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火烧新野

    盏茶功夫后,曹仁,徐晃二将先士卒,策马狂奔,率着数千精锐当先而来。

    直至新野城东门之处,看着寂静一片的新野城,曹仁和徐晃相顾愕然,眸子有着惊疑之色。

    “难道战斗已经结束了?”曹仁心头惊怒:“来人,派一什斥候进城探查——”

    “喏。”

    曹仁命令刚下,其后军中就奔出十数骑士卒尽数分为四股往四门而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曹仁,徐晃脸上平静如水,然心头却是慢慢沉了下去,显然此时的等待对于他们来说,是种煎熬。

    这时,城东奔出数骑,当先一个魁梧大汉不正是许褚,许仲康么?

    曹仁突然感觉自己脑袋突然未曾转过弯来,难道城内没有伏兵,刘备惧怕之下撤军死守樊城了?心头如此想着,许褚的一句话更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子孝,他娘的,那大耳贼愣是没种,一声不吭丢下新野就跑个没影了……”许褚神色不爽,骂骂咧咧着:“子孝,要不咱们一鼓作气冲到樊城——”

    曹仁看着许褚立功心切的模样,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随后一顾左右大军,眉头一蹙:“仲康,城内无刘备兵卒?”

    “没有。”许褚听了虎目大睁,连拍着脯保证:“俺率军都快把新野城翻出个底朝天了,就连一颗粮食都未曾发现……”

    曹仁对许褚所言不置可否,眸子微眯,旋即扭头一顾徐晃:“公明,将士们连兼程赶路,此时也甚是疲惫了,不如进城暂歇一夜,明在往樊城与刘备那厮决战——”

    “子孝所言甚是。”徐晃浓眉一挑,看了看左右曹军将士,脸庞上的风尘和疲惫一览无余,“此时天色已晚,不如就进城休息一夜,明再作打算。”

    三言两语间,曹军两位大将就统一了意见,曹仁随后一声令下,曹军就浩浩朝着新野驻扎。

    …………

    是夜,明月高悬,清冷的光华倾洒而下,铺在这片安静的土地上,一股冷风微微飘而起。

    淆水河域,伏牛山脉最尾端的一处山岗。

    刘轩修长的影在明月的光华印照着老长...

    “兄长……”一袭白衣的周不疑漫步走来,带笑的眸子望着刘轩,“兄长,不出咱们所料,曹仁那厮进驻新野了——”

    “呵呵,这在咱们的意料之中嘛。”刘轩眸子闪烁睿智光辉,“传言曹仁带兵有方,多体恤士卒,曹军将士对曹仁甚是敬,如此之人,试问如此将帅,会放置一座城池不歇息而要麾下将士在野外宿营否?”

    周不疑闻言眸子异芒一掠,旋即略带别样意味的说道:“兄长,甘夫人最近可是有点不甘寂寞了呢。”

    “听闻最近叔父去二将军,三将军府上为阿斗求亲,二将军,三将军也是同意了呢——”

    刘轩闻言淡淡一笑:“元直,此时乃战事,不谈其他,不谈其他……”

    周不疑眸子掠过一抹不安,但摄于刘轩却还是忍了下来。

    这就样,刘轩,周不疑二人在山坡上迎风而立,两双睿智的眸子望着新野方向静静出神。

    “公子,元直公子丑时已到。”

    虎狼军伯长孟光风风火火赶到,眸子掠过兴奋的目光。

    刘轩转过来,看着一袭黑甲的孟光,嘴角掠过一抹笑意,曾经由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虎狼军,数年的血与火,生与死的边缘挣扎,也慢慢有了虎狼的气势啊……

    “本公子叫你准备的准备好了没?”

    “回禀公子,一切准备就绪。”孟光忙抱拳应道,旋即信誓旦旦:“曹军若渡白河而过,末将定让他们有去无回——”

    “记住,无论什么时候,都别小看任何一个对手,不然,难免有沟里翻船的时候。”

    刘轩听着孟光的话后,猛然厉喝。

    “是是,公子说的是。”面对刘轩质喝,孟光忙不迭的回应,双手连抹虚汗。

    “曹仁,本公子就会一会你这个未来的曹魏大将军……”刘轩目光眺望远处,似是想起甚么嘴角勾勒一丝弧度:“本公子出山第一功就由你开始罢——嘿嘿。”

    …………

    新野城,一片寂静。

    曹军进驻新野城后,烧水做饭,将士们用完晚膳后,留下部分必要巡逻的士卒后,其余大部将士俱都回营睡大觉,若靠近了,还可隐约听到传来的呼噜声。

    新野城县衙,现在成为了曹仁,徐晃的住所。

    曹仁也和众多曹军将士一般,劳累不已,倒头便睡,正睡得幸福时刻,耳畔却传来一阵紧急的呼唤声将曹仁吵醒,曹仁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眸,见是侄儿夏侯尚,不由问道:“伯仁,何事如此惶急。”

    “叔父,大事不好了,起火了——”

    “呔,可能是火头兵不小心失火了,叫人提水扑灭即可。”曹仁满不在乎说着。夏侯尚神却是焦急,慌乱说道:“新野城全都起火了。”

    “嗯?”

    夏侯尚和曹仁忙出县衙一看,街道、房屋俱都处在烈火之中,这一看直叫曹仁心头泛起一阵毛骨悚然,瞪大虎目看了片刻,曹仁才回过神来,忙厉声喝道:“伯仁,速去通知军中将领,率军出城——”

    此时曹仁心头满是懊恼,可曹仁又不知这火势为何如此之大?

    曹仁自不知,刘备,刘轩,诸葛亮他们为了照顾他曹仁,可是特地的耗费了一番心血,在新野众多房屋街道洒满或是铺上了火油和松脂,再以枯草,落叶掩饰。

    曹军远来驾到,哪有功夫去看这些?待曹军熟睡后,躲在民屋内地道里的刘备军死士出来点燃了这些,一时间,曹军就陷入了火海之中。

    片刻后,徐晃,许褚两名大将也是随之而到,随后副将牛金派人汇报了最新消息,西北南三门被烈火焚烧,已然无法出入。

    唯东门无一动静。

    曹仁,徐晃听得猛然一疙瘩,两人俱有大将之才,心头明白这是敌人故意留给自己的,东门之处定有埋伏,可如现在状况,不往东门而行,就只能随新野化为灰烬了。

    可以如今之困境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曹仁狠狠的一咬嘴唇:“全军随本将冲杀出去……”

    说罢,曹仁,徐晃,许褚等将率领着精锐曹军猛然杀了出去,其他的曹军将士也在校尉,军司马,都伯等一底层将领的率领下迅速有序的退往东门。

    从最初的慌乱,至有条不紊的撤退,从此就可看出曹军训练有素,不愧乃天下精锐之名。

    曹军将士纷纷朝东门奔去,众多将士的脸庞上残留着惊恐,害怕的绪,也是,再怎么骁勇善战也是血之躯,敌不过水火的无

    三万之众奔涌东门,人人奋勇争先,争先恐后,那个样子恨不得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就怕慢一点就会被这烈火吞噬。

    刹那,拥挤,践踏,倒压无的踩踏之下,三万曹军未曾死在烈火之下,却生生的被边袍泽,战友给踩死在地变成酱。

    曹仁当先而出,连不迭跑出了近三里之地才敢反看着后方烧红半边天的新野,站在三里之外,曹仁都生生感觉到那股气浪的炙

    陆陆续续的曹军汇聚在曹仁侧,半响后,曹仁听取了徐晃,牛金,夏侯尚一众将领的汇报后,眼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经过这次大火,三万曹军竟然死伤近五千之众。

    这让曹仁心头滴血,这些都是百战精锐啊,未死在冲锋路上,却倒在了...曹仁悲痛的闭上双眸,旋即叹道:“此必是那诸葛村夫毒计。”

    说着,看看左右俱都脸色发黑的将领,士卒,无奈一摆手:“咱们先退到之前渡过的白河东处下寨罢。”

    徐晃闻言也是缓缓点头,应声道:“看来刘备也是军力不足,未曾在东门埋伏,此乃大幸啊。”

    说着间曹军未过许久,剩余的曹军已经浩浩开至白河,远远看到那条如白练一般的河流,众多曹军将士被烈火烧着浑焦枯俱都眸子发光,两腿如飞跑到溪边大口喝起了清水,好不爽哉。

    …………

    求个推荐,收藏,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