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杀张烈!

    刘轩动动嘴皮子功夫,不费吹灰之力将剩余的黑水贼劝降,刘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传本公子命令,杀张烈者,赏百金...”

    刘轩的话一出,那些亲兵甚至刚投降的那些个黑水贼俱都不安分了起来,眸子瞪得死大看着不远处大船上还兀自哼哼叫的张烈最新章节。

    此时的张烈还殊不知他一手创立的黑水贼匪已然死的死,降的降,,空余数十机灵鬼跑得快躲过了一劫,却也抛弃了张烈这个大统领不知所踪。

    …………

    “你忒黑衣人,你还真傻了?”吾彦喘着粗气,瞪着‘傻子’喝道:“那张烈给你什么好处了,要你这么护他?”

    ‘傻子’闻言不为所动,一双眸子冷冷注视着吾彦,寇封,然大多目光还是停留在远处三丈外的黄舞蝶上。

    寇封此时也是涨红着脸庞,气喘如牛,拄着长枪瞪着‘傻子’,目光冷且暴躁:“他娘的,你死开会死啊?”

    “废话真多。”‘傻子’浓眉一蹙,巨剑又随之一动,猛然挥舞了起来,参杂着飓风而动,吾彦,寇封二人心头一震,双臂一抖,枪矛如天际流星暴掠而出,灿烂而华丽。

    不过下刻,吾彦和寇封却是惊愕发现,面前黑衣‘傻子’却是不知所踪。

    吾彦,寇封二人举目四顾,忽然传来一声叱,二人躯一震,猛然回顾,却见‘傻子’如猛虎,剑若银河直挂天际,猛然悬劈后方的黄舞蝶。

    “贼子尔敢——”

    “当真狡猾——”

    …………

    黄舞蝶额头冒汗看着‘傻子’渐而近的庞大躯,那股无形的“势”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她,黄舞蝶似是记起什么猛然闭起美眸,气入丹田,叱一声,拉弓如满月,手上顿时多了数支箭矢。

    闪烁寒芒且散发冰冷杀机的箭簇光芒四

    “咻——”

    “咻咻——”

    “砰——”

    黄舞蝶凤目暴睁,悍然使出绝技,手上数支箭矢猛然暴掠而出,如道道虹光直迎面而来的‘傻子’,‘傻子’见了冷哼一声,巨剑狂舞,从下而上顿起阵阵铁幕,将箭矢一一扫落、

    就在‘傻子’不屑冷笑之际,“噗嗤--”一声,本已然劲道已失的箭矢猛然再度暴掠而出,狠狠扎入了傻子右臂之内。

    血光乍现。

    一抹温的鲜血顺着其臂膀流淌而下,一阵痛苦传来,‘傻子’猛然仰天长啸,左臂迅雷般接过脱手的巨剑,不退反进,迅速前行。

    “嗖——”

    ‘傻子’眸子掠过一抹疯狂,猛然怒吼,巨剑一招“横扫千军——”,若不出意外,黄舞蝶定然难逃拦腰分尸的下场。

    黄舞蝶看着近来的巨剑,突然之间,一股恐怖,窒息,可怕。。。笼罩着她,黄舞蝶脑海空白一片,如浆糊般懵懂。

    此时,黄舞蝶忽然闭上了美眸,等待着...等待着生命中最后一刻的到来。

    死亡,会痛罢?

    或许,死亡,对我来说会好点罢?

    真希望再看一眼父亲,母亲阿——

    “咣——”

    一声金属声响彻而起,黄舞蝶略微迷糊睁开美眸,看着前方阻下那把巨剑的那人,心中先是微微一怔,旋即那人随之而来的一句话却是让黄舞蝶芳心既怒又羞。

    “你这妮子,还不滚过来帮老子的忙...老子快支持不住啦——”刘轩手持着铁枪横亘在肩膀和大船之上,靠着这一取巧拦住了那逆天一剑,帮黄舞蝶躲过了一劫,饶是如此,刘轩却也是被‘傻子’一剑搞得痛苦不堪。

    斗大的汗水随着脸颊而下,此刻刘轩的脸庞也是通红无比,显然是被‘傻子’得很是狼狈。

    ‘傻子’看着刘轩目眦裂的低声怒吼,誓死不退之状,脑海突然掠过一抹模糊的记忆,顿时头疼不已,‘傻子’仰天长啸了起来,随后躯往后一倒,“咣啷”一声响,巨剑更是脱手而出跌落在地。

    过了片刻,吾彦,寇封也是赶了过来,看着这比之之前更为戏剧的一幕,不由的面面相觑,此时黄舞蝶也是回过神来,忙跑至刘轩侧,一双美眸盯着刘轩,小声道:“你...你,没事罢?”

    “还好,托你的福,还没到死的地步。”刘轩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着,“我说你这妮子,怎么那人剑都劈过来了,你怎么不躲呢?”

    “傻啦?”

    “呸,你才傻啦。”黄舞蝶听着刘轩如此而言登时反唇相讥,那个撅嘴的小可模样却是让刘轩的‘小心脏’微微一,一时间不由眸子看的直了。

    “咳咳...”

    旁侧的吾彦微微咳嗽了几声,顿时将刘轩心绪拉了回来,微不可查扫了一眼黄舞蝶,见得黄舞蝶也是略不好意思的低下螓首,晶莹的耳尖似乎有着一丝丝红晕。

    “某姓刘,名轩。”刘轩眸子一扫寇封,笑道:“不知这位兄弟贵姓。”

    寇封早就看刘轩不顺眼了,忒忒是黄舞蝶对刘轩有声有笑,竟还露出羞状,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寇封如何受得了?

    当即冷哼一声,横眼不屑看着刘轩,“竖起你耳朵听好了,本公子姓寇,名封。”

    “哦,原来是寇封寇公子。”刘轩听得寇封话中的势气凌人,心中意外之余又是冷笑,嘴角一撇,话锋一转:“请问寇封很出名么?”

    “咯咯咯——”旁侧的黄舞蝶听得顿时低声笑了起来。

    “你。。。”寇封本还一副得意洋洋之状,还颇为得瑟看着黄舞蝶,那模样就像是再说,“瞧,看吧,本公子可比这甚么的刘轩可强多了。”

    可谁知刘轩转眼来这一手,心头那滋味就好似在嚼美食突然被告知其实里面是‘狗粮’,啧啧...寇封脸庞沉不定,转瞬变得无比铁青,眸子瞪得死大,手持长枪,似一言不合就要开打,这时刘轩微微落后一步站在吾彦后,笑道:“寇公子不会这点雅量也没罢?”

    刘轩这话一出,寇封脸色顿时又是一变,眸子余光偷眼瞧着黄舞蝶,暗自思量自己嘴上功夫不是刘轩对手,如此下去也只会自找苦吃,可又不想在佳人面前丢此面子,只得恨恨的怒哼一声,不再理会刘轩。

    刘轩双眸微眯看着黄舞蝶和寇封,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吾彦,去将张烈抓来,本公子有事相问。”

    “是。”

    刘轩说罢唤来亲卫将昏迷过去的‘傻子’给捆绑了起来,压到船舱里去了,刘轩也是径直踱步而去,黄舞蝶偷眼看着刘轩略带潇洒的离去,暗暗咬了咬朱唇,美眸闪烁着别样的异芒。

    “黄小姐,这间事也了了,封想请黄小姐去罗县一行不知可否——”

    黄舞蝶想想刘轩对自己的‘不屑一顾’心头突然有着一股不舒服,暗骂刘轩不解风,简直就是木头一个,看着寇封刻意讨好的模样,当即柳眉一竖,叱喝道:“本小姐和你不熟。”

    说着,黄舞蝶也不顾神怔怔的寇封,怒气冲冲的离去。

    寇封面对着黄舞蝶突如其来的一通火给骂得脸上一阵火辣辣,许久才回过神来,看着黄舞蝶离去的窈窕的影,咽了咽口水,眸子深处掠过一抹秽,他娘的这小娘子材倒是给力啊,那翘的丰,唔....

    旋即目光一望刘轩的旗舰,眸子冷无比:“他娘的小白脸,想和老子抢女人?也不看看你够不够格。”

    …………

    刘轩旗舰之上。

    船舱内,刘轩目光冷冷注视着跪在地上的张烈,冷笑道:“张烈,说罢,说出来本公子还能给你个痛快。”

    “要是不说的话,呵呵,本公子让你尝尝痛不生的滋味。”

    张烈闻听刘轩的冷冷的话语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但仍强自狞笑:“你这小畜生,等着罢,老子的兄弟会为老子报仇的。”

    “报仇?”刘轩眸子掠过一抹杀机,“就怕你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吾彦,拖下去,杀了。”

    “是,公子。”

    刘轩皱眉在船舱内踱步片刻,旋即在以侍卫耳旁嘀咕了一会儿,那侍卫恭敬的点点头出去,过了近半个时辰功夫才那个侍卫走进来,凑到刘轩耳旁说了一会,随即退在一旁。

    刘轩目光游弋在挂着的地图上,视线在洞庭湖上游弋,随后停留在一处,嘴角露出一丝诡笑。…………大家多多收藏,推荐,点击,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