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携美归新野!(求收藏,求推荐)

    “老大哥,你要舞蝶去新野,其意怕不止于此罢?”

    魏延在侧微抿一口香茗,随后轻笑说着。

    黄忠闻听魏延之语微微一笑,目光转了一下妻子黄氏,黄氏见得忙起笑说:“你们两兄弟且聊着,我去看看舞蝶——”

    看着黄氏走后,黄忠才悠悠道:“知我者,文长也。”

    “文长,汝怎看刘备此人?”

    “刘备?”魏延眸子异光一闪,“传闻此人礼贤下士,仁义传于四海,颇有明主之风。”

    “文长此言颇有保留啊。”黄忠瞧了眼魏延说着,魏延笑而不语,黄忠便也不再深究,沉声道:“之前老夫应命率军赴江夏,有幸和刘备一众等合力平叛。”

    “以老夫观之,刘备此人必然不是久居人下之辈,此人极善隐忍,有枭雄之心,人君之姿也。”

    “嗯?”魏延闻言心头微微一,瞧着黄忠颇为意外道:“老大哥对刘备此言却是评价甚高啊。”

    “此乃事实,老夫不打诳语、”黄忠捋须而笑:“文长又观刘表,刘琦,刘琮之辈如何?”

    “哼……”听黄忠提起这个,魏延脸庞神骤沉,冷喝道:“刘表自守之徒,其次又体弱多病,老迈不堪,手头基业他必然拱手让与他人也。”

    “刘琦,刘琮俱都冢中枯骨罢了——”

    黄忠笑道:“是了。”说着一顿语气,又道:“文长观刘备,刘表,刘琮,刘琦之辈又如何?”

    “若如老大哥所言,刘备其能比之刘表,刘琮,刘琦父子强之百倍……”魏延冷笑说着,旋即猛然醒悟,双眸看向黄忠,呐呐道:“老大哥,你不会想……”

    “文长你之所想正是老夫所思也。”黄忠微微捋须:“刘备雄才大略,居于小小新野寸土之地,难有发展之机。”

    “况北有强曹,如侧刀在旁,刘备怎会心安?”黄忠虎目微眯,冷静分析,“刘备若想称雄天下,与曹抗衡,其后必取荆州。”

    “老夫居长沙之地十数年,荆南四郡老夫对其甚是了解,为了舞蝶,,老夫取了荆南献给刘备又如何?”黄忠眸子精光暴掠:“荆南四郡为舞蝶做嫁妆,其礼也算够了——”

    魏延闻言却是猛然吸了口凉气,怔怔望着老大哥黄忠,黄忠转瞬看着魏延,倏地怪笑起来:“我说文长,你侄女嫁给刘轩小子,你做叔父的,难道不准备表示表示?”

    魏延还未从惊愕中回应过来,乍听此语陡然翻了翻白眼,“表示啥?”

    “延一无钱财,二无大礼相赠,麾下区区三百人马,怎么能与老大哥您相比?”

    黄忠听罢魏延此言,忽然嘿嘿玩味笑了起来,黄忠从魏延此语中听出一丝别样的味道,一丝不甘,一丝惆怅,一丝愤怒。

    “文长何必自谦?”黄忠神色肃然,正色道:“老夫心头清楚,文长其能不下于老夫,甚于高之……”一顿语气,又道:“文长无人问津却只是苦无‘伯乐’矣。”

    “今有一个绝好机会,文长怎能不趁机把握耶?”

    “老大哥所言是?”

    “刘轩——”黄忠眸子精光肆掠,一字一顿吐出。

    魏延闻言一怔,旋即轻笑出声,连连晃头摇脑道:“老大哥啊老大哥,一个区区年不过十的小子,延却是望不出——”

    “文长——”

    黄忠浓眉一蹙,在黄忠心头,刘轩已然是自己女婿了,魏延之能黄忠心头一清二楚,若将魏延拉过来,岂不美哉?正待劝说时,一道虚弱却不乏坚定的声音飘来。

    “文长可听过一话否?有志不在年高……”

    黄忠,魏延闻言俱都一蹙眉,眸子有着凶光而掠。毕竟刚才此间话语可不是寻常笑谈之言,传了出去必会有一场动

    循声望去,却是愕然发现一道瘦弱的躯在一道倩影的扶持下踉踉跄跄走来。

    “你这小子,受了伤都不安稳——”黄忠看着刘轩如此模样,不由笑骂道。

    刘轩脸庞苍白,听罢黄忠语气中的关怀,撇嘴一笑:“许些小伤,不足为碍——”

    说着,目光望着神凛冽的魏延,轻笑道:“想来此就是大名鼎鼎的魏延,魏文长了罢?小子可是久仰许久了……”

    “哼哼。”魏延陡然冷笑:“公子说过了罢,魏延名不出长沙,何来‘久仰’之说?”

    听着魏延刁钻之语,刘轩略一皱眉,旋儿不在意一笑:“轩早前在义阳之时就曾听闻有一勇士姓魏名延...其能可与群星争辉。”

    “文长可知轩为何至此么?”

    魏延眸子深处光芒闪烁,听着刘轩问话,道:“不曾知晓。”

    “轩此来临湘,心怀两个目的。”刘轩伸出两根手指,旋即又是伸出一根,“不过此次醒来,轩却怀三个了……”

    “一,此来长沙乃是为见黄伯父唠叨唠叨,二,就是为一睹义阳魏延魏文长之风采……”刘轩说着微微一喘息,其后的黄舞蝶见了忙小心翼翼帮其抚背顺气。

    刘轩转头望着目光担忧的黄舞蝶,微微摇头,目光同样深望着黄舞蝶:“三么,乃为舞蝶——”

    说着,刘轩挣扎着起,朝黄忠一拜:“轩恳请黄伯父能同意轩与舞蝶之事——”说罢,目光温柔看着黄舞蝶,黄舞蝶也似是不知刘轩会出此言,刹那俏脸生晕,缕缕嫣红飘上脖颈,白里透红,煞是迷人,让人忍不住向前含在嘴里大咬一口。

    许久...黄忠才反应过来,目光严肃看着刘轩喝道:“轩儿,舞蝶是老夫唯一之女,既然你都如此言说了...”

    “老夫也不好擅自打散尔等,做那十恶不赦的恶人。。”语气略微一顿,黄忠似是想起甚么,继而目露凶芒望着刘轩:“不过你小子且给老夫记住,要是舞蝶受到甚么委屈,嗯哼——”

    虽然话未曾全部说出,但其中威胁意味已然飘逸而出。

    “父亲——”黄舞蝶听着却是不该了,猛然连连跺脚,怒目相视黄忠,看着黄忠心头却是无奈之极。

    “哈哈,舞蝶啊,你这还没过门呢,就这么帮你哥哥啊?”魏延此时也忘记之前的为难之语,哈哈大笑:“果如传言:女大不中留啊……”

    说罢,魏延又是连连摇头晃首。。。

    “文长叔叔,哼...不理你了。”

    黄舞蝶忽的将螓首埋入刘轩膛间。那一派羞,憨憨的可模样让人更是怜惜不已。

    “刘轩小子,记住了,别欺负舞蝶,不然老子可不放过你。”魏延出声威吓。

    是夜,晚膳之后,刘轩,黄忠,魏延三人躲入书房窃窃私语,爽朗笑声从书房不断传出,相谈甚欢……

    ######

    翌,清晨,懒散的阳光倾洒而下。

    临湘城北门。

    黄忠,魏延,黄氏,三人在此处送行刘轩,黄舞蝶一行人北归新野。

    看着黄氏和黄舞蝶眸子生红,伤心绝的模样,黄忠大步流星走来,轻喝道:“夫人,这又不是生死离别,舞蝶此去咱们要替她欢喜才是……”

    “是是,欢喜...”黄氏擦拭黄舞蝶脸颊上的清泪,强颜欢笑:“女儿啊,要是不如意就回临湘,临湘永远是你的避风港——”

    “母亲,女儿知道了。”黄舞蝶重重点头。

    …………

    另处,刘轩也和魏延说着悄悄话。

    “文长,切莫忘记昨夜咱们所约之定。”

    魏延猛然扬眉,傲然道:“嗯哼,你这小子,老子既然承诺了难道会反悔不成?”一顿,怒视刘轩:“记住了你,你小子要是对老子宝贝侄女不好,老子就把你活剥了。”

    “咳咳...”刘轩听罢眼角陡然抽搐,陡然咳嗽了起来,丫丫的,难道俺以后也是落得个“妻管严??”刘轩心头郁闷想着。

    再度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黄氏和黄舞蝶终于是说完女人家之言。刘轩见罢,朝着黄忠,黄氏相继一拱手:“黄伯父,黄伯母,轩先此告辞了——”

    其后,又朝魏延轻笑一声:“文长,切记切记,咱们的约定——”

    说罢后,忙朝刘剑招呼一声,甩马朝着北方奔驰而去。“你这小子,欠揍啊……”魏延听着刘轩罗嗦的话语,猛然爆了句粗口。

    刘轩此时心大爽,看着侧窈窕倩影,姿容甚美的黄舞蝶,嘴角勾勒起一丝弧度。

    “漫漫行程路,有美伴同行。”

    …………

    多谢履誠的打赏,,小生拜谢——

    还有一件事,就是今天只有一章了。抱歉,再者,招收龙,副将,谋士均可。大家可去书评区发表……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