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魔鬼训练(一)

    众多死囚,青壮闻听刘轩的冷言冷语,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冷飕飕的凉意。

    刘轩召来吾彦还有其一百亲卫,这一百亲卫经过洞庭湖,古庙等残酷血战中存留下来的精锐,被刘轩编为亲卫,名曰:“血卫。”

    刘轩在吾彦的耳畔嘀咕了一会儿,吾彦先是错愕,旋即在刘轩严厉的眼神视下带着一百血卫忙拔腿而逃最新章节。

    大概过了近半个多时辰左右,吾彦他们才姗姗来迟。

    不过让人惊愕一把的是,吾彦他们肩膀上一边背负着一根四五米长的粗木,向校场走来。

    “放在那里吧!”刘轩剑眉一扬,指着一处空地说着。

    那一百血卫皆将上的粗木放置在刘轩所指之处,但是他们却不回列,犹自向营门外走去。

    众多死囚和青壮对视一眼,跑过去好奇地打量着那些粗木,猛然看见那些粗木皆是被巨力打断,顿时傻眼。

    有着青壮登时咽了咽口水,这些……都是那些公子亲卫干得?

    “大人!一切就绪!”又过了半个时辰,吾彦再次回到营地时,走到刘轩匆匆说道。

    “嗯。”

    刘轩微微颌首,旋即让一百血卫列队其后。

    众多死囚错愕地看着那一百血卫在经过了如此重体力的活以后,只是微微喘着粗气,心中又惊又喜,这一百血卫表现出来的勇武也让校场内的两千人肃然起敬,能当上公子亲卫的果不简单。

    方才的形他们俱都暗暗看在心里,虽震惊但眼中的灼却无比澎湃,虎狼军,老子进定了。

    “众位是不是很奇怪?”

    刘轩脸庞上挂着如沐风的笑意,笑着对场中的两千人说着“很奇怪这些粗木是做什么用的,是否?”

    刘轩虽如此问,但却无一人应答,刘轩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这些个粗木,乃是给尔等每人背负一根粗木,绕营地跑!”

    见着这两千人茫然不解的样子,吾彦及其血卫很是郁闷的再次上前,一人端起一根粗木,放置在肩上,随即大步跑出营地。

    这两千人见罢才猛然恍然大悟,纷纷照着做,然跑着跑着他们却是发现一个问题——

    “公子,咱们要跑啥时候去?”

    突然一人鼓起勇气问道。

    “几圈?”刘轩抬头望了望天色,嘴角扬起一缕笑意,“跑到正午就给你们开饭!”

    刘轩淡淡的话语一出,顿时其外有着粗木掉落声响起,毕竟离正午还有一个多时辰呢……

    “掉落粗木者,加罚一炷香——”

    刘轩却是毫不留,冷冷注视着边看边下令,这背负着粗木奔跑,其实相当于后世的负重奔跑。然这两者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背负粗木奔跑的难度犹在负重奔跑之上。粗略一看每根粗木有四五米长,扛在肩膀上容易前后晃动,掌握好其中的平衡更是重中之重。

    前一段时间还好,那两千新兵体力尚且充足然越到后面,那些人就渐渐掌握不住平衡了,这不单单只是跑步……饶是以一百血卫,六百死囚这等精悍之辈,直感觉肩膀上的粗木好似有千斤之重,更别说那些普通的青壮了。

    跑在队列之中的吾彦气喘如牛,肩上火辣辣的痛楚传来,吾彦还感觉自己的四肢好似也失去了知觉一般,然而此时正午未至,刘轩未曾下令,吾彦只好暗自咬牙继续奔跑。

    那些个死囚,青壮还有一些血卫原以为以自己的武艺就算最不济也可进虎狼军,在其内占据一席,可头开始的一场“训练”就让自己……

    刘轩脸上仍带着如沐风的笑意,心说古人当真可,诚可欺也,要是换做自己……嘿嘿,咳!

    “加快速度,你们没吃饱饭是怎么着?像蜗牛一样,像汝等如此当上虎狼军只会丢本公子的脸——”

    刘轩好似化恶魔一般,犹自冷脸在那低吼。

    吾彦及其一百血卫还有感激刘轩的许些死囚见刘轩不满,心中发狠,咬牙加紧些步伐,这便苦了那些后边那些人,尤其是那些个青壮,肩上的粗木摇摇晃晃,还有不少当地而倒。

    这一倒地就要命了,后面噼里啪啦顿时跌倒了百余人。只见他们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刘轩眸子掠过几抹不忍,然而刘轩也明白这是在练兵,多分仁慈才是对他们的残忍。

    “坚持不下去的人……”刘轩冷声低吼,“从哪里来就会哪里去!”

    那些人听罢心中一惊,望着刘轩那冷厉的脸庞,他们神色渐渐变得复杂了起来。如此这般的折磨……这是在练兵么?亦或说,其实这是面前这公子的恶作剧心理作祟呢?

    有不少人心中慢慢开始怀疑。

    忽然,此时有不少倒地之人好似发现了什么,莫名的精神一振。目光忙左右巡视,旋即定在一处,营门之处有着一众火头兵,后跟着无数货物的马车,之间马车之上绑着一直巨大的木桶。

    刘轩示意那些火头兵将木桶掀开,顿时一股香飘来。

    “闻到了么?”刘轩重重喊了一句。

    那两千人跑了那么久已然又饥又渴,忽然闻到了这股香,不暗暗咽着吐沫,肚里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就在他们眼馋之际,刘轩的声音再次飘了过来,不过此次在这些人耳中却无异于天籁之音。

    “三圈!”

    刘轩对着那些士兵举起三根手指,“最后三圈!完成者就可歇息,中午食饭就是尔等眼前之物!”

    说着,刘轩给那火头兵打了个眼色,火头兵会意,顿时扬声道:“将士们,今饭食有面饼、米饭、腌,还有汤……”

    那些个死囚,青壮不停下脚步,愣神看着那处。

    刘轩见着剑眉一蹙,随即冷笑不迭,“尔等若是落后他人太多...本公子可保不准那些饭食……”

    刘轩那话一说出,那些士卒先是心中一愣,随即心中一凉,背负起粗木拔腿就跑,脚步比方才快了不知多少,最后三圈……

    四处飘逸的香不令那些将士充满了斗志。

    大家切莫忘了,乱世之中能吃上饭已是不易,食?那一直以来都是与他们无缘的……

    刘轩制定这个训练计划的时候,就已然准备好了相应的食……毕竟高程度的训练若没有营养跟上,那兵还未练成,就先把人拖垮了——

    “吼!”

    一声兴奋无比的吼叫传来,刘轩顿时回过神来,一见,却是刘轩最先入牢狱时朝自己怒吼的那个死囚。颇有武勇,在死囚颇有威望,更和其他五人笑称“死囚六友”。

    孟光,张烈,封平,杨威,司马笃,陈通六人在新野牢狱内算是武艺最高之人,在那六百死囚甚有威望,当然...那是经月累靠手上拳头打出来的。

    陈通仰天长吼了一声,腿如飞也似的跑向那些饭食之处,刘轩见了忙将其拦住,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先喝口水!”

    “啊?”陈通微感愕然,旋即接过押运马车的侍卫递来的水,仰头一饮而尽。

    “咦?”陈通嘴唇,略微不解看着那瓢水,心中奇怪,这水似乎……“再不去可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刘轩略微调趣看着那个憨厚的汉子说了一句。

    陈通顺着刘轩视线一顾后,只见封平、孟光等人相继到达,连不迭跑向马车,那些运事物的火头兵将早就准备好的饭食递给他们,还一便盛了满满一碗的汤。

    望着浓郁的汤,陈通食顿生,眸子精光肆掠,仰头将那琬汤一口饮尽,喝罢一抹嘴角,“爽快!”说罢又恋恋不舍盯着那汤,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那个....可否再给俺一碗?”

    陈通说着脸庞之上也是不免的一红,咳,自己似乎有点贪得无厌。。那运事物的火头兵略微好笑的应道:“公子有令,每人两碗!”

    那名士卒说罢,随即就有一名火头兵又递给陈通一只木碗,陈通虎目一眼看去,却真实满满一碗食,“兄弟,面饼米饼与饭食俱在那处!”

    陈通连连点头,嘴中含糊不清答了几声,旋即迫不及待的将一块瘦丢入口中,没咬几下就丢入腹中,一脸的满足,又是目露不舍望着那一桶桶的食,连声吞咽口水,片刻后,看着来人越来越多,陈通不再迟疑,颠朝着放置米饭面食的地方拔腿飞奔。

    …………

    小生拜求众位收藏一下下,推荐一下下。。。你们的轻点是小生的动力所在。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