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兵名“虎狼”

    “邓老太爷说笑了——”刘轩忙说道:“今小子冒犯前来,本意想先行拜会邓老太爷...可行至这……呵呵,还望邓老太爷恕罪才是——”

    邓老太爷闻言浑浊的老眼似乎掠过一抹精光,听罢刘轩份自贬,将自己捧高的话语,心中很是舒爽,但邓老太爷人虽老却也不糊涂,忙摆手道:“公子份尊崇,怎能如此——还是老朽拜会公子得好。”

    说罢,邓老太爷又是一顾刘轩,轻声道:“今公子亲自前来邓村,不知可有何事?”

    “然也。”刘轩微微颌首道:“小子来此却是又一桩关乎邓村生死存亡之大事报与邓老太爷——”

    “嗯?”

    邓老太爷闻言微微色变,其后一伙邓村族人也是微微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乱作一团。只有一侧的青年闻言眸子掠过一抹异光,饶有兴趣审视刘轩一会儿,却也未曾出声。然那青年嘴角扬起的一丝怪笑却让刘轩感到了微微不适。

    此人——不简单。

    “公子所言是否太过危言耸听罢?”

    邓老太爷可不是被几句话就能吓到的,当即冷笑回应,刘轩听罢却是摇摇头:“邓老太爷,小子所言句句为实...”

    邓老太爷花白的眉毛渐渐蹙成了一团,目光盯着刘轩,淡淡道:“那么公子,我邓村怎么又到了存亡之际了呢,老朽洗耳恭听——”

    “没落——”

    刘轩轻轻吐出两字,脸庞上有着一丝痛惜:“昔邓家祖先邓禹何等威风。”

    “汉武帝麾下云台二十八将之首,那时邓家又是如何的威风,辉煌...”刘轩说着,剑眉微扬,“今夕邓村比之邓禹之时又如何?”

    “邓老太爷,此不是小子危言耸听,想来邓老太爷心头清楚罢,此正值乱世,邓村能置之外?”刘轩冷笑:“小子敢妄言之,不出十数年,邓村将更不如前,过此数十年,邓村怕却已然然无存矣——”

    “公子怕是危言耸听了罢。”站在邓老太爷旁侧的那个青年终是忍耐不住,冷冷注视刘轩,冷声道:“邓村生死,自有邓村之人计较,汝可算之何人——”

    “本公子乃邓村恩人——”刘轩面对那青年尖锐言辞,冷笑道:“吾亲来此处,就乃为救邓村于水火,恢复属于当年邓禹将军之时荣耀——”

    “公子之所言办法,莫不是将吾邓村儿郎放入战场罢——”青年冷笑:“想至我邓村招募丁壮,何不直言,又何必拿此冠冕堂皇的借口耶?”

    刘轩微微挑眉,颇感兴趣看着那青年,笑道:“不知这个兄弟高姓大名?”

    “邓芝,邓伯苗……”

    青年淡淡说来,刘轩却是心头为之一,“邓芝?”

    “蜀国重臣邓芝?此邓芝可是彼邓芝?”刘轩摸着下巴暗忖:“看此人言辞犀利,倒不比常人,就算不是历史那个邓芝,却也有些才能——”

    刘轩思绪急转,转瞬间便把思绪敲定而下。

    “原来是伯苗,轩有礼了——”刘轩微微一笑,“伯苗所言不差,若想不被历史所抛弃,邓村若想恢复邓村以往辉煌,荣光。”

    “那么,就只有两条路——”

    “公子所言两条路,左右必然都是要跟随刘皇叔罢?”

    刘轩嘴角一扬,“伯苗此言错也,不是跟随吾父,乃跟随本公子也——”说着,刘轩目光定定看着邓芝,嘴角掠过一抹捉摸不定的诡笑,“好如伯苗,好如邓村勇士——”

    “邓老太爷,轩来此只有三点目的——”此时,邓村族人已然被三十亲卫赶至一里之外,周侧也只有刘轩,邓老太爷,邓芝,刘剑四人在场。

    “一,来邓村招募青壮编集成军,以后跟随本公子南征北战,将来平定天下之,本公子定然不会忘记今邓村之约。

    二,本公子见伯苗学识不凡,若是窝藏邓村却是不免浪费大好时光?若邓老太爷不弃,伯苗亦可随本公子侧为本公子出谋划策,以此,邓村将来功勋更甚一筹——”

    三麽,本公子曾闻,邓村有一好学儿童,天资过人,姓邓名艾,不知老太爷可知此人?”

    邓老太爷已然被刘轩说着脑袋晕乎乎的,邓芝也是愕然望着刘轩,初次见面,刘轩为何就将如此之言相告?难不成他就不怕我告发不成...信任,莫大的信任,邓芝心头微微涌起一阵暖流。

    然而邓芝却是殊不知,刘轩说此话却是故意而为,刘轩本就不怕邓芝将自己此言说出,自己区区十岁幼龄,说出自己有此等雄心壮志,谁又会相信?

    “嗯?你说的是邓艾那小子啊?”邓老太爷此时回过神来,微微点头:“邓艾那小子却是好学,哎,可邓艾自幼丧父,家中只于一寡妇撑家——”

    “呵呵,邓老太爷,小子来此就是想将邓艾小子介绍给吾父军师,徐庶,徐元直——”刘轩微微一笑:“徐元直拜师水镜先生,今学成有归,现在吾父麾下任军师一职——”

    “邓艾若拜元直先生为师,将来成就定然不可估计——对邓村而言于公于私,都是万幸之事!”

    邓老太爷闻言花白眉头一耸一耸的,对此颇为意动,旁侧的邓芝也是神莫名看着刘轩,却是不知刘轩为何如此积极。

    邓芝不知的是,刘轩能如此大力而为,实乃知道以后邓艾以后的辉煌,此时趁邓艾落魄,相助一把,不易于雪中送炭,将来在之以心,还怕这个将来的兵家新星不投进自己怀抱么?

    “这个...刘公子啊,能否让老朽和族人商量一下?”

    邓老太爷老脸一红,略微不好意思说着,实是刘轩抛出的这些“口头承诺”太过人了,不过,,此时邓村却正如刘轩所言,当真是落魄了,恢复祖先邓禹那时的荣光,辉煌,若无外力,那当真是如攀天一般。

    “这是应该的。”刘轩一笑:“三天后小子再来邓村,还望那个时候邓老太爷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说罢便带着刘剑一行人回返新野。

    接连三天下来,刘轩带着刘剑一行人总是出返新野牢狱,邓村两地,不过让刘轩纳闷的是,父亲和徐庶两人在这个时候竟然玩起了失踪的把戏。

    找遍整个新野竟不见踪影——

    不过转瞬之后,刘轩就很是光棍不想,径直直入找大舅糜竺,开口便是要钱,要粮,要兵器铠甲——刘轩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直把糜竺吓得额头冒汗。

    糜竺屏蔽左右,神色严肃看着刘轩:“轩儿啊,你是不是在外面犯了甚么事?”

    “额...舅舅为何如此说?”

    糜竺正眼看着刘轩,刘轩先是错愕旋即便是反应过来,暗道糜竺可能是误会了。于是微笑道:“舅舅误会了,父亲要轩招募八百将士,这不,轩就来找舅舅你要钱粮,兵刃啦——”

    “真是主公让你来的?”糜竺错愕,旋即道:“可不对啊,招募八百将士,哪用得了这么多?”

    “轩儿你这八百将士的花费都顶得上你二叔,三叔,云叔的花费了——”

    刘轩呃了声,旋即怪笑道:“嘿嘿,舅舅,俺用当然是用最好的啦,你说是不——”顿了顿,刘轩故意摆出一副臭脸:“舅舅,你不愿见到外甥我出丑罢?”

    一番软磨硬泡后,糜竺终是无奈答应,不过让刘轩更为意外的是,糜竺竟然还私自拿出了一批(三百)上好的明光铠,须知这明光铠可不容易得到,造价之高能让众多诸侯望而止步。

    …………

    城北六里外新筑起得一座军营。

    里面正坐着一批着囚衣的死囚,还有招募的青壮。

    此时,刘轩带着刘剑缓缓来迟,后面跟着糜竺安排的钱财,辎重,铠甲,兵刃——

    见得刘轩到来,众多死囚还有青壮俱都恭敬的叫声:“公子——”

    “嗯——”

    刘轩登上点将台,给吾彦一个眼色,吾彦会议,大步走至擂鼓之前,双臂用力,猛然击起鼓来。。。

    片刻后,死囚,青壮组成一个方阵,双双眸子盯着刘轩,刘轩此时也是看着他们,轻声道:“你们,曾是犯过死罪本因处死的死囚,还有为宗族奋斗的青壮……”

    “不过今,你们就将成为生死兄弟,袍泽战友——”刘轩声音虽不大,却有着一种不可置疑,不可冒犯的味道。

    “今后,将士本公子部下,今后时间,就由本公子来练你们——”

    众多死囚和青壮闻言愕然,公子还会练兵么?

    刘轩自将这些人的神收入眼帘,刘轩登时冷笑道:“嘿嘿,你们以为本公子不会练兵么?”

    “听好了,你们总共加起来共有两千之人。”刘轩冷眼一扫,寒声道:“本公子只招千人。”

    “这就说,还有千人,被本公子淘汰,哪里来的那里去。”

    刘轩的话语一出,校场上的众多之人俱都神一变,特别是义阳,邓村两面的人,更是心头一震,“还有,本公子既然建军,那么就应该有个响亮的名字。”刘轩眉头微蹙,皱眉沉思。

    “公子不如叫无敌军?无敌天下之军……”

    刘轩登时翻了个白眼,无视——

    “护卫军如何?”

    刘轩继续翻白眼……

    “卫军——”

    “宿卫军——”

    刘轩垂头苦思冥想,旋即一道青亮的声音传来:“公子,不如叫虎狼军如何?”

    刘轩闻言为之一愣,转望去却是一袭青衫的邓芝,旁侧跟着一个五六岁的少年——邓艾...

    “虎狼军?”刘轩嘴中念叨着,旋即拳掌一合:“他娘的,就叫虎狼军……”

    刘剑,吾彦,一众死囚,青壮愕然,均是暗道这个名字也不怎么响亮嘛。

    刘轩冷眼一扫,目光游弋在他们上:“本公子的将要如猛虎一样雄猛霸气,兵要像恶狼一般狡猾难缠——”

    “铁血精锐出自虎狼,贪生怕死莫入此营——”

    “明起你们就按本公子制定的‘魔鬼计划’训练,本公子要将你们训练成一支虎狼之军,天下精锐之士……”

    …………

    咳咳,弱弱的求收藏,收推荐。。。

    再者,大家觉得哪里不满可以去书评区发表意见。。。小生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