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六年!

    一场豪雪,将这片天地点缀的栩栩如生,凝眸看去,上下一片银装素裹,好不美丽。

    豪雪,也迎来了建安十三年(208)地严冬,气温陡然下降,面对如此寒温,许多人都是缩在家中不愿出门走动。

    刘轩站在群英楼最高处,静静凝视着襄阳城的一举一动,眸子深处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东西。

    “轩哥,天冷了,披上大氅吧。”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刘轩眼眸微微一动,随即上便是多了一件白色大氅。

    刘轩眼带温柔看着来人,嘴中怜惜说道:“舞蝶,你怎么上来了....”

    黄舞蝶将螓首靠在刘轩那并不算很宽阔的膛上,朱唇轻启温柔说道:“我见轩哥你站在此处这么久了,此时天气如此严寒……”

    刘轩静静看着黄舞蝶,眼眸有着迷恋之色,六年的时间,黄舞蝶俨然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美人,一颦一笑都让刘轩为之痴迷。

    “傻样!”黄舞蝶看着刘轩火的目光,俏丽的脸蛋渐渐嫣红,陡然嗔道:“又不是没见过人家,你至于这样嘛。”

    刘轩嘿嘿一笑,轻笑一声:“怎么不至于,本公子的舞蝶可是一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本公子怎么看也看不过瘾那。”

    说着将怀中的黄舞蝶微微一紧,一同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一晃,六年了。

    刘轩也已经是十七岁的人了,六年的时间,刘轩俨然长成一个长八尺,面如冠玉的美男子了。

    刘轩浑气质内敛,温文儒雅,谈吐不凡,颇有乃父风范。

    自数年前刘备,徐庶去卧龙岗请出诸葛亮,刘轩就在刘备安排之下拜诸葛亮为师,在前年终是出师,在诸葛亮数年的调教,熏陶,刘轩再也不是那个靠着一点小聪明混子的人了。

    不过这数年之中,这个天下却是发生许多让人惊讶的惊愕之事……

    最为让人叹惊的莫过于北方曹,袁绍两大诸侯的争锋相对。

    五年前,曹听麾下谋士用离间计挑拨袁绍和麾下大将,众多谋臣关系,袁绍因此与麾下文武重臣离心离德,袁绍苦苦坚持了将近一年后城破亡,袁氏集团宣布破灭。

    袁绍本人**于自家府宅之内,赴公孙瓒的老路。

    长子袁谭战败死,二子袁熙,三子袁尚远赴乌恒,寻求乌恒的庇护...曹为求一劳永逸,彻底铲除袁氏在北方的影响,曹耗费数年的功夫,先后大败乌恒,将袁熙,袁尚一一斩杀,将袁氏影响力降至最低。

    曹雄霸北方,成为了天下诸侯之首,威名摄于四海,汉帝因此封其汉丞相,魏公。

    以冀州、并州等十郡为魏国封地。于邺城建立魏王宫铜雀台,享有天子之制,获得“参拜不名、剑履上”的至高权力。

    此个消息一出,天下哗然……然同此期间,刘备也不甘人后励精图治,实力大增。

    刘轩将‘辉阳酒楼’改成‘群英楼’,期间鼓捣出了纸张,活字印刷还有烈酒,这些东西也大受荆州人士的欢迎,利用群英楼将其贩出,一时间,钱财滚滚,刘轩转瞬间成了一个大富豪。

    群英楼得刘轩还有蒯家等世族大力支持,俨然有荆州第一酒楼之称。

    荆州上流有句传言:“不入群英,怎知辉煌,不进群英,怎知潇洒?”

    可见现在群英楼的名气之大。

    就在刘轩心绪急转之间,后突然闪现一个黑影,传来低沉的话语。

    “禀报公子,大统领有事禀报公子。”

    刘轩眸子一动,目光看着那个人,淡淡道:“本公子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黑影应了一声,影闪掠几下,消失不见,此间酒楼既有如此手之敏捷之人实是惊叹莫名。

    刘轩在黄舞蝶耳畔低说了几句,片刻后,黄舞蝶羞红个俏脸低声嗔了几声,随后便是知趣的走开。

    刘轩目露笑意看着黄舞蝶的离去,旋即大步流星走下,一会儿步入一间密室,入眼帘的正是邓芝。

    “伯苗,可是有甚么重大报?”

    邓芝闻言略微一点头,语气颇为沉重道:“公子,许都暗影回报,曹正在北方厉兵秣马似有南侵的状况……”

    刘轩剑眉微蹙,随即缓缓舒展开来,手指颇有节奏击打着桌案,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呵呵,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么?”

    “对了,蔡家最近动向如何……”刘轩似想起甚么,立即看着邓芝说道。

    “蔡瑁最近频频召集张,王威,还有蔡氏一族的将领……”

    “看来蔡瑁那厮也收到了消息,应该是从辛家得知——”刘轩磨蹭这下巴,嘴角一扬“对了,那次与蔡家接头的那女子是何人,可曾查清?”

    “暗影已经调查出来了——”邓芝低声道:“乃是辛家辛毗之女名为--辛宪英!”

    “哦?辛宪英,呵呵,这倒是有意思了...有意思。”刘轩眸子异光一闪,旋即嘴角勾勒起一丝弧度:“伯苗,你且去派人盯着蔡家一举一动……”

    “是,公子!”

    刘轩目光看着邓芝影的离去,旋即长而起看着外面沉吟不语,暗影,是刘轩不惜代价,呕心沥血打造出来的一支属于自己的部队。

    暗影类似于后世的间谍部队,但却又不全是,暗影专门是收敛报,刺杀等……在刘轩重金挥洒下精心打造下,,暗影终于是小有成就,荆州,江东,甚是北方都略有涉及……

    过了许久,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刘轩头也未回还在静静沉思。

    “兄长……”

    “元直。”刘轩转过来,看着同样一袭白衫的周不疑,轻笑道:“你小子又往那逍遥去了——”

    此元直非徐庶,徐元直也,此乃神童周不疑之字,周不疑乃东汉一代神童,也是荆州别驾刘先之甥...不过却是天妒英才,曹之子曹冲死后,周不疑也被曹断然派人刺杀亡...让人扼腕叹息。

    另周不疑的军事才能也是足其可怖,历史上曹攻柳城不下,图画形势为难计策,随军的周不疑入帐遂献十计,曹用之攻城即下此城。

    可以预见,周不疑若不死,天下或可出一个西汉韩信也。

    周不疑闻言嘿嘿一笑,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兄长,你知道小弟刚才遇到谁了么?”

    “谁?”刘轩看着周不疑,脸庞带着如沐风的笑意,对周不疑的那人也是颇感好奇。

    刘轩能将周不疑收到麾下也实属侥幸,周不疑嘿嘿笑着凑到刘轩耳畔低声说了起来。

    **********

    蔡家书房内。

    蔡瑁神严肃,锐利的目光瞧着蔡中,蔡和,张等将,沉默了片刻后,蔡瑁语气低沉说道:“诸位,刘表已然离死不远矣……”

    “而且,近辛家来信,曹丞相要南下了……”

    张,蔡中,蔡和众将被蔡瑁的重型炸弹搞得心中巨震,一脸惊容,须臾后俱都默然不语。

    “刘表一死,琮儿当之无愧乃是继承者,不过刘琦那小子这些年久居江夏,江夏又有文聘,蒯良辅佐,长沙又有刘虎相助,实力着实不可小觑。”

    蔡瑁眸子鸷,冷声道:“刘表一死,刘琦若起兵犯我襄阳,以咱们的力量怕是捉襟见肘啊——”

    “大哥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蔡中大咧咧一摆手,毫不在乎说道:“咱们手握荆州水军数万,襄阳大军俱都在手,谅那刘琦小儿也不敢乱来。”

    “蔡中将军怕是太理所当然了罢?”

    张眸子淡淡一扫蔡中,嘿嘿一笑:“将军忘了樊城刘备乎?”说着又望着蔡瑁,轻声说来:“四年前,刘表那老家伙借口防曹,将樊城借给刘备栖,这些年刘备据樊城,新野二地大肆招兵买马,实力大增。”

    “刘琦若起兵,刘备难道岂会安然袖手旁观?”

    …………

    进入第二卷了,大家能否去收藏,推荐一下下罢,小生拜谢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