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赐名刘剑!

    夕阳伴随着那轮黄昏一同降临于此。

    灿烂的晚霞照耀在弥漫着烽火的洞庭湖口,此时洞庭湖上泛着淡淡的波澜,要不是还可见到些许断肢残骸,还有空气中散播的淡淡血腥气,谁会知道不久前此处发生了一场血腥的战斗?

    刘轩旗舰之上,二层的船舱之内最新章节。

    刘轩透过木窗看着倾洒而下的晚霞,怔怔不语。

    “嗯——”

    一声微弱的喘息将刘轩心神拉了回来,刘轩目光一转,看着被捆得像粽子的‘傻子’,嘴角露出一丝轻笑:“咱们可以谈谈么?”

    ‘傻子’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几度挣扎无果后,似是明白如何努力也是白费功夫,目光冷冷望着刘轩,似是恨不得将其大碎八块。

    “好罢,你不回答那本公子就认你是默认了。”刘轩碰了一个软钉子也不在意,脸庞上的笑意更为浓厚,“我听吾彦说了你的一些事,你真名不叫傻子罢?”

    “本公子很好奇,你豪爽武艺之高天下之大大可去得,怎会心甘愿为张烈那种鼠辈办事?”刘轩神疑惑,自顾自说着,“难不成张烈有甚么手段威胁至你?”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刘轩一连串的问答终是有了回报,听得傻子冷言相答,刘轩不但不恼怒,心头还略微一乐,不怕你如何,就怕你不开口啊。

    “哦,张烈有恩与你?”

    刘轩笑着看着‘傻子’,‘傻子’冷笑不迭,却是不在回应刘轩,刘轩见得剑眉略微皱了起来,片刻功夫后,刘轩的声音再度响起:“今天见你昏迷,想必是你曾受过伤罢——”

    “不知——”

    “闭嘴。”‘傻子’突然眸子暴睁,怒瞪刘轩,寒声道:“给我闭嘴,不然老子劈死你——”

    刘轩闻言眸子掠过一抹精光,旋即掩饰其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被本公子说到痛处了?”

    ‘傻子’闻言这次却出奇的未曾反驳,沉默了下来,就在刘轩感到不耐之际,却突然听见‘傻子’的呐呐自语。

    “好熟悉——好熟悉的一面——”‘傻子’神突然痛苦了起来,躯躁动不安,“痛——好痛阿——”

    刘轩剑眉微蹙,看着‘傻子’异常的举动,略微明白一二了。

    片刻功夫后,‘傻子’再度平静下来,刘轩则是趁机说道:“你头部应该受过重创罢。”

    “而且,你因此失忆,被张烈救了,你又因此报恩?”刘轩将自己的见解一一说来:“不知本公子猜测可对否?”

    ‘傻子’沉默了片刻,语气低沉回应:“你说的不错。”‘傻子’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只差一丝,一毫啊,只差一点点就可将你斩杀——”

    刘轩星眸一挑,似笑非笑看着‘傻子’,冷笑道:“张烈给你取名傻子当真没取错。”顿了顿,冷声道:“张烈救你不过举手之劳,你助他屡屡逃过死劫也算了却其恩——张烈在洞庭湖称王称霸,危害百姓,你如此行为实乃为虎作伥——”

    “更何况,张烈一死,于其百姓乃是称手拍快之事。”刘轩神冷厉,嘴角绽起冰冷笑意,“纠结于此,有意义吗?”

    ‘傻子’闻言一怔,目光怔怔看着刘轩,张张嘴却是不知从何反驳。只得颇为羞愧的垂头不敢和刘轩直视。

    刘轩将‘傻子’的神变化一一收入眼帘之中,看着‘傻子’旁侧的巨剑,突然兴之所致上前将其用力握起,入手之处猛然一沉,巨剑差点跌落在地,刘轩忙用双手紧握其剑,饶是如此也是颇为费力,刘轩神也是颇为尴尬。

    “此剑名为巨阙——”‘傻子’目光柔和看着刘轩,不,不如说看着刘轩前的‘巨阙’。

    “巨阙?”刘轩剑眉一挑,“秋之时欧冶子所铸四剑之——巨阙?”

    “如假包换。”

    刘轩听着‘傻子’傲然之语,心头突然浮现一个想法,轻笑道:“本公子和你谈个生意——”

    “生意?”

    “然也。”刘轩笑道:“本公子能治好你——也就是说,你失忆之症对本公子来说,丝毫不是问题。”

    ‘傻子’闻言眸子陡然大亮,神光乍现:“你所言可当真?”

    “本公子说一不二。”

    “你有何条件——”‘傻子’听得刘轩肯定之余后又冷静下来说道。

    刘轩看着‘傻子’并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肌男,嘴角笑意更为浓厚,“很简单,跟本公子侧六年。”

    “六年?”

    ‘傻子’闻言陡然沉默了下来,刘轩也不催促,就这样静静注视着他。

    许久后,‘傻子’微微吐出一口浊气,咧嘴一笑;“成交。”

    “好。”刘轩嘴角也露出一丝得瑟的笑意,有面前这尊保镖再,自己的安全指标大大提升了。

    刘轩眉头略微一蹙,道,“傻子之名甚是不雅,另取别名罢。”

    “属下现即公子侍卫,不如就由公子为属下取罢。”

    刘轩闻言一挑剑眉,沉吟了片刻,旋即目光落至巨阙剑之上,轻声道;“汝不若就叫刘剑罢。”

    “本公子望汝做最锋利,最犀利,最锐不可当的一把剑。”

    “属下遵命——”

    ………………

    罗县,寇府。

    三天之前,寇封邀请黄舞蝶入罗县做客,黄舞蝶执拗不过寇封的盛,不过却是一同邀请刘轩,于是刘轩一伙人就这么进入了长沙郡以北一百五十里的罗县暂为休整。

    寇府大厅。寇封面带笑容看着黄舞蝶,讨好示笑道:“黄小姐,在封家里住的可还算舒适否?”

    “黄小姐,这里的香茗乃封从封舅舅那讨要而来——”寇封对黄舞蝶可谓是喜欢至骨子里了。于是对黄舞蝶炫耀起了自己的殷实的家底:“封除此大宅另有数处产业,就连长沙郡临湘城——”

    “恩。”黄舞蝶美眸淡然看了看笑容满面的寇封,对于寇封刻意的讨好心中甚是反感,旋即美眸一转却是轻轻敷衍了一声,随后目光微不可查一扫神淡然,左顾右盼,附在刘剑耳畔说着小话的刘轩,芳心很是懊恼。

    刘轩颇为悠闲的喝着寇封府上的香茗,其后乃是新来归附的刘剑负剑而立很忠实的当起了保镖职责,黄舞蝶一人却也好不好的坐在刘轩对面,看着刘轩悠哉悠哉喝着小茶,却是恨得牙痒痒。

    “哼...难道本小姐就这么没有魅力么?”

    黄舞蝶再度哼一声,美眸圆滴滴直盯着刘轩不放。

    上首主位的寇封早就将黄舞蝶一举一动看在眼中,看着黄舞蝶眸子间似乎有着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意,寇封心头怒火再度喷涌而起。

    此时刘轩也是抬头一顾,看着黄舞蝶盯着自己不放,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笑意:“怎么,黄小姐,轩脸上可是有甚么不干净之处?”

    “阿——呃,没。”

    黄舞蝶乍听刘轩略微调侃的话语,芳心陡然一乱,俏的容颜忽的飘上几缕红晕,霎时语无伦次起来。

    主位的寇封见到自己心的女人如此囧样,更是恼火不已。目光冷看着刘轩,冷笑道:“刘公子言三内将黑水贼老巢一举而定,今可是三天了,却不知公子所言——”

    “唔...”刘轩当然听出了寇封语气的不屑之意和争锋相对,当即淡淡一笑:“寇公子何必如此急躁。”

    “为将者,当戒急戒燥,方可——”

    “哼,黄口小儿也敢谈论将帅耶?”寇封嘴角一撇,言辞之中对刘轩又多了几分轻视。

    刘轩对门的黄舞蝶秀眉微微一蹙,很是不满的剐了一眼寇封,又略微忧虑看了看刘轩,刘轩脸庞仍就挂着一副如沐风的淡笑:“轩算算时机,应是快了。”

    话音刚落,门外忽的走进一人,众人看去,却是浑浴血的吾彦。

    吾彦浑煞气,虎目圆睁,朝着刘轩先是行了一礼。继而扬声道:“公子,彦不负重望,黑水老巢已然被彦剿灭。”

    “从此,洞庭湖之上再无黑水贼之名——”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