都是俏脸生红羞涩看着英俊的刘轩离去。

    …………

    前院大厅。

    刘轩给母亲糜氏请过安后,迅速来到大厅之中,此时大厅之内已然落座了许多之人。

    一眼扫去,父亲刘备,老师诸葛亮,三叔张飞还有赵云,糜竺,孙乾等一众文武俱在此处,刘轩见了剑眉一挑,心头略微一动,看来此次有大事发生了。

    难不成曹那厮忍耐不住亲自提军南下了?

    刘轩很快进入其内,众人的目光随之盯来,刘轩从容的一一和众多文武打了招呼,随后朝刘备轻声道:“父亲...”

    “哼..”

    果不出刘轩所料,刘备当即未曾给刘轩好脸色,毕竟此时却是不早了,刘轩,黄舞蝶一番白后爽是爽了,却也遭来了刘备的痛斥:“哼,此时都是什么时候了,你因何来迟?”

    “孩儿——”刘轩无力的张张嘴,总不能说自己和黄舞蝶白罢?就在此时,救星诸葛亮出声了:“主公,炎浩初次大婚,来迟也是有可原——”

    “是啊是啊,兄长,大侄子多多努力点,咱们就能报孙子啦——”

    这话当然也只有粗犷的张三爷说得出,不过此话却是中得刘备心坎里去了,刘备一生漂泊,看着年龄渐大,事业也看着有起色,虽说麾下也有两子,长子聪明又极具机谋,次子也快两岁了,那一双灵动的双眸煞是机灵,长大后教育得当怕也是一个才俊。

    君不见北方雄曹麾下儿孙满堂耶?刘备大半辈子却也才两个儿子,这也忒是寒霜了点,说不定自己两个儿子突来横祸啥的自己那岂不是后继无人...?

    念及至此,刘备沉的脸色略微好转,哼了一声,横眼瞧着刘轩:“坐下罢——”

    刘轩刚坐下,刘备就又急不可耐的出声道:“众位,刚才咱们在许都的探子回报,曹最近在北方到处集结大军于许都,一举一动似有南下之意——”

    “备招你们来是想看看你们的想法——”刘备如此说着,但目光却是望向了左首第一位的诸葛亮,诸葛亮也是当仁不让的而出:“主公,此时已是六月,曹若想南下之前便早率军南下了,曹不是冲动之人,其麾下重臣荀彧,荀攸,程昱等辈也俱都深谋远虑,按亮猜想曹南下定在七,八月之间——”

    坐在席上的刘轩听得,眸子微动,暗叹老师这战略目光果然不是盖的,能从虎头蛇尾的报就可分析出曹大致南下的时间,就从这点来观天下能与其左右着不出三人罢?

    心头心绪急转,刘轩心头猛然一动,脱口而出道:“父亲,老师所言甚是——”看着大厅内众多目光飘来,刘轩略微一顿,然后说来:“父亲,曹南下之际,即是咱们南撤之时——”

    刘轩此话一出,大厅之中顿起众多噪杂之音,刘备也是剑眉微蹙,但见自己文武聒噪,不由斥道:“且先不言——”

    说着刘备望着刘轩,刘轩深深吸了口气,脸庞上陡然变得很是沉重:“父亲,老师——”

    “曹南下,兵锋甚锐,唯有避其锋芒咱们则可一战,险中求胜——”刘轩眸子光芒闪烁,言辞尖锐道:“然撤退之时,不知父亲,老师可曾想过樊城百姓否?”

    此言一出,刘备和诸葛亮神陡然一变,大厅文武也是为之一震,刘轩又道:“那时候二叔水军护送多数家眷先行,遂后又要与元直军师夺取江陵,那时定然不可兼顾两处...”

    “再者,曹的残暴广而传之,反之父亲在樊城之仁义,威望,可想而知曹南下给樊城百姓造成了影响,父亲南撤那时该有多少百姓随行?”

    “另者,以曹对父亲的看重程度,孩儿料想登时曹定然不会轻易放父亲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