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离襄阳,奔长沙

    刘轩举目环视见得不远处一辆马车正是刘琦座驾,快步走入车内,刘琦见到刘轩影眸子陡然一亮:“阿轩,父亲果然同意为兄率一万襄阳水军去江夏。”

    刘轩闻言眸子也是掠过一抹欣喜,旋即轻声道:“兄长,可千万别太过大意,襄阳水军虽说隶属于荆州军,但大都却是被蔡瑁给收买,兄长到了江夏之后,还得要请文聘将军对其整顿一番。”

    “此事为兄已有计较。”刘琦应了一声,目光透过帘子见着在搬运东西,刘琦看着刘轩问道:“阿轩你这这是带的啥东西?”

    “金子!”

    “喔...也是,出门在外要带点钱财。”刘琦对此也不是很奇怪,轻笑一声:“有多少?”

    “千来金左右吧。”

    “哈,阿轩,千来金啊。”刘琦说笑着,旋即猛然一蹙剑眉:“阿轩,你这带着众多钱财,怕是会有‘许些人’上门啊。”

    “嗯。?”刘轩闻言也是略微皱眉,刘轩倒是未曾预料这点,暗想那是应该叫父亲给自己留下百来名士卒。

    刘琦看着刘轩愁眉不展,心绪重重的模样,刘琦猛然一拍脯:“不如如此,为兄抽三百亲卫护送?”

    “这...不好吧?”

    “哎,没什么不好。”刘琦双手一摆,神色轻松轻笑:“区区三百亲卫而已。”

    “再者为兄出襄阳,坐镇江夏,旁侧有文聘手握大军,料来并无大碍。”

    刘轩闻言便耸耸肩,轻笑道:“那小弟多谢兄长了。”

    “你我兄弟,无须说此客话。”

    “对了,阿轩,你此去荆南先行何处?”

    “长沙郡。”

    “长沙?”刘琦皱眉道:“前些子,为兄倒是听父亲说过,长沙太守张机请辞,现长沙太守一职暂度空悬,父亲还考虑谁人去继任呢——”

    刘轩,刘琦两人闲说之际,马车咕噜噜上路,没过多久便已是出了城门,一行人直奔襄阳城汉水水军营寨...未几,刘琦便是来到了汉水大营。

    “水营重地,来人止步。”

    刘琦,刘轩两人立马下了马车,看着大营之内一个小校凶神恶煞之状,视若无睹,刘琦扬声道:“吾乃大公子刘琦,奉命来此,汝且速速打开营寨。”

    “大公子?”

    那名小校听罢心头着实吃了一惊,忙道:“大公子暂候,小的这就打开营寨迎接公子。”

    须臾,一艘斗舰便缓缓驶了出来,刘轩,刘琦二人也不客气,带着一众亲卫坐了上去。

    片刻后,水军大帐。

    刘琦沉眉命人击鼓聚将,鼓声四起传而出。

    盏茶功夫,大帐内就聚齐了林林数数不下十数将领。

    十数个将领见着刘琦,刘轩二位公子驾临水寨,俱都面面相觑,暗暗猜测面前这两位唱得哪一出。

    “大公子,你击鼓聚将因何事故?”

    一个略有威望的小校站立而出,拱手低喝道。

    刘琦笑容温和看着那人,欣然点头:“本公子来此处,的确是有一事...”

    “本公子奉吾父之命,提水军一万士卒即刻前往江夏,以抗孙吴贼人。”

    刘琦话语一出,大帐之内猛然喧闹了起来...

    “大公子,,无蔡军师和张将军之令,属下众等却是不敢轻举妄动...”

    “是啊是啊,大公子,望大公子体谅……”

    …………

    一句句牢和抱怨言语从这些将领嘴中而出,无一的意思表示。

    没有蔡瑁和张的命令是调不动水军的。就算你奉的你老子刘表的命令也无用。

    刘琦听罢脸色骤然一沉,眸子闪烁着怒火看着帐内众将。

    “尔等奉谁之令为先耶?”刘琦子一向温和儒雅,然今也却是按捺不住心头怒火喷涌而出,“蔡瑁,张不过吾父麾下一将而已。”

    “吾父兵符,印信聚在此处,尔等敢抗命不尊耶?”

    刘琦声色俱厉的怒吼着实让帐内十数将领心头一凛,连说不敢。

    帐内又迅速回归了诡异的气氛,沉闷的很...刘琦双眸明亮,如刀似锋扫视着帐内众人。

    “既然有主公手谕,印信兵符在此,末将愿从——”

    帐内将领接头交耳低声窃窃私语一会儿,终是由一将出头低声说道。

    刘琦,刘轩二人闻言,心头俨然松了口气,刘轩忙给刘琦连使眼色,刘琦会意,轻声道:“汝等且去调兵一万——”过了盏茶功夫,一将从外而来,朝着刘琦匆匆道:“大公子,一万水军将士集合完毕。”

    “不知大公子何时出发?”

    刘琦,刘轩二人听得神色一震,刘琦更是面露喜色,“即刻出发。”

    旋即二人便是出了大帐,看着汉水之上的大大小小的船舰,刘琦忙道:“阿轩,咱们走。”

    刘轩轻笑着和刘琦一同而去。

    …………

    刘琦旗舰之上,刘琦,刘轩站在甲板之上,看着迎风飘动的水纹,怔怔发神,不时有丝丝寒风吹起发丝,刘琦微微眯眸。

    “终于出了襄阳了,哎...”刘琦回首后顾襄阳,心头有着那么一丝惆怅和不甘,襄阳城那庞大的轮廓若隐若现....最后化为不见。

    *********

    襄阳城,蔡府。

    议事厅,蔡瑁脸庞沉得可怕,眼眸中似如火焰,旁侧,蔡和,蔡中战战兢兢候在蔡瑁旁侧,沉默不语。

    “你是说,刘琦那小子带走了一万水军?”

    “是,是的。”

    “张呢?”蔡瑁冷声道:“张为何不阻。”

    “张将军府内有事,就先回府去了。”

    “废物...”蔡瑁转念一思,“这定是刘表那老头子和蒯家那两狐狸的合谋...”

    ********

    襄阳,州牧府。

    刘表目光炯炯看着蒯良,蒯越,神大好,嘴角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

    “主公,此计乃何人所设?”

    “哈哈...此计乃是琦儿所想。”刘表心怀大慰,爽朗笑道:“昨夜琦儿向吾陈说厉害,某就准许琦儿带一万水军去了。”

    “大公子?”蒯良,蒯越眉梢一动,眉宇间有着一抹意外。

    蒯越略微沉吟:“主公,大公子此计甚好,如此一来,可进一步削弱蔡瑁党羽势力。”

    “嗯。”刘表神也露出一抹痛快,目光柔和看着蒯良说道:“子柔,你怎么看?”

    “良倒是怕蔡瑁那厮会恼羞成怒,将来就若大公子登其位,也怕是坐不稳当呐。”

    刘表闻言眸子骤然掠过一抹霾,沉吟一会儿,才叹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罢、”

    ***********

    一天后,黄昏时分,刘轩、刘琦二人此时站在旗舰甲板上,刘琦看着夕阳映照着水光粼粼,颇有一种迷幻的感觉。

    刘琦的一万水军从汉水出发,全速行军,现至南郡已是不远。

    “前方就是江陵了...”刘轩目光望着这夕阳晚霞轻声说着,又至片刻,刘轩脸庞上浮现一丝笑意,“兄长,小弟就在这和你分别吧。”

    刘琦闻言神微微一震,目光不舍看着刘轩,“阿轩,真不用为兄再送你一程?”

    “别了。”刘轩眸子光芒闪烁着,旋即语气低沉道:“兄长且记,这一万水军混杂不清,多有蔡瑁一派系亲信在内,而这些将士又是将来兄长抗衡蔡瑁那厮的底气,兄长至江夏,万万还得请文聘将军出面整顿才是。”

    “阿轩。”刘琦见得刘轩临行前还未自己出谋划策,心头一股暖流涌来,眼眸氤氲着雾气。

    “兄长可是有风沙进了眼睛?”

    “是啊是啊,这风沙太大了。”刘琦不满抱怨一声。

    “兄长,就在这分别吧!”刘轩说罢,大步流星走入已然准备好的一艘旗舰之上,随即其后有着十数艘小船相顾伴随离去。

    刘琦站在船头,看着渐渐远去的刘轩,忽的扬声道:“阿轩,一路顺风。”

    “兄长珍重,千万记住小弟和你所说。”

    刘轩亦是转过来,朝着立在不远处的刘琦躬一礼,大声应答。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