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三月苦训的成效

    时间消逝,转眼便过了三个月左右,这天的子时时分,因为白的高度训练,众将士狼吞虎咽的吃完饭后,俱都二话不说倒在上沉沉睡了过去。

    然而此时,虎狼军校场之中,却是有着憧憧人影闪现。

    吾彦朦胧地眼睛,哈欠连连,揉揉双目郁闷嘟囔道:“公子啊,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叫俺们来着干嘛呢?”眸子眨巴眨巴看着刘剑所属的一百血卫心头很是狐疑。

    相比眼皮子直打架吾彦不同的刘剑和所属血卫却是个个眸泛精光,上透着一股股冷森森的煞气。

    刘轩脸泛微笑站在校场,耳畔传来营地中两千将士们的鼾声,嘴角扬起一丝冷笑,“刘剑...”

    “属下在!”

    刘剑闻言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也是露出一丝,莫名的诡笑。

    一众血卫皆是站在刘轩后,虽然这些血卫白也是陪着那两千新兵一起训练,自是也有些劳累,不过这些血卫本就是精锐,又连连经过两场血战,又经过三个月的高程度训练,这些血卫实力更为高超,现在刘轩这种程度的训练已然是小菜一碟。

    刘剑显然明白刘轩的练兵章程,应了一声后,旋即问道:“公子,就是此刻否?”

    “唔,行动罢……”刘轩点点头应了声。

    瞧了一眼那些营帐,刘剑的表变得十分精彩,微微咳嗽一声说道,“周灿,你嗓门大,你且去带人去办!”

    “办什么?”周灿憨憨扰了扰脑袋问了一句。

    刘剑眼皮子陡然剧烈跳动了几下,冷眼看着憨憨笑着的周灿,转对武飞与徐鹏说道,“你二人去!”

    “老子去?”

    武飞正抱着一把剑好整以暇地坐在地下,闻言错愕叫了一声,忽然看到刘轩目光随之瞟望自己这里,讪讪说道,“咳咳,老,俺的意思是,必不负统领大人你的重望……”

    “他娘的,不就是个亲卫统领么,就对老子指手画脚……”

    武飞暗自嘀咕,摇晃着脑袋走向营帐...武飞声音虽然压低,但却胜似惊雷,飘进刘轩等人耳畔内。

    刘剑脸上倏地一冷,寒着脸定定看着武飞走远,徐鹏站立刘剑边,瞧着刘剑的冰冷神色,语气颇为调趣说着,“统领大人,鹏定不向武飞那家伙一般不靠谱,鹏定然不负统领重望!”

    众人闻言皆笑,刘轩听着心头也是略微好笑,摇摇头说道,“去吧去吧,勿要耽误了时辰...”

    “是,属下领命。”

    刘剑冷着眼看这武飞与徐鹏,心下暗道,他娘的,看来老子不给你们一点教训,你还当你们很牛?

    一百血卫中属刘剑武艺最高,而且刘剑担任刘轩保镖,刘轩以是将其统领血卫。

    武飞,徐鹏,周灿三人则是一百血卫中的佼佼者。

    武飞杀人无数,一杀气很是浓郁,剑出之处,杀气冲天。

    徐鹏御刀俨然,霸道而厚重。

    周灿追究的就是一字:“快。”

    得刘轩赐号:“杀剑,霸刀,快枪。”

    “嘿嘿!”

    看着刘剑也是缓缓抬足走来,武飞感觉实质寒气扑来,武飞心头一凛,嘿嘿笑道,“哈哈,统领大人就是统领大人,统领大人先请——”

    “武飞,你说要本统领先来?”

    刘剑冷冷直视武飞,冷声道:“他娘的,本统领养你何用?”

    “去不去?”刘剑冷眼旁观,手中却是缓缓将巨阙剑拔出。

    “我去我去。”

    武飞嘿嘿说着,旋即命众多血卫一一就位,旋即待一众血卫示意之后,武飞装作一副无比惊恐的模样,道道嘶声裂肺地怒吼传出,“走水了...走水了...快来人啊,来人保护公子啊.....其他人等随老子救火拉!”

    刘轩错愕地望着武飞的表演,暗道这家伙可比影帝了都。

    “统领大人,老子,俺做的还不错罢?”

    武飞得意地说着。其后随着一众血卫,武飞,周灿,徐鹏,吾彦,甚至刘剑也亲上阵的“表演”,营中好似炸锅了一般,瞬息之间人声嘈杂,无数只穿着一条下裤的士卒从营中冲了出来,惊疑不定望着四周的一堆堆燃烧起来的篝火,看那眸子间的迷茫,显然还是未曾回过神来。

    但更多还是……“走……走水了?速速派人救火!”

    “格老子的,你撞什么撞,你眼睛瞎了,没看到老子在这?”

    “快去禀告公子!”

    “发……发生了何事?”

    “…………”

    刘轩对此心头本有一点准备,可亲眼望见这些后,还是忍不住叹息一声,用手掌无奈抚着额头...两千人好似未曾看到刘轩及其一百血卫似的,营地中人心惶惶,不时有人相撞在一起,跌倒在地,更有甚者竟开始大呼小叫,吆喝怒骂。

    “他娘的,你们不丢脸老子还嫌丢脸呢。”

    刘轩再也忍不住心头怒火,冷脸怒喝道。

    一众血卫也俱都无言,刘剑冷眼相观,武飞,徐鹏,周灿也是一脸幸灾乐祸。

    此时,两千将士之内也终于有着一些人醒悟了过来。

    “尔等与老子站住。”死囚一众头领陈通,孟光,司马笃,封平,张烈,杨威等人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俱都冷脸怒喝。

    但是如同炸营一般的士卒们,如何能在如此嘈杂之声中听到这六人的声音?

    刘轩见着眉头微微一蹙,横眼瞧了一眼刘剑。

    早就在军鼓之前的刘剑见着,微一点头,狠狠地敲响军鼓。

    “咚咚咚——”军鼓声响动天,那些慌乱的士卒慢慢止住了慌乱,这才发现站在场处的刘轩以及一众血卫。

    “看你们像个将士否?”刘轩冷脸怒喝:“给本公子过来列队——”

    “这……”一众将士见着刘轩他们在此心头很是不解,但那些士卒还是徐徐地走到刘轩前乖乖列队。

    足足两刻功夫才整队完毕。

    冷眼望着眼前的士卒,刘轩冷冷说道,“若在战场之上,尔等已然死于葬之地也……”

    “尔等竖耳听着,本公子且问你们,尔等盔甲...武器何在?为兵将者兵器不可离之道理难道不懂?”刘轩连连怒喝:“再看看你们自己熊样!”

    刘轩冷眼看着场中士卒,那些赤膊着的士卒,“此时若有敌军劫营,尔等且告诉本公子,尔等用何物回击?用尔等躯耶?”

    深更半夜被教训一顿,陈通,孟光,司马笃,封平,张烈,杨威心头很是憋屈,但又不敢反驳,毕竟他们觉得刘轩说的也对。

    刘轩说着说着心头怒火更甚,瞪着眼睛怒声说道,“为兵者需时时警惕,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夜晚袭营也是时有发生,所以...兵甲更是离不得...如此道理尔等难道不知?”

    “公子,属下明白公子此乃训练,然属下有一事心中实在不明,望公子告之……”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